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109 白露

Last modified date

  #近未來廢土裝甲paro

  –

  雛月看到魄的時候,他正在與其他人低聲交談。

  魄舉著步槍,身穿黑色軍風連帽外套,頭髮紮進帽兜裡,幾縷煙紫髮絲垂落肩前,合身衣物襯得他體格堅實,與平日的文官形象相較下,增添不少冷硬氣質。

  尤其當魄視線投向雛月時,紫眸波瀾不興,像是在看著一名陌生人。

  他分明認得她,以往眸底滿溢而出的溫柔繾綣,卻被身經百戰後的磨損冷淡取代。

  「妳怎麼來了?」魄看向身旁的眼鏡男子,「費,這就是今天的『貨物』?」

  被稱作費的男子聳聳肩,敲了敲夾板上的文件,「上頭是這樣交代的。」

  魄替雛月鬆綁,卻沒解開她頸上的聲音抑制器。

  「我是負責護送妳的傭兵,代號白露,抱歉,暫時還不能讓妳發問,妳就聽我說吧。」

  雛月點點頭,雖然現在的魄讓她感到陌生,但他不會傷害她的。

  「如果可以,我挺想直接把妳送回藝世。」魄壓低音量,無奈一笑,「然而我身上的血液抑制器快要用完了,要是沒拿下這單,會很麻煩的。」

  「我們好好合作,妳不要輕舉妄動,就算是我受到攻擊,妳也不要妄圖替我擋槍,知道嗎?」魄垂首,露指手套輕輕拂過雛月臉頰,「紅界現在局勢不穩,萬一妳在這有什麼差池……我會比死還痛苦。」

  初來乍到時經歷混亂,雛月臉上還殘留著當時被流彈殃及的傷痕。

  魄拿出一塊OK繃,貼在她的臉上。

  雛月靜靜望著他。

  「我就當妳聽懂了。」

  他拉著雛月起身,雖然無法言語,但至少行動無礙。

  魄剛要踏出步伐,一陣暈眩排山倒海而來,他勉強穩住身體。

  「沒事……只是抑制器的副作用之一。」

  雛月原本要伸手,但看到他疲倦而無奈的淡笑後,又收回了手。

  他現在無法接受帶有任何情感的接觸。

  至少現在不行。

  「走吧,趁著大雪剛停,趕緊出發。」

  魄把步槍背到身後,用眼神示意費跟上,離開了這個暫時的避難所。

  踏出這陰暗冰冷的空間後,雛月看見的是一片蒼茫無際的雪原,到處堆積著殘破的屍體和裝甲碎片。

  他們到底,在跟什麼戰鬥?

  這個問題的答案,她恐怕得自己找出來了。

110.04.29

點閱: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