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世|抑制(04)

  結果伍簧被罰關禁閉五天。

  她後來才知道,柒謊的渡忌願望,是喊他一次本名,難怪他無法像壹煌和貳晃一樣找人幫忙。也不曉得當時紋零同意這個願望時,到底是要補償他還是懲罰他。

  伍簧的渡忌很單純,就是不斷重複高空墜落的過程,摔得粉身碎骨--說來可笑,她雖是鷂族後代,卻不會飛。

  她的渡忌願望相較之下簡單很多,就是聽紋零唱一次家鄉的搖籃曲。

  然而在禁閉室無法以願望來提前終結忌日,她必須不斷重複死前一刻的景象,直到禁閉結束。

  紋零挑選出的擷憶十使,心智堅強,必不會因這些情境而輕易崩潰。

  然而她沒料到的是,剛結束十日禁閉的柒謊,竟然偷偷翻牆進來。

  那顆稻金色腦袋出現在視野時,伍簧先是一愣,然後深深嘆了口氣。

  「你是嫌上次被關不夠久嗎?」

  禁閉室私自會面被抓到,依情節輕重,輕則一日,重則七日。

  柒謊小心翼翼關上門,解開擷憶使衣袍,披在衣不蔽體的伍簧身上。

  「我算算,妳的發情期快到了,便幫妳送藥過來。」

  伍簧望著天花板,心中湧上難以言喻的情感。有無奈,也有一點欣喜。

  「渡忌的時候,身體會停止分泌相關荷爾蒙,不用吃藥也沒關係。」

  「那可以吃海鮮嗎?生魚片?」

  自從伍簧得知柒謊生前的身份之後,他就格外喜歡開這個玩笑。

  她不想回答他,但柒謊卻開始對她上下其手,探入衣服內撫摸她脆弱殘破的皮膚。

  「柒謊!」

  「弄疼妳了嗎?抱歉,妳的傷口看起來也很嚇人,我會盡量輕一點……對了,我請阿玖配了些藥,可以助興和減緩痛楚,要試試看嗎?」

  伍簧面無表情,「我現在動不了。」

  「我來動就好。」

  伍簧又羞又惱,「別鬧了,我可是在渡忌、在關禁閉!」

  「但我想妳了。」

  這記直球讓伍簧連羽耳根都紅了起來,宛如被逗弄的小鳥,撇過頭去,將臉埋在他寬大的衣袍裡,鼻間滿溢他那帶有海洋鹹腥和繡球花香的氣息。

  「你打算下半輩子都被關在禁閉室裡嗎?」

  「那也不錯。」柒謊莞爾一笑,「能和妳被關在一起,不虧。」

  伍簧感覺到下一次的渡忌又要捲土重來,忙不迭地推開他。

  「……出去……」

  「為什麼?」

  「待會的畫面……」她的聲音斷斷續續,「……不好看。」

  柒謊理了理她額上的碎髮,輕吻她帶著血痕的臉頰。

  只有渡忌中的擷憶使本人才會看到過去的幻影,其他人眼中看見的只有他們軀體上的傷口變化。

  伍簧很快就無法保持意識了,她墜入死前的夢魘,一群術士將她架上廢棄高塔頂端,咒術的束縛使她無法張開雙翼,就這麼直墜山谷底端。

  她的身體殘破不堪,和柒謊渡忌時不相上下,鮮血從她的體內大量流出,浸濕了柒謊墊在下方的衣袍。

  伍簧飽受粉身碎骨之痛,婉轉清脆的嗓音如今只能發出沙啞乾涸的哀鳴。

  柒謊就在一旁看著,紫陽花色的雙眸暗沉,彷彿要將這個畫面刻進腦海裡。

  擷憶十使之中少部分自願赴死,部分是非自願身亡,相同的是,沒有人樂意讓他人看見死前的狼狽模樣。像壹煌和貳晃那樣互相幫對方解除渡忌的,是少數中的少數。

  伍簧迷茫地伸手向空中撲抓,想抓住什麼止住墜落的身軀,柒謊握住了她,大掌包覆她的小手,溫柔地十指交扣。

  柒謊沉思半晌,啟唇唱出音符,懷中的女孩身軀一震,下意識地揪住他的胸口。

  --他打哪來聽來的?他怎麼會知道?

  柒謊低啞的嗓音繼續歌唱,那是一首歌頌天空和風的歌謠,用的還是鷂族古語。

  一曲歌罷,伍簧身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復原。她撿回了些許意識,神色慌張,「你怎麼能……?你不該幫我渡忌的……」

  「妳可以探聽我的本名和過去,我就辦不到嗎?」

  「你的悲劇肇因於我,紀錄也是我整理的,我自然有辦法調出卷宗……但渡忌這回事……我從沒對任何人提過,除非你--」伍簧漸漸恢復體力,她扣住了柒謊的手腕,「老大一向重視等價交換,他開了什麼條件?」

  柒謊一派輕鬆道:「剩下的渡忌天數由我來替你完成。」

  伍簧咬住下唇,難以置信地瞪著柒謊。

  「你以為我看不出你在撒謊嗎?」

  「我只是不想……看妳因為我而繼續受苦下去。」

  「我……我早要你離開了……禁閉室我進來的次數比你還多,你……多此一舉……」伍簧掙扎地要從他懷裡起身,但身體尚未完全復原,只能任由他繼續抱著,「放開我!」

  伍簧知道從這個騙子口中撬不出答案來,氣得不想跟他多說一句話。

  柒謊靠在她的肩上,臉上有著前所未見的坦然和輕鬆。

  「小伍……出去後,陪我回故鄉看看可好?」

110.03.11

點閱: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