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非禮.刎篇(番外01)

Last modified date

#黑翼

下雨了。

校園裡的照明設施陸續亮起,大部分教室空蕩幽暗而門扉緊閉,只有少數教室仍然亮著燈,提供給為了在明年基測中為學校爭光,考取第一志願而加開的第九節輔導課使用。負責關門的歲伊撐開摺疊傘,走在回家的路上,心中默背隔天要考的課文。

回到家時早已過了晚餐時間,她草草吃了麵包果腹,回到書房打開電腦。陽台外傳來淅瀝雨聲,電腦正在開機當中。歲伊給自己訂了明確的規範--晚上八點前為休閒時間,八點過後就要溫習隔天的課程。

正在瀏覽網誌回覆時,屋頂外白光閃爍,緊接著雷鳴轟隆,風雨聲越發強烈。歲伊關掉視窗,不想冒著電腦損壞的危險,繼續在雷雨夜中打字。反正後天就是假日了,早一點回房念書也好。

刺眼白光再度閃爍夜空,電燈突然熄滅,房間正式陷入一片漆黑。

「停電嗎?」她大喊著,屋內卻沒有半個人答聲。家人應該還在客廳看電視才對,若是停電,不可能毫無反應。

常日還可以藉著月光照明,如今外頭烏雲密布風雨交加、雷電轟隆不絕於耳,歲伊忐忑地在黑暗中避開家具走到門口。冷風不斷自開放式的陽台吹入,在雷聲和風雨聲中多了一道突兀雜音,聽起來像是大型鳥類震動雙翼,正逐漸靠近這裡。

歲伊來不及轉身確認,一股衝擊便將她推倒在地。「唔!痛……」翻滾了幾圈撞到書櫃才停下。她痛得直喘息,跪在地板上蜷曲成一團,尤其以背部和左腳最為疼痛,完全站不起來。

「……你……到底……是……」

閃電劈下,瞬間照亮那抹踏進書房的身影。約莫一米八的身高,他穿著利於融入夜色的深色長袍,背後有著六對雙翅。這個角度逆光,歲伊看不清楚來人的長相,恐懼自背脊竄上,她直覺地想逃離現場,但男子三兩步來到歲伊身旁,俯身跪下阻斷去路,捏住她的下巴。

接著四唇相貼。

歲伊嚐到雨水和鮮血的腥味,男子的唇瓣比寒風還冰冷,雙臂的力道比鐵石還要頑強,垂落的金色髮絲輕搔著歲伊的臉頰。掙扎中她對上他漆黑如墨的眸,一時之間忘了掙扎。

--即刻開始,一切悉聽我令。

他沒有說話,但這十個字卻瞬間入侵歲伊的腦海。耳際嗡嗡作響,她聽不見任何風雨聲,世界變得好安靜。耳邊所聞,只剩下這名不速之客的心跳聲。他一手攬著腰,加深這個吻。歲伊幾乎喘不過氣,一陣強烈的暈眩感襲來,男子在這個瞬間放開了她。得到新鮮空氣的歲伊反射性地大口呼吸,說不出半個字來。

「待會再繼續。」男子似乎意猶未盡地笑笑,望向陽台外,「現在先辦正經事。」

歲伊無法動彈,只能任由男子擺佈自己的四肢。他察覺到歲伊因腿傷不便站立,以像是對待親密戀人般的輕柔力道,從背後將她攬在懷裡。歲伊從眼角餘光瞥見他的蒼白唇畔勾著微笑,似乎很享受現在這個狀態。雨水不斷從男子髮稍滴下,滑落到歲伊的肩上,兩人就這樣靜靜靠著,像在等待什麼。

從剛才開始就呼嘯不已的狂風漸漸弱化,接著改變角度,以兩人為中心盤旋迴繞。

「卑鄙小人。」

陽台外陡然傳來冰冷的批評,男子笑出聲,但聲音中卻沒有笑意,「彼此彼此。」他抱著歲伊輕盈轉圈,吸飽了水而沉重的長袍在地上濺出更多水珠。如果不是這個場合,兩人看起來就像是在慢舞一樣。

「還在顧慮什麼?來啊。」男子歪頭,墨黑的瞳倒映出因閃電而亮起的天空,掠過一絲狡詐。「快點攻擊我啊,用你得意的雷電之鞭。」男子撥開長髮,輕吻著歲伊的耳後,歲伊忍不住顫抖,而男子發出了輕快笑聲,低語道,「好孩子,真敏感。」

歲伊終於明白,他並不是好心攙扶自己,更不是要輕薄她——而是拿她作為擋箭牌。

「難不成你還吃上界那一套道德標準?我親愛的同事啊,你現在可是通緝犯哦。真的想對主神復仇的話,就對先在這女孩身上來一鞭吧。記得快、狠、準吶。等到援兵追蹤到你的去向,就很難有這樣的機會對我下手了。」

為什麼……她無法動彈……歲伊好恨無能為力的自己。難道真的要眼睜睜成為這兩個神經病爭執下的犧牲品?

「你和主神一樣以為人心能夠操作,但你錯了,凱斯,你不可能永遠以人類為盾牌。」

外面人影輕振翅,甩頭飛離,消失在雷雨之中。說巧不巧,這時書房的電也剛好來了,日光燈閃了幾下照亮房內環境。凱恩輕笑幾聲鬆手,歲伊隨即癱軟在地,「咳、咳……」

「辛苦妳了,乖巧聽話的人質啊。」凱恩彎身,攬過歲伊的頸子又是一吻,眨了眨眼,「這是獎勵。」

「你又……你竟然……!」歲伊抹去唇上殘留的觸感和溫度。這次不像剛才一樣附帶奇怪命令,是個單純的吻。

「驚訝什麼,我看妳明明也很享受吧。難不成那是妳的初吻嗎?」凱恩戲謔問道,「我可不記得現在的下界人有這麼保守啊。妳幾歲了?」凱斯瞄到牆上的獎狀,「國中生嗎?應該交過一兩個小男朋友了吧。」

班上的確有些瞞著師長和家人偷偷交往的情侶,但不代表她也和他們一樣。歲伊因為這個莫須有的指控感到氣憤。

「我有沒有交過男朋友跟你無關,現在!立刻!滾出我家!」

凱斯好整以暇地聳聳肩,冷笑,「剛才那人是個殺人無數的通緝犯,隨時可能會再回來。被電流擊斃跟被我強吻,妳選一個?」

歲伊看著他背後斂起的六對白翼,俊秀五官和燦爛金髮,儼然是天使的代言人。然而所作所為和態度卻大相逕庭。

「你想怎麼樣?」

「我受傷了。」凱斯舉起右手,剛才幽暗中沒注意到,但從右上臂到肩胛骨有著一條深可見骨的血淋淋傷口。

歲伊看著傷處皺眉,「所以?」

「讓我住一個陣子養傷吧。房租就用吻來支付吧。」

什麼天使啊!根本是空有一對雪白雙翼的惡魔!

《END》

寫完覺得好羞恥XDDD 壞凱恩是邪佞冷酷路線(艸)為了跟本篇作區別,名字改成歲伊跟凱斯。

相較下秉持個人原則的觸還比較像是正派主角XD

點閱: 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