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小木偶的守護天使(01)

  #前惡役大小姐x始亂終棄小狼狗

  –

  梔苓意識到被人下藥時,已經來不及了。

  燈紅酒綠的喧鬧街區,這裡是位於法律秩序邊緣的三不管地帶。白天看起來還算是像樣的住宅區,一入夜,所有「夜行性動物」紛紛群聚而來,尋求著僅存於黑暗的歡樂沉淪。

  「再喝一杯嘛,我請妳?」

  男子沉著嗓勸酒,向酒保又點了杯調酒,在杯中加入藥粉。酒保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眉頭皺也不皺一下,繼續調製下一位客人的飲品。

  在這裡工作,就要學著對一些狀況視若無睹,才能自保。

  會來這裡求樂的都不是什麼善類——即使是像梔苓那樣外表端莊的銀行職員也一樣。

  「不……我還有事,得先走了……」

  梔苓抗拒著強烈暈眩,拿起珍珠色皮包,搖搖晃晃準備離開。她在下班後被同事載來這間酒吧,為的是紓解壓力。

  光線昏暗、氣氛曖昧,隨著音樂舞動的人群肢體緊密貼著,侷促嬌笑和細碎呻吟彷彿和樂聲融化在一起。

  「那我送妳一程吧?」男子彎起笑,暗中對旁邊正在跳舞、實際上不時偷瞄梔苓的另外兩名男性使了眼色。

  「真的……不用……」梔苓想推開男子的手,反而被他箝制住。即使大喊求救也沒用,因為此地的規矩就是如此,切莫多管閒事。她慌亂地找著藉口,「……我同事……我男朋友……等等要來接我……」

  「男朋友?」男子大笑,「有男朋友的女孩子,才不會來這種地方呢。跟我們玩一玩吧?」

  不給梔苓反駁的餘地,他付清酒錢後,和另外兩名男性將梔苓半推半架地帶出店門。

  「這皮包看起來品質不錯嘛,我幫妳拿著吧?免得待會掉了就不好了。」留著一小撮鬍子的瘦子笑嘻嘻地奪走皮包。

  「不,別拿走……」

  梔苓心一慌,腳下卻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勸酒的男子將她架好,旁邊有不少人正在看戲。

  光頭男摩拳擦掌,咧嘴笑著,「不如就在這裡上了她吧?」

  「死烏龜,今天這麼猴急?」男子拍了下他的後腦杓,啐道,「你想做給別人看啊?」

  被喚作烏龜的光頭男聳了聳肩,「去開房間還要付錢。」

  「怕什麼,我們有這個啊。」瘦子晃了晃梔苓的皮包,「裡面有不少現金呢,也有提款卡。」

  「沒看過這麼蠢的女人……」

  「是故意上鉤的吧?還裝清高呢,骨子裡根本是賤貨,哈!」

  梔苓的腦袋越發昏沉,心想不該聽從同事建議來這間陌生酒吧。更不該喝下同事替她點的那杯特調。喝完沒多久,四週天旋地轉起來,雖然想尋求幫助,同事卻藉口到洗手間而自此消失蹤影,下一秒她隨即被男子纏上,無法脫困。

  梔苓的無助地被他們帶往旅館,這一帶遠離鬧區,是犯罪的溫床。怎麼也沒想到會被認識一年多的同事背叛。她告訴自己,閉上雙眼,忍忍就過去了。梔苓眼眶發澀,卻沒有落下半滴淚水。

  「住手。」

  梔苓渾身僵住,不敢相信耳朵聽見的聲音。

  「喔呀?男朋友真的來啦?」男子挑眉邪笑,「怎樣?你也想參一腳嗎?好啊,只要給點甜頭,等我們爽過後,就讓你也樂一……」

  砰!

  看不清出拳的瞬間,男子瞬間倒地,揚起一片沙塵。兩旁的男子看傻了眼,回過神正要反擊,青年俐落地一踢一踹,兩人紛紛飛滾進一旁垃圾堆,翻了好幾圈,短時間內無法再起身回擊。

  「滾。」

  三人連滾帶爬地逃出視線範圍,珍珠皮包也掉落在一旁。青年將皮包撿起,拍去上頭的塵埃,回來攙扶起梔苓,審視著她的狀況,一面將大衣脫下、遮掩她的狼狽。

  梔苓呼吸一窒,「……你……」

  他的出現、和方才險些遭到三名男子性侵,梔苓無法判斷哪一個帶給她的衝擊較大。

  「嗯,是我。」

  瑟那淡淡應道,語氣生疏冷硬。

  七年沒見,他變了。體格結實,身高比以前更加修長,氣質也改變許多,不再像以往面露暖笑。像極了入冬後的寒陽,明明沐浴在光芒中,卻感覺不到任何一絲溫暖。

  「……你怎麼會回來……」

  「這些話,等離開這裡之後再說吧。」

  迷藥的效果尚未退去,瑟那將她攔腰抱起,走到大街上招輛計程車。梔苓攀附在他懷中,令人懷念的清淡香氣撲鼻而來。

  ——太好了,這點,沒有變。她的意識隨即陷入一片黑暗。

  

  102.07.28

  

  

點閱: 11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