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Lobelia(知更篇03)

0309

宸坐在樓梯口,緊握著手機,視線在宅邸大門和雕花屏風後的知更間來回逡巡。

【家主,不好意思這麼晚還打擾您,我是宸,宅邸出了狀況,知更暈倒了,他的模樣有點異常,我不敢報警或叫救護車,也沒有其他人在, 您方便過來一趟嗎?】

【OK,馬上過去。】

距離家主回覆訊息已經過了20分鐘,雖然隔天不用上班,但宸的體力也漸漸到了極限。她拍打臉頰讓自己清醒,同時留意著周圍的狀況。

從剛才可可和知更的互動來看,自己八成被捲入了一樁超常事件當中。而她根據直覺,家主肯定也是知情者。

喀鏘,門扉插入鑰匙的聲響傳來,身穿襯衫便裝的家主九歌推門而入。

宸曾經在最後一篇Repo裡,在反白處寫下憤怨的話語。不論是大小姐還是執事,舉凡在工作外有牽扯關係的人們,都被她批評得體無完膚--包括家主。因為他明明深知這一切,卻為了營收坐視不管。

她以為相隔數月足以撫平知更造成的創傷,讓她冷靜看待這間屋邸的所有人事物,沒想到,一看見知更暈厥倒地的狼狽模樣,心中再次騷動起來。

家主一見知更臉上的刺青紋路,隨即皺起眉頭。

「可可呢?」

「知更扯下鍊子後,可可就消失了。」宸實話實說,連她自己都覺得荒謬。

九歌捲起袖子,走入吧檯,打開電源點起爐子,開始燒水煮茶。他從架上多樣繁複的茶罐中,選了不起眼的黑色鐵罐,秤好分量,沖入滾開的熱水。

「這個狀況下,家主您還有煮茶的閒情逸致?」

「這茶不是給妳喝的。」

「……噢,那我回去了。」宸想起自己的身份,她只是來吃東西的,這間店的營運人事如何,早在她最後一篇Repo貼出後,就與她徹底無關了。

她準備離開,但九歌喚住她。

「我知道妳不諒解我的漠視,也沒資格要求妳放下疙瘩,但看見妳今天歸宅,說實話,我很高興。」九歌溫和道,一對眼尾上挑的金眸盈著真誠笑意,令人難以招架。「今天情況緊急,若不是大小姐及時相救,知更恐怕活不到我發現宅邸的異狀。下回煩請大小姐務必賞光,讓我為您煮一壺茶酬謝。」

家主已經很少親自為人煮茶,這個酬勞對嗜茶成癡的宸來說,比打折券或買一送一還要有吸引力。

「知更他會死嗎?」

「沒這麼嚴重。」只是會生不如死而已。家主沒說出後半句話。「妳怎麼會留到現在?」

宸一五一十將自己睡過頭、聽到樓上的動靜而發現知更和可可,整個事發經過托盤而出。「……然後,我就傳訊息給你了。」

家主取出馬克杯,將純黑的茶液倒入杯中,一股混和蜂蜜、肉桂、胡椒等的複雜氣味,隨著蒸蒸白霧飄起。

他在知更身旁單膝跪下,抬高下巴,捏住他的鼻翼,等茶液吹涼後,分次灌入他的食道。這做法讓宸看得嚇出一聲冷汗,家主對這事似乎很是熟練,過程沒讓知更嗆著,他的氣色倒是好了一些。

「接下來呢?」

「得讓他回家養傷,畢竟這裡明天還要做生意。」九歌笑盈盈問,「妳有空嗎?」

「什麼?」

「陪我一下。」

回過神時,宸已經搭著家主的跑車,來到知更住的公寓樓下。在家主的三寸不爛之舌下,宸難以當面拒絕九歌的請託--陪他把知更送回住所。

九歌以驚人的臂力將知更扛在肩上,搭著電梯直上七樓。

「為什麼你會有知更家的鑰匙?」

「我是他房東,當然有備用鑰匙。」九歌理所當然地笑笑,掏出鑰匙。「我得趕回去宅邸收拾善後,還要安撫可可的情緒,請妳代替我照看著他,有什麼狀況就隨時連絡我,拜託妳了,我會支付妳酬勞的,噢,當然不是餐券,是現金。」

砰,大門關上。

知更的住所出乎意料的簡潔,沒有多餘的裝飾或娛樂用品,未拆封的搬家紙箱堆在角落。書架上整齊放著雜誌和CD,都一塵不染。

他的個性溫柔如水,氣質優雅倜儻,一些新進大小姐心馳神往,說他簡直是從童話走出的王子--然而,這些只在宅邸營業時間消費的客人,誰也沒看過他發怒的一面。幾個月前那次衝突,她便隱約察覺知更異於常人之處。

宸感到頭痛。為什麼自己又走到這個境地?和他牽扯不清?

夜燈昏黃的光線,模糊了臥室景物的輪廓。知更的睡顏很寧靜,彷彿稍早的混亂爭執都與他無關。然而臉上突兀的花紋刺青,卻是無法抹滅的事實。

悅耳的提示音響起,宸滑開手機,九歌傳了條訊息過來:

【剛才我忘了說,那茶有副作用,解藥在櫃子抽屜裡,若他發作起來,直接餵他一顆。】

從家主的語氣,看得出知更並不是首次發作。

「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宸神色複雜,開始尋找解藥。房間的家具不多,她打開衣櫃,掉出了幾件女性內衣,宸面無表情地塞回去,接著打開書櫃抽屜。

她看到了熟悉的日記本,青銅鑲金鏤空雕刻的硬質書皮,殘留不明焦痕,第一頁被人撕掉,徒留殘缺的不規則邊緣。宸腦袋一片空白,拿起日記本,下方壓著張信封。

她把信封拆開,掉出一張千瘡百孔的紙片,明明已經被撕碎成無數碎片,卻被人撿拾拼湊,用膠帶細心黏貼,拼成完整的頁面。

這是日記本被撕下的第一頁,內容寫滿她對知更的喜愛與珍視。現在看來只有無限的可恥與尷尬。她在知更張貼與可可的甜蜜合照後,將日記本帶回家撕碎了第一頁,藉此掩蓋她的自作多情。

她記得那些碎片早就扔入垃圾桶了,知更從哪找到的?為什麼要撿來貼好?想找機會再拿出來羞辱她嗎?

宸把紙片塞回信封,再用日記本壓好,拿起旁邊的黑色藥罐--上頭印有宅邸的花朵店徽,相當好辨認--回到床畔。

她對知更早就沒了那種興趣和熱忱,不管他的目的是什麼,對她都沒有影響。手機裡還存著當時的擷圖,為的就是不再讓自己重蹈覆轍。

宸握著藥罐,坐在單人沙發內,靜靜看著知更的睡顏陷入沉思。

凌晨,瞌睡中的宸被一陣喘息聲驚醒,她趕忙倒了杯水,倒出藥丸讓知更和水吞下。他開始盜冷汗,襯衫幾乎濕透,宸沒想太多,逕自幫他換下衣物,再從衣櫃翻出乾淨的排汗衫換上。

為了方便更衣,她扶起他的身體,讓他靠在自己身上,接著套進衣服。知更的體溫偏低,碰觸到溫暖的宸,埋在她的頸窩撒嬌取暖。宸感到不自在,忽略加速的心跳,說服自己這是正常的生理反應,一邊想將他按回床上。

「可可……」

聽到這句夢囈,微薄的少女心頓時被掐熄。宸不客氣地拍了他一巴掌,將他摔回床上。

「你怎麼不去死一死呢?我怎麼不去死一死呢?浪費假期,在這裡徹夜照顧失戀的蠢笨妖怪。」宸自嘲著,將臉埋入雙掌。「既然還有眷戀,就不要故作瀟灑地放手啊,白癡。」

自作孽,不可活。

餵了藥的知更平靜許多,又陷入沉沉睡眠中。窗邊漸露魚肚白,宸將窗簾拉上,她自己窩回單人沙發,披著外套忍不住睡意,點頭打起盹來。

她做了一個夢。可可在宅邸對著家主哭訴,梨花帶淚、我見猶憐,說宸橫刀奪愛,要家主居中協調。其他執事一字排開,等著看好戲,而九歌輕撫胸口的家徽,嘴巴開闔,不知道給了她什麼承諾,眾人譁然……

「宸?」

宸從這過度真實的夢中醒來,一時之間分不清場合,還有點茫然。等她的視線對焦,看見知更正坐在床畔,黑紋刺青仍在,臉色疲倦,一雙晶亮銀眸望著宸,有些驚喜、好奇、躊躇和不安。

「噢,知更……你醒啦?有哪裡不舒服嗎?家主說會有點副作用,我半夜有餵你吃藥了,不知道劑量夠不夠……」宸叨叨絮絮念了一串,掩飾自己的慌亂。

他看了自己多久?自己有沒有說夢話?

「我……有點餓。其他的還好。」

「那我幫你買點吃的吧……不然你這樣恐怕也無法出門。」宸意有所指,知更現在眼尾的黑紋刺青擴散至臉頰,銀綠色眸子增添了妖異氣息。

「謝謝妳,昨晚袒護我。」知更微微低頭,表達謝意,略長的黑髮滑落頸側。

「那只是人跟人之間應有的尊重,就算對象不是你,我也會這樣做。」宸淡淡道,「幸好家主趕過來做了緊急處置,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要不要叫救護車。是他把你載過來的。」

他留意到身上的衣服被換掉,「妳在這待了一整晚?」

「嗯,既然你沒事,我去幫你買點吃的,你再躺一下吧。」

她拿起包包和手機,準備離開房間。附近是某間大學,早餐店應該不少……

「宸,妳還生氣嗎?」

哪壺不開提哪壺,宸旋過身,噙著笑意,「知更先生,我不是聖人,請你不要逼我當殺人兇手。我的忍耐是有極限的。我不管你是人還是怪物,只要你尊重我,我也會尊重你。這樣明白了嗎?」

知更怔愣,看著她離開屋子,露出苦笑。

知更下床拉開窗簾,讓陽光照亮房間,他巡視著被動過的地方,茶杯、衣櫃、可可的內衣、藥罐……他把抽屜拉開,發現日記跟信封的位置果然被動過。

知更抽出信封內的破爛頁面,他花費了將近兩周才湊齊碎片,又花費了將近一個月才將幾乎被絞碎的殘片拼貼成完整。雖然無法恢復成原本的樣貌,但文字帶給他的力量卻未減半分半毫,成為他在可可控制下、繼續苟延殘喘的動力--甚至於,讓他不惜冒著生命危險,與可可決裂。

他把日記本跟信封放回抽屜,盥洗後換上黑色襯衫和長褲。飢餓感一波波侵蝕著他,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卻沒想到「後果」來得這麼快。

知更倒水吃藥,將客廳和浴室簡單打掃,並將客房稍作整理,隨即對自己的舉止感到啼笑皆非。

十五分鐘過去,門外響起敲門聲,知更前去應門,宸拎著熱騰騰的蛋餅跟豆漿,冷著臉將早餐遞給他。她買了兩人份,卻沒打算入內用餐。

「不一起吃嗎?」知更舔了舔嘴唇。

「不了,從昨晚折騰到現在,我想回家洗個澡再來。 你說很餓,所以我買了兩人份,錢的話家主已經提早給我了。」

「稍等一下。」

知更攤開手掌,一條鑲嵌銀綠寶石的雅致項鍊躺在掌心,閃爍著優雅的光芒。「我現在沒有太多現金,但妳是我的救命恩人,這條鍊子……當作謝禮,妳願意收下嗎?」

宸心想可能是自己太累出現幻覺,知更臉上竟然有著一絲焦慮不安。這個在宅邸擄獲眾多少女芳心的王子……為了一條破項鍊,在緊張?

「我不習慣戴項鍊,你留著吧。送給可可也可以,昨晚你還喊著她的名字,如果放不下,就不要假裝不在意,女孩子嘛,哄一哄就好了。」宸由衷給予建議。

宸是認真希望知更和可可能夠和好。也許昨晚的場面是個誤會,這兩人郎才女貌,個性一嬌媚一溫柔,沒有人比他們更適合對方。任一個沒栓好放出去,恐怕都會造成天下大亂。

知更不是第一次被她拒絕,眸色深沉了些,嘴角揚起無力的笑,跟可可之間的關係,是他最無法反駁的事實。他刪掉腦海中因饑餓感而浮現的衝動作法,微微一笑,「說的也是。我知道了。謝謝妳的照顧……我無以回報。」

「你要回報的話,少拐些無辜的少女就好。」宸笑道。若九歌聽到,八成又要責備她了。

「以後……我是說……有空的話,能常來看看我嗎?」意識到這個要求的意圖太過突兀且直白,他硬生生補了個句:「帶點吃的東西。」

宸愣住,怒罵:「你當我是外送員嗎?」

「我會以我的身分跟Lobelia的營運真相當作回報……這樣的條件,妳願意接受嗎?」知更聞到她身上慣用的沐浴乳香氣,越發感到飢餓難耐。

「再說吧。你先吃東西把病養好。」

宸的態度拒人於千里之外,現在確實不想再與Lobelia和這些人牽扯太多。

「嗯,那,慢走,我就不送了。」

知更露出冰冷又溫柔的笑,闔上公寓大門。他靠著門扉,送不出去的銀鍊掛在手上,映射著光芒。他親吻著項鍊寶石,猶如騎士親吻著自己的信仰。

28天,倒數開始。

《END》

爆字數。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知更的形象好難抓啊哈哈哈哈,我不喜歡太優柔寡斷的男生。可是要怎麼把他的溫柔冰冷絕望中求生存的掙扎給寫出來又不會讓人覺得很林黛玉(?)…好難QQ 

下一篇就要來燉肉了,會燉多久呢。這篇寫了半年呢。

點閱: 4

←同分類上一篇|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