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世|貳夜(05)

#起司、會議室、志工

砰鏘!

深藍水壺摔落地面砸出巨響,打破早自習的寧靜。

正在補眠的鄰座男同學手臂輕挪,撿起水壺還給滿夜。暑期輔導暨新生訓練結束後,再度抽籤更換座位,為的是讓新生更加熟悉彼此,卻也讓滿夜與好不容易熟絡的朋友分開。

滿夜尷尬地道歉,「抱、抱歉,不小心手滑……謝謝你。」

他……叫什麼名字來著?

「不會。」

男同學的嗓音如低音提琴般柔順悅耳,帶點剛睡醒的沙啞。他留著一頭金橙色的長髮,兩鬢長過胸前,打了個呵欠後再度趴下。

滿夜翻遍書包,甚至連餐袋都找遍了,仍然沒有英文課本的影子。

糟了,不會真的沒帶吧……

才開學第三天,就忘了帶課本,而且還是班級導師的課。一思及待會要在全班面前被罵得狗血淋頭,滿夜恨不得今天生病請假。

噹!上課鐘響,滿夜如遭雷擊般僵住,最終放棄掙扎,垂頭喪氣地拿出鉛筆盒,面對著空盪的桌面,深呼吸做好心理準備。

班級導師走進教室,眼神銳利地掃視班上同學。

「沒帶課本的起立。」

滿夜握緊拳頭,閉上眼深呼吸,再睜眼時,桌上卻出現了英文課本。

不、不對,這不是她的。隔壁的鄰座同學將椅子退後起身。

「等等,我--」

滿夜正想把課本還他,他卻無視她,舉手應道:「老師,抱歉,我忘了帶課本。」

班導師皺眉,欲張口說話,卻彷彿如鯁在喉,支支吾吾,低頭看了眼點名條,「你……到外面罰站一節課。」

男學生應了聲是,安分地去走廊罰站。

滿夜撫摸著課本封面,這是一本嶄新的英文課本,不僅毫無預習記號,連名字都沒有寫上。她滿懷罪惡感,心想這節課一定認真作筆記,連同他的份一起努力 ,彌補他因為借出課本被罰站的損失。

待會下課,一定要好好跟他道謝。

滿夜翻開課本,幾張活頁紙從中飄落。紙張上書寫著符號和線條,似乎有某種規律。

這是……樂譜?

下課時間,滿夜悄悄把課本放回他的抽屜,附帶一份精美完整的筆記。沒想到男同學那節課之後,就消失了蹤影。

滿夜在走廊上和人群擦肩而過,有些懊惱為何想不起他的名字。即使班上都是新生,大家在開學第一天班會課上,也已經做過自我介紹,她卻想不起這位男同學的名字。

自己是不是對周遭的事物太漠不關心了?滿夜反省自己。

滿夜經過音樂教室,那抹金橙色出現在前方,男同學背對著她,正前往另一棟校舍。她愣了愣,在腦海中捕捉任何有關於他的記憶,卻始終像是竹籃打水,一無所獲。

季節正值早秋,楓葉片片落下,滿夜內心一角被此景觸動,出於直覺地喊出聲:

「貳晃!」

男學生停下腳步,轉頭捕捉到滿夜的視線,沉默半晌,一臉古怪地問道:「不好意思,剛才是妳叫我?」

「對,怎麼了嗎?」

貳晃打量起滿夜,「很少有人會直接喊我的名字。」

「那大家都喊你什麼?」滿夜愣問,以為自己的唐突冒犯到他。

他雙手插進口袋, 悠哉道:「嘛,沒關係,妳就喊吧。找我有什麼事?」

「謝謝你剛才借我課本,害你被老師罰站,真的很不好意思。」

「沒什麼,小事而已,不用在意,反正過一陣子就會忘記了。」貳晃笑笑,看似豁達的語氣中卻有著一絲自嘲,「妳就只為這件事專程來找我?」

「課本我放回你抽屜了,裡面有我剛剛做的筆記。」

「哦,謝啦,辛苦妳了。還有別的事嗎?」貳晃的視線飄向另一棟校舍,心不在焉,「沒事的話,我先走一步了。別再忘記帶課本囉。」

滿夜看著他快步離去,總覺得心中踏實許多。

隔週同一時間,滿夜又看著書包發楞。

怎麼會?她明明有把課本放進書包!睡前還有再檢查過,課本怎麼會不翼而飛!

鄰座同學注意到滿夜那悲壯臉色,把自己的課本放在她桌上。封面上那隻覬覦起司的老鼠,彷彿正在嘲笑她的愚笨。

「不行,這次是我……」滿夜急著把課本推回去。

「我只是不想上課找個藉口而已,就算妳有帶課本,我還是打算翹課。妳順便幫我抄筆記吧。」貳晃無所謂地說道,語罷,拎起書包離開教室。

直到下午,貳晃都沒有回來上課。想當然耳,班導師氣炸了,揚言罰他去打掃會議室。

貳晃消失了半天,班級對他的異常舉止毫無反應。稱職的筆記志工滿夜將這堂課的筆記夾入課本,這次不見樂譜殘片,沒能拼湊出完整的旋律,讓滿夜有些遺憾。

第一次段考成績出爐,紅榜貼出來的那天,滿夜說不出話來。 這位神出鬼沒的鄰座同學,意外拿下全校第一名,令班導師瞠目結舌。

「那是因為有妳的筆記加持啊。」貳晃理所當然地說道。

作為筆記主人,自己卻連班級排名前十名都不到,滿夜感到很挫折。

這節體育課,貳晃難得乖乖出席了,做完伸展操後拿起羽球拍,抓了滿夜當拍檔練習發球。幾番往來後,兩人大汗淋漓,拿起水壺補充水分,滿夜看著貳晃咕嘟起伏的喉結,轉移視線。

「你翹課的時候都去哪裡?參加社團嗎?」

「算是吧。」

休息結束,滿夜拋起羽球,振臂一揮,白影越過網子。

「什麼社呀?」

「海鷗社。」貳晃回答得很籠統,一邊反手殺球。

「……你耍我嗎。」海鷗社意指各社團之間的地下流動社員,無固定社團。

貳晃朗聲輕笑,眸底掠過精光,「妳為什麼對我這麼感興趣?」

滿夜聞言分神手滑,漏接的羽球飛過頭頂,掉落在牆邊的軟墊上。偌大的體育館,此刻理當充滿吆喝嬉鬧,滿夜卻覺得此刻鴉雀無聲。

「沒什麼,出於對鄰座同學的好奇而已。」

滿夜撿起球轉身,只見貳晃提著球拍,用毛巾擦汗。

「我的家庭背景有點複雜,妳若是要追根究柢,我們恐怕當不成朋友。」貳晃平靜地說道,眨了眨眼,「再來一輪?」

滿夜識相地打住話題,繼續和他用交流球技。說實話,她打得很差勁,但貳晃卻配合她的腳步,不斷做球讓她回擊。分不清是因運動、抑或是其他因素,臉頰漸漸熱紅起來。

「看不出來……你體力這麼好。」滿夜氣喘吁吁,拄著球拍歇會。

「過獎,我也看不出來,妳體力這麼……有待加強。」貳晃停下來搖頭笑嘆,讓她喘口氣。

下課鐘響,學生們三兩散去,貳晃由於屢次翹課,被責罰擔任一週的值日生,負責將體育用品搬回器材室。貳晃整理著場地,午後陽光穿透玻璃灑在地上,空無一人的球館裡,響起一段旋律。

課本裡夾帶的樂譜,恰好是副歌的片段, 他一音不差地哼出幾個小節。

滿夜折回體育館,剛洗完臉走出洗手間,髮梢還滴著水,呆立在門口,深怕一個呼吸驚動到他,就無法聽完這首歌。滿夜自己也曾私下就著樂譜哼過,卻始終難以捉摸全曲原貌。如今聽到原曲重現,驚愕得說不出話。

旋律憂愁感傷,但貳晃提琴般低柔的嗓音,反而襯得這首歌有股療癒的力量。

曲罷,貳晃正好收拾完球具,他清了清喉嚨,「妳要偷聽到什麼時候?」

滿夜一臉心虛地走出來,「我……我不是有意偷聽,只是想到你一個人擔任值日生,會不會忙不過來,所以……」

「藉口就免了吧。」貳晃推動球車到門口,輪子軋軋作響,他隨口問:「妳對剛才那首歌有麼感想?」

「這首歌是你寫的吧?我有看到樂譜,夾在英文課本中。」

貳晃略感意外,笑了笑,「沒錯,不過還是首半成品。」

滿夜鼓起勇氣,「我會一點鋼琴,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幫忙--」

滴滴滴--

鬧鐘響起,滿夜連拍帶摔地關掉它。明明沒生病也沒有事,卻跟學校請假。家人詢問原因,她只回了句生理期含糊帶過。她從床上坐起,揉亂一頭長髮,夜裡斷斷續續失眠的痛苦摧殘著她。

「為什麼會做這個夢呢……」

夢境中貳晃的一顰一笑有多燦爛,她現在就有多煎熬。浮光掠影般的回憶,如此真實又虛幻。貳晃的複雜身分、無法回報的單向情感、那天衝動的吻……讓她恨不得兩人從來沒有接觸過。

【他要我把這個給妳,妳想躲他躲到什麼時候?先拍給妳看囉。】

酪梨的訊息夾帶著一張照片,是一架滿是摺痕的紙飛機。滿夜一瞥就知道這摺紙出自誰的手。飛機雙翼上寫著幾小節簡譜,乍看之下雜亂無章,但滿夜認得出來,那是貳晃的暗號。

他們倆人共同編寫歌曲時,偶爾會用簡譜寫著暗號謎題,讓對方猜測答案。有時候是問飲料要喝什麼、有時候是猜一首歌……滿夜看著照片,怔然出神。

手機陡然一陣震動,畫面跳出新視窗--收到了一封簡訊。

是陌生的號碼,心想大概又是商業折扣廣告……她抱著準備刪除的心態點開來,手機卻差點摔落地面。

【小夜子,救我。】

《END》

流水帳的一篇……哈哈。

點閱: 16

←同分類上一篇|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