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108 宵見

#黑雛月 #百琥宵

  

  「魄呢?」

  早上家裡迎來一位訪客,不用敬語、直呼他的名,紫髮紫眼,雛月想到的就是魄提過的那位堂哥。然而魄為了處理紅界雪災,已經三日未歸。

  「外子出差,請問您找他有什麼事?」

  「妳是……」男子視線落在雛月身上,仔細打量,紫眸裡流轉著各種情緒,最多的是驚訝,「原來如此,妳就是雛月啊。」

  面對他直白的語氣,雛月自然也是正面回擊。

  「你就是他堂哥吧,宵先生。」

  魄被父親百琥練接過來之後,因不受家族待見,父親亦又疏離他,除了物質上的供應外,沒有情感上的支持。

  因此他在家族間備受欺凌,包含宵也是共犯,魄的心病直到入住綠丘學園才漸漸好轉。

  「那我就不自我介紹了,是不是該請我進去喝杯茶呢?」

  雛月躊躇半晌,示意管家備茶,領著他進入屋內。

  宵的身材高挑,長髮柔順細膩,披散在背後,比起魄的煙紫色要再深一些,一雙桃花眼彷彿藏著許多心事,和魄的澄澈通透完全不同。

  宵捧著手上的麥茶啜飲一口,看到架上的黑面吉他。

  「說起來,他的吉他還是我教的。」

  「您找他有什麼事?」雛月也不跟他客套,直覺告訴她這個人很危險。

  「找他敘敘舊罷了,別緊張,不過看來我來的時機很不湊巧啊。」

  宵散漫地打量這間屋宅,每個角落都充滿著魄和雛月兩人的生活氣息,從窗簾、桌巾到各種家具,都是他們兩人一起採購--在雛月的陪伴下,魄已經不再是多年前找不到歸屬的迷茫少年了。

  宵和雛月對上眼,「但我還是很意外,妳不像是他會喜歡的類型。」

  關你屁事……雛月心中翻了翻白眼,但看在他是魄的舊識份上,才忍住攆他出去的衝動。

  「要見他的話,這裡是他秘書的名片,你再跟他聯繫吧。」

  雛月公事公辦。

  「有勞妳了。」

  宵喝完那杯茶,沒多作駐足,只托雛月轉交一封信給魄,便直接離開了。

  挺有自知之明的。

  雛月把那封信捎上,抓起雛使的鑰匙,披上帽兜,透過魄打開的通道前往紅界。

110.04.27

  

點閱: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