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世|貳夜(01)

#奶茶、夕陽、窺探

喀答、喀答、喀答……

電聯車規律的行進聲讓人昏昏欲睡,尖峰時段車廂內總是擠滿了通勤族,滿夜也是其中一員。她選了角落的位置補眠,身旁立著吉他。她瞞著同學和家人,跟志同道合的夥伴組了地下樂團,在業界中小有名氣。

抵達目的地時,太陽才剛升起。為了省錢,他們在郊外租了公寓作為根據地。雖然往返市區時間很長,但價格相當低廉。

打開團練室的門,她向來是所有人當中最早到的——除了團長以外。然而團長有失蹤的習慣,大家早已習慣將滿夜當成代理團長。滿夜從信箱拿出信件,一封封翻閱著,大都是來自各個表演場合的邀請信,夾雜著幾封水電費帳單。雖然團長是職業失蹤人口,但凡只要敲定表演日期,他一定準時出現。

算了算日期,也差不多該回來了。有時候會提早,有時候甚至是公演前一天才出現。差點把大家急死。

她靠著牆面,閉上眼深呼吸。距離上次見到他多久了?有三個禮拜了吧?有時團長會在團練室住上三五天,有時候則是短短數小時就早退離去。不只手機,連學校通訊路上的住址都不是他真正的居所。縱然行蹤飄忽,但他答應團員的事情從來沒有失約過。

桌上放著一袋烏龍奶茶,小水珠滴落桌面,看來已經擱置一段時間。滿夜立刻丟下信件奔進休息室,大喊,「阿晃,你回來了嗎?」

正在閱讀歌譜的貳晃叼著吸管,對滿夜笑笑,「小夜子,好久不見啦。」

「要回來也不先說一聲。」滿夜埋怨道,心裡仍然是萬分驚喜。

「小夜子,外面那袋奶茶……咦!阿晃!」挑染金髮的不良少年悠胤一把拽住貳晃的頸子,「這次提早了不少啊?」

「我可是團長,怎麼可能會忘記公演的日期呢。」貳晃嘻嘻笑著,「這次的選曲我看過了,等大家到齊後就開始練習吧。」

「有一首是渡鴉上禮拜剛寫完的新曲,真的沒問題嗎?」

「妳以為我是誰啊。」貳晃揉亂滿夜的頭髮,「我可是偉大的團長大人。」

貳晃除了準時出現以外,另一個不可思議的特色——高中畢業後出席團練的次數大減,和團員之間的默契仍然完美得令人乍舌。過目不忘、記憶新譜的能力也異常優異。無論失蹤多久,都能立刻和大家打成一片。

「不好意思,在火車上睡過頭了……」渡鴉從門外走進,頂著一頭亂髮正打著呵欠,臉上的黑框眼鏡差點滑落,「啊,是阿晃耶。」

「無糖的我拿走囉。」酪梨從門外探頭,把整袋奶茶都提進來,「果然是你。下次幫我買翡翠檸檬啦。奶茶都喝膩了。」

貳晃雙手枕在腦後,碎碎念道,「真是的,你們不曉得嗎?奶茶以外的飲料都是……」

「邪魔歪道。」滿夜幫他補上。

「還是小夜子懂我,來,讓我親一個。」

「得了吧。」滿夜從酪梨手上接過烏龍奶茶,插好吸管啜飲。懷念的滋味。

「那麼!本月第一次團練會議,正式召開——」

大家各自找了位置坐下,這間休息室除了長桌跟折疊椅外以外,還有兩張沙發床和一張吊床。悠胤二話不說霸佔了吊床,渡鴉則是反坐在椅子上,下巴靠著椅背,一臉沒睡飽的樣子。酪梨雙腿併攏、流露大小姐般的氣質。所有人專心地聽著貳晃說話。

唯獨滿夜有些分心。

會議結束後,他們待在有完整隔音設備的錄音室練習了一整天。悠胤跟滿夜擔任貝斯與合音,渡鴉是鍵盤手,酪梨則是鼓手。主唱貳晃很快便進入狀況,即使是第一次接觸的新曲,也能在短時間內熟悉曲調、指法、節奏和歌詞,並找出屬於他自己的唱法。他的歌聲充滿穿透力,能讓聽者在聆聽過程中解放壓力。

團練在接近傍晚時結束。由於大家都還是學生,有的外宿有的住在家裡,趕回市區需要不少時間。將公寓門上鎖後,滿夜踏上歸途,夕陽餘暉灑落在道路上,她、渡鴉和貳晃都朝車站前進,酪梨和悠胤則是往反方向離開。

渡鴉和滿夜走進第二月臺,貳晃走下樓梯到第一月臺搭車。

「吶,鴉,你不覺得團長今天怪怪的嗎?」

渡鴉滑著手機,「團長怪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妳說的是哪一點?」

「……說不上來。」滿夜望著貳晃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也許是錯覺吧。」

「在意的話就追上去啊。」渡鴉輕推了滿夜一把,「我認識的小夜子可不會放著疑問不管呢。」

滿夜遲疑了一下,輕聲道謝後追著貳晃跑去。穿過剪票口,快速買了第二張票,不動聲色地跟在貳晃身後。上了火車,也保持一節車廂的距離,隔著擁擠的人潮關注貳晃的動向。

他在渺無人煙的小車站下車。這裡距離市中心還有一段距離,他要去哪裡?滿夜連忙跟上。這個車站小得連剪票員都沒有。跟蹤、窺探他人秘密的內疚感在心中蔓延開來,滿夜開始後悔自己為何執著跟來這裡。

「妳在找我?」身後陡然傳來貳晃的聲音,滿夜嚇了一跳。他氣定神閒地倚著門柱,嘴角揚起,略帶調侃,「妳上車時我就注意到了。我不知道小夜子有跟蹤人的習慣。」

「我覺得……你今天,不太對勁。剛剛來不及問出口。很在意,所以就跟過來了。」滿夜硬著頭皮開口,「為什麼買了烏龍奶茶,而不是奶茶。烏龍奶茶是……」

「是社團指導老師黑森的最愛。是嗎?小夜子記性可真好。對我的事情瞭若指掌。」最後一句話讓滿夜臉紅起來。貳晃側頭笑了,向來透徹的琥珀色雙眸,在夕陽照射下顯得鮮紅而異樣,「今天是他的忌日,買來悼念他。如此而已。對這個答案滿意嗎?」

聽到黑森二字,滿夜不自在地別過視線。

「妳還想繼續聽嗎?給妳兩個選擇。一是立刻離開這裡,往後當作沒有這件事。二是聽完實話後,我從此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滿夜直直地望著他,「……你騙人。你不會消失的。你每次都會準時回來參加公演,對樂團沒感情、說走就走的人,不會這麼守約。」

貳晃沉默半晌,陡然笑出聲,「妳說對了一半。我本來也可以一走了之的,但我放不下這個團。我喜歡唱歌。所以繼續留在這個世界。」

「世界……?」滿夜從剛才起就對他的用語感到不解。

「對啊。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妳想知道的就是這個吧?為什麼我老是失蹤?為什麼我沒有任何聯絡資料?」貳晃放柔了語氣,但內容卻讓滿夜渾身發冷,「親愛的小夜子,我來自另一個妳所不知道的世界。」

《END》

學會多國語言可是擷憶使的必備技能www 要當擷憶使也是很不容易的(?)

點閱: 14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