鴉世|白頭吟(番外09:美麗)(R)

Last modified date

#情人節特別番外

–  

  「你們還沒上床?!」

  一聲驚呼劃破咖啡廳的寂靜,尹妃和尹彤華瞬間成為全場目光焦點。

  雖然程聖和尹妃兩人是因一夜情誤會而認識,但基於身分隔閡,交往後的互動卻意外純情。

  彤華嗤之以鼻,「奎光還沒滿十八歲就和我滾上床了,你家阿聖都已經滿22歲,明年就可以選立委了,妳還活在什麼年代呀,這麼保守?」

  「他怎麼說都還是學生,廣義上他得喊我一聲老師,對學生下手這種事……」尹妃淡定地攪拌手上那杯焦糖蘋果拿鐵,「我做不出來。」

  「妳家那小男友,到底是不行還是對妳沒興趣?」彤華壓低音量,「難道他完全沒有表現過那方面的慾望?」

  尹妃被這樣一問,臉紅了起來。她和程聖也不是沒有擦槍走火過,他參加國際比賽那次,兩人在泳池邊吻得忘我,最後程聖也只是在她的脖子上留下吻痕,靠著擁抱平息慾火--那天程聖在她耳畔的濃重喘息聲,至今仍記憶猶新。

  「有是有……但最後還是踩了煞車。」尹妃雙頰躁紅,不自在地摸了摸脖子,「他大概也是顧及我的身分……他才剛畢業,辦公室的同事都還認得他,同進同出的話容易惹閒話……」

  桐華語帶同情,「妳沒救了。你家小男友真可憐,美食就在旁邊卻不能動口。我是過來人,給妳個忠告,男人這種生物呢,多半是靠下半身在思考的,妳讓他吃素太久,要嘛他忘記狩獵本能,妳以後也只能跟著吃素;不然就是餓久了飢不擇食,直接綠了妳,妳選哪一種?」

  彤華的建議直指要害,雖然尹妃不認為程聖會劈腿,但一想到沒辦法和他更進一步,自己也覺得有些沮喪。

  「堂姐,那妳說,我要怎麼做才好?」

  –

  等到尹妃回過神,程聖已經被她壓在身下了。

  她舔了舔嘴唇,一不做二不休,吻上他的喉結,依照堂姐傳授的秘訣和網路上看來的知識,挑逗著程聖。

  稍早程聖來接她下班,兩人尚未正式同居,但偶爾會在對方的住處過夜,同床共枕的時候,程聖人如其名,一直很安分,始終不曾踰矩。

  最逾越的兩次,一次是促成兩人關係緊密連結的偽一夜情,和上回他出國比賽籠罩在國旗下的一吻。

  他如同風平浪靜的海面,在尹妃面前總是客氣有禮,同時又保有尚未被社會歷練滌去的赤子之心。

  這樣廣納百川的海面,掀起滔天巨浪時,會是怎樣的情景?

  「學姐……?」程聖眨了眨眼,金橙色的眸子掠過一絲侷促,「怎麼了?」

  尹妃的褐色長髮垂落肩頭,搔弄著程聖的臉頰,「阿聖,你幾歲了?」

  「今年剛滿23。」他一臉莫名。

  「有過性經驗嗎?」

  此話一出,單純如程聖也知道她意圖為何了,臉瞬間紅得像火燒雲。

  尹妃沿著他喉結突起的弧度往下舔拭,一邊褪去他的衣服,程聖身上滿是刺青般的斑紋,她曾聽他提過,那是伏妖的代價。

  程聖收了太多妖,即使擁有水龍血脈,體質依然被改變不少,平日不會顯現,只有在情緒高昂或體溫升高時顯露出來。

  他翻身將尹妃壓在身下,遮住她的眼睛,「……別看著我。」

  「看要收費嗎?」尹妃笑了笑,拿下他的手,才發現他正微微顫抖,「阿聖,我喜歡你這麼多年了,該知道、不該知道的……都已經烙印在我腦海中,我想要你的全部。」

  這句話點燃了程聖,將他平日壓抑的欲求解放出來。

  他雖然一心只為伏妖救世,但不代表他沒有其他欲望--和尹妃相遇後,他才學會如何在遍體鱗傷時停下腳步,為自己著想。

  程聖憑著腦海中的知識,一步步探索著未知領域,女性的軀體是如此柔軟細膩,他幾乎沉溺其中。尹妃則任由他擺布,雙腿被折起抵住他的肩,當兩人的距離變成負值時,程聖吻住了尹妃。

  這是程聖的第一次,經驗不足以致他沒有等到尹妃的身體足夠濕潤才侵入,些微的痠麻疼痛令尹妃不自主地咬住他的肩膀。

  「我弄痛妳了嗎……?」程聖拉回一絲理智,喘氣道,「要不,我先退--」

  尹妃在他耳畔吹氣,「別出去,我喜歡你在我體內……很舒服。」

  這句話讓程聖耳根子瞬間竄紅,沿著脊椎一路麻上腦門。

  他們在三年前就曾經同床共枕,有名無實的誤會讓兩人相遇,卻在三年後,解除一切身分的禁制枷鎖後,終於得以身心合一。

  孤苦的程聖披荊斬棘向她一路走來,尹妃也違背家訓主動接觸了世界裏側的真相,他們的相戀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阻撓或波折,有的只是被彼此吸引的兩人,偶爾繞些遠路或是被石子絆到這樣的挫折,終於在點頭交會的瞬間點亮彼此。

  尹妃伸出手和程聖十指交握,與他結合的瞬間感受到他的生機蓬勃。高潮的瞬間,她的眼角盈滿淚水。

  「程聖,你是我……在這個世界上,窺見的最美麗的一隅角落。」

  世界並不完美,卻無比美麗。

  這句話,在程聖的身上得到了驗證。

  

  

  110.02.14

  

點閱: 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