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世|貳夜(02)

#Pocky、溫度計、脫胎換骨

哈啾!

滿夜揉揉紅透的鼻頭,伸手打撈床頭櫃上的手機,翻身用棉被蓋住頭,阻隔冷空氣的侵入。

她躲在被窩中滑開手機鎖,螢幕上顯示著「5:42」,設定七點的鬧鐘還沒響,她卻已經睡意盡失。

她痛苦地喃喃道,「再讓我睡半小時……拜託……」

室內被羊水般的寧靜晨光所包裹,一陣睡意襲向滿夜,意識模糊之際,鼻頭的癢意再度蠢蠢欲動起來——哈啾!

「啊啊啊啊!該死的過敏!」

季節交替之際往往是過敏體質者的惡夢,這個時期的口罩、手帕和聲稱能夠根治過敏的藥物總是特別有銷路。

「小夜子,妳昨晚沒睡好啊?」悠胤打了個呵欠,桌上擺著向滿夜搶劫來的作業本,懶散地抄著答案。

「還不是忽冷忽熱的天氣害的……」

滿夜皺著一張臉,從早上進教室到現在,早餐都還沒吃完就已經快抽光一包衛生紙,鼻頭紅得像蕃茄似的。教室內擤鼻子的聲音此起彼落,顯然受害者並非只有她一人,福利社今天應該會湧入一波搶購衛生紙的人潮。

噹!上課鐘響,滿夜的視線不自覺逗留在右前方的座位上——今天果然又沒來了。她自嘲地搖搖頭,抹除任何一絲期待。

年輕的班導師抱著課本和麥克風走入,打開點名簿,「最近天氣變化較大,今天也有許多同學因病請假,提醒大家要記得注意保暖,若是發燒到38度上,就請假在家好好休息,不要勉強身體。那麼接下來,我要宣佈有關下禮拜期中考的事項……」

滿夜趴在桌上,鼻塞到極致的她壓根兒不想說話。突然肩膀被頂了一下,她回頭一看,酪梨不動聲色地傳紙條過來。

『妳猜團長這禮拜會不會來學校?』

『上次段考不是到鐘響前一分鐘才踏進教室?像他那樣足以跳級念大學的高材生,學校對他來說跟本可有可無啦。』

『我以為他會念在我們是團員的份上回來跟我們聚聚,真是無情。」

滿夜開始感到悶熱而把圍巾解下,紙條上的內容看得她心裡一抽。即使沒有意義,她知道自己還是希望貳晃能早一日回來。

「大笨蛋,到底要去多久啊……該不會把我們忘了吧?」

滿夜看著黑板上複雜的數學公式,腦袋越發昏沉。奇怪,不是十一月了嗎?怎麼這麼熱?

她想把外套脫掉卻渾身酸痛,胃裡一陣翻騰,舉手向老師打了上洗手間的暗號,她撐起搖搖晃晃的身子,踏出虛浮步伐。

咦?為什麼老師有兩個?天花板怎麼融化了……?

「老師!滿夜暈過去了!」

「……到底誰才是笨蛋啊?」

半夢半醒間,滿夜以為自己聽見了貳晃的聲音。不對,怎麼可能?一定是她在做夢。嗯,一定是。滿夜用力閉上眼,想從夢中醒來,現在可是考前重要時刻不可以倒下。要快點回到教室唸書,她不像貳晃一樣成績優異,甚至跟老師達成平日在家自修、期中考再來學校應試的特殊協定。

陡然間,腋下傳來一陣異樣的冰涼感,令滿夜瞬間清醒。她猛地從床上坐起,蜷縮身軀不斷發抖,想將管狀物抽出。

「慢著。」

滿夜遲鈍地循聲望去——她朝思暮想的夕色人影此刻正坐在窗邊的櫃子上,微風拂亂了他刻意留長的雙鬢。貳晃似笑非笑、語帶威脅地道,「小夜子,妳不知道嗎,量體溫的時候要保持安靜。」

滿夜還想出聲抗議,但在他充滿壓迫力的注視下,不得不乖乖照他的話做。靜待五分鐘過去,貳晃伸進她的制服取出溫度計,他的動作過於自然,以至於滿夜雖然震驚,卻慢了半拍才出現該有的反應,臉頰紅得像蘋果一樣。

「你……你竟然……阿晃這個大變態!」

「這就是妳給睽違已久的老友的第一句話嗎?真是太讓我傷心了。」貳晃嘆氣。他甩了甩溫度計,注視上頭的刻度變化,眸光暗沉,「發燒了還來學校?」

「我以為只是單純過敏啊,誰知道這麼嚴重……」滿夜欲言又止,垂下眼神看著旁邊的醫療箱,「而且,誰知道你會不會剛好挑今天回來學校?你看吧,果然被我的直覺猜中了。哼。」她得意地偷笑。

貳晃笑不出來,用力彈她的額頭,「有什麼好得意的?下午給我請假回家休息。」

「可是阿晃難得來學校一趟,我……」滿夜摸著發燙的臉頰,分不清身體的不正常反應是因為發燒還是別的理由致使。

她抬起頭,貳晃表情沈靜、似乎在等她將話語說完。滿夜卻一時語塞,她痛恨自己不中用的舌頭,好半晌才囁嚅道:「我想……我對你……哈、哈啾!」她摀著鼻子,難以置信竟然在這種時發作。

貳晃楞了楞,笑出聲來,抽了張面紙遞給她,「真是敗給妳了……好吧。妳今天是病人,我就滿足妳的要求吧。」他跳下櫃子,把保健室老師的椅子轉過來,在滿夜面前坐下。「保健室老師去開會了,現在只有我們兩人而已。妳想做什麼都可以。」

真是太惡意了……用這種認真的口吻說出讓人誤會的話。滿夜為腦海閃過一絲不潔念頭的自己感到可悲。

「一下子態度轉變這麼大,心臟會不堪負荷的啦。」滿夜嘟嚷道,「那,我想吃Pocky。」

貳晃手滑了下,「這樣就好?」

她摀著臉,把心中催眠自己越線的小惡魔給塞到櫃子裡。「唔……嗯,對,這樣就好!」

貳晃看了她半晌,雙手輕拍膝蓋,「好,等我一下。」

他走出保健室,滿夜重重吁了口氣,躺回床上。尚未恢復元氣的身體仍然微微發燙。她朝著天花板舉起手,掌心上的紋路十分模糊。

「這真的不是夢嗎?」

如果能再多一點勇氣、再不要臉一點,改變想法往前走,是不是就能脫胎換骨、變成即使說出想留在他身邊,也不覺得害臊丟臉的人?

她連自己真正的心思都不明白了,遑論是貳晃的?那天團練結束,她尾隨貳晃回家,卻獲知他其實來自另一個世界的秘密。她在震驚的同時也恍然大悟——怪不得他那麼特別。行蹤成謎、神出鬼沒,卻從來沒有讓人失望過,答應過的事情從不食言。明明有張好看的臉,卻刻意和人保持著不易親近的距離。貳晃總像是隔著一層玻璃觀察著他們一樣。

滿夜和貳晃分屬不同的世界,猶如在立體空間中平行的兩條線,也許這個角度看去有所重疊,實際上根本不曾有過交集。她用手背抹去眼眶的濕意,聽到門外跫音響起,收拾好情緒,卻控制不了狂跳的心。

「吶,只剩下這個口味。」

打開門的貳晃微微喘著,汗水在頰上閃閃發亮。保健室沒有開燈,仰賴著窗外的日照提供亮度。

「你跑著去福利社?」

「得趕在病人昏睡前回來啊。」他拉開椅子坐下,一盒拋給滿夜,動手拆開另一盒Pocky。

滿夜捧著還殘有貳晃餘溫的餅乾盒,捨不得打開。

「吃完就回教室收拾書包吧,老師跟教官那邊我都通知過了。記得去看醫生,不可以胡亂糟蹋身體,別忘了妳還得為我們的樂團賣身兼賣聲。」貳晃這時才終於有團長的架子,嘮叨地叮嚀。

滿夜噗哧一聲失笑,低聲問道,「吶,阿晃為什麼提早回來了?」

「……那邊的工作告一段落,想早點過來散心放鬆。考試一結束,我們就去唱歌吧。」

「那為什麼,一回來就出現在保健室照顧我?」

「……小夜子,病人要有病人的樣子,探究這麼多病會好得更慢。」

滿夜笑笑,沒再多問。她拆開包裝,濃郁的茶香飄出,是烏龍奶茶。這什麼奇怪的口味啊?她張嘴咬下,發出喀喀聲。

「好難吃。」

貳晃一笑置之,「真不坦率。下禮拜的期中考,妳沒問題吧?」

「我可不想被一學期出席率不到三十天、卻總是拿下學年第一名的人問這種話。」

「需要的話,這幾天我隨時可以幫妳補習哦。」

「不用了,你的教法比畢卡索還抽象,我順其自然就好。」滿夜恢復平常和他相處的態度,彷彿剛才昏暗曖昧的氣氛只是錯覺。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把剩餘的Pocky吃完。滿夜吃得極慢,捨不得結束這段時光,彷彿這樣一來,時間就會永遠凝結在這一刻,不再往前。

「說起來,今天是Pocky日吧,怪不得妳說想吃Pocky。」

「在你的世界也有Pocky日?」滿夜拿出最後一根Pocky,「除了吃Pocky以外,還有什麼特別的嗎?」

「妳想知道?」滿夜咬著Pocky點點頭,一臉好奇。貳晃金橙色眸底掠過一絲光芒,把椅子往床舖方向拉動。身子前傾、雙手撐在滿夜身側,一手捧著她的臉,將她吃到一半的Pocky末端含入嘴裡,在極近的距離下,輕緩啃咬這一端的餅乾。

滿夜腦袋瞬間當機。

只見貳晃朝她逼近,兩人之間的Pocky長度越來越短。夕色長髮觸及滿夜的手背,她一回神,慌張退後,咬斷一截Pocky。

貳晃神色自若地三兩口將剩下的Pocky吃掉,唇角浮現笑容,「真可惜。」

可惜什麼啊?驚嚇過度的滿夜還沒完全找回說話能力。

「小夜子,面對想要的東西,光是臨陣退縮是不會有結果的。我很期待妳下定決心、做出抉擇的那天哦。」

他雙手插在制服口袋,語調平淡。雖然笑著,那笑容卻讓滿夜感到苦澀。

「到時候,我就會把提早回來的原因告訴妳了。」

《END》

貳晃其實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在分析利弊後,利用合理手段掃除阻礙、達成目的XD

對小夜子的態度就比較值得玩味了……80%是覺得這個追著自己跑的女孩很有趣XD

Pocky日快樂~第一次PO Pocky日相關創作XD

<20150419>

現在看貳晃好想揍他XDDDD

點閱: 8

←同分類上一篇|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