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S|臨劍(番外01:破天(上))

*本文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皆為作夢。

晴朗的午後,榭妖正在天之盆地解任務賺取仙桃,對話視窗突然跳出粉紅色的密語訊息。

「小妖,要不要打破天?我這團晚上缺一隻召喚,躺屍也可以,貓活著就好。」

「你裝備不是都滿了,為什麼還要打破天?」

「哦,我只是來看八卦的,順便撿個每週獎勵。」

「什麼八卦?」

「你來就知道了。晚上八點,破天閣見,遲到罰錢。」

臨乎語尾綴了個憋笑符號,榭妖只覺得一陣惡寒。

雖然他說可以全程躺著看風景,但榭妖不是付錢當老闆, 心裡總過意不去,他還是去討論區認真爬了下攻略。從一王千毒龍看到最後的燭魔王,洋洋灑灑幾千字外加圖文並茂,令他整個頭皮發麻。

「那個,運毒赤毒青毒什麼的,我看不太懂啊。」

臨乎幾乎是立刻回傳訊息:「沒差,嚕過去就好。」

「二王送水出來後是回到原來的位置繼續打嗎?」

「沒差,嚕過去就好。」

「三王走格子的時候,如果走太慢死掉怎麼辦?」

「不走格子,站著嚕過去就好。死掉後你聽指揮的口令按報恩。」

「四王--」

「你不用進隔離,跟著我跑,嚕它就好。」

榭妖覺得自己攻略都白看了。

晚上七點五十分,榭妖來到天元祭壇,向商人購買黑暗破天閣專用的解毒藥水。這筆開銷令他心痛不已,希望待會能一次通關,避免浪費太多藥水。

臨乎早期的警告已經應驗,榭妖所屬的渾天勢力屈居下風,即使每天接滿四十個任務,也不過只賺到升級武器所需材料的零頭而已,經濟十分拮据。

榭妖手結八卦印,遁地至黑暗破天閣門口--這裡他只來過一次。解完無塵師兄的支線任務後,任務要求他打倒燭魔王,他自知能力不足,門派也尚未壯大到可以自組拓荒團,所以向來不予理會。

如今,臨乎給了他一張入場券。

--叮。有人提出組隊申請,榭妖按下確認,瞬間被組進一個龐大的24人聯隊。

「那孩子我找的,把他拉來我這隊。」臨乎的聲音自聯隊頻道傳來,清澈優雅。

叮、叮,榭妖被挪去臨乎的第三小隊。同隊的還有一名刺客、咒術師和兩名氣功士,幾句招呼寒暄後,隊伍頻道安靜下來。另外兩支隊伍大同小異,分配好兩個增益狀態的職業--咒術師、刺客或拳士,讓眾人在大小降齊備的環境下達到最大輸出。

「任務接了嗎?」

「都接好了。」

「那麼,進去吧。」臨乎笑了笑,把他推進黑暗破天閣的門口。

榭妖腳下踉蹌,穿過光芒繞織的繁複傳送陣,回過神,已經進入了寂靜幽暗的劇毒庭院。眼前三名體型壯碩、手持巨刃的守門人來回逡巡,視線緊鎖著任何越過雷池的目標。

「怕嗎?」

「非常怕。」

臨乎大笑,很滿意他的誠實。「其他召喚士滿裝很久了,今天要是有出你的八卦牌或大地飾品,就直接拿吧。貓咪的衣服跟飾品也是。」

「欸?等等,要多少錢?我剛買完解毒藥,沒這麼多現金啊。」

臨乎憐憫地看著他,「反正你不拿,聯隊長也是就地銷毀。」

另一名乾坤士和力士進入劇毒庭院,掄起武器上前開路,臨乎調整完技能跟裝備,突進直衝守門人右脇,旋身一記殘月加入清怪行列。頓時煙塵四起、殺聲震天。

榭妖站在後方,執起白靈法杖,朝守門人轟了幾發向日葵,攻擊數字抓癢般悲劇。但很快便清出一條安全大道。榭妖拾級而上,穿過前廊後,一座荒廢的露天庭院映入眼前,空氣中瀰漫著刺鼻的腥臭味,一隻墨綠色的碩大蛙龍盤踞在沼澤中央,即使熟睡中,壓迫感仍不減半分。

其他成員陸續進組,聯隊長是燐族氣功師羊角,她清點人數,還有一個位置,又組了位盡族女劍士入隊。劍士一進隊伍,便詢問:「今天如果出閃電戒指,我能標嗎?」

羊角微笑解釋:「我們現在採積分制,分數要達到門檻的才有競標資格。」

女刺客困惑:「什麼時候改積分制了?之前你們找我支援時,我不是還標了一個雷耳嗎?」

「上個月月底開始,為了提升團隊效益,所以改採新制度。」

「那候補的不就什麼都沒辦法標?」

「你行你自己開組,本團不缺你一個。」另一名高瘦體型的燐族咒術師玲瓏,冷冷地說道。

女劍士僵住,摸了摸鼻子,不再發言。

榭妖輕推臨乎的手肘,壓低聲音,「什麼是積分制?」

「舉凡準時出席、擔任指揮、有負責重要工作的,有不同的加分標準。當然,無故遲到缺席,也會扣分。要是被扣到負分,就會直接退團。」臨乎似笑非笑,「之前採自由競標制,八點開組,常常要九點才找得齊人。二王送水的工作,也沒人主動願意做,僵持很久。」

榭妖愣住,「那這樣怎麼打啊?」

「所以說啊,每週都有好戲可看。不過採積分制後,這些狀況就改善很多了。」臨乎諷道,「說實話就是指揮跟幹部無能帶領團隊,只好用這種方式,強迫資質良莠不齊的成員約束彼此。」

「那……改積分制之前,花大錢標裝備的人,怎麼辦?」

「小妖腦筋動得真快,你說到重點了,他們會給予這些人額外的積分點數,說是可以沿用到下個大型副本拓荒使用。嘛,不過下個大型副本開荒,指不定都是半年後的事,這些人早就棄坑了也不意外,白白被坑了一筆。」臨乎伸了伸懶腰,「之所以會改行積分制,還有個原因,就是有人亂抬價。明明已經有一組飾品了,卻以雙修為由,去跟還沒拿飾品的人搶標。」

榭妖倒抽一口氣,「這也太沒品了,聯隊長不管嗎?」

臨乎笑得開心,「正是她不管,才有趣啊。抬價後,受惠的是誰?其他坐等分錢的人哪。不過他們後來也自食惡果--採行競標制開團拓荒了兩個月,團長和幹部都還沒有人升上燭魔階段,突破武器的材料,黑鱗、脊骨和真氣,他們標不贏那些遲到早退、分配工作時裝死的土豪成員。為了保護自己,才會臨時決定改制,並且將指揮和會計的分數設定為最高,這樣一來,不用花大錢競標,又有優先權。這個做法,當時氣走了至少一半的人呢。 」

為了錢,可以罔顧團員的權益。但凡牽扯到自身的利益受損,制度又朝令夕改……榭妖神情複雜,感覺自己像是入了什麼蛇窟蟲穴。

「這樣啊……我還是別拿東西好了,不想欠他們人情。」

臨乎捏住他的臉頰,「以你的邊緣個性和破爛機體,要上哪去找團?難得給你蹭一次團,能拿的當然盡量拿。你想和隨予那夥人一起開荒,對吧?」

榭妖心裡一懵,他怎麼知道?

「裝備沒上去,要怎麼帶領團隊,嗯?破天八卦牌,三件套就對提升輸出有顯著影響。你在我們團標到裝備後,回去開團時,還可以把八卦和飾品讓給其他召喚士,傻子才會說不想欠人情。」

榭妖舉目望去,幾乎都是「一弦定音」門派的成員。這門派隸屬武林盟勢力,平時幾乎沒遇上過。佔點便宜,真的沒關係嗎?

「我讓你拿就拿,不想要的話,便就地銷毀吧。」臨乎言盡於此,將話題打住。

「是沒見過的新夥伴!」

同隊的盡族男性咒術師,突然向榭妖單膝下跪,投以誇張的飛吻。身穿一襲黑色西裝,頗有求婚的錯覺。這赤裸裸的告白舉動,榭妖頓時無語,以眼神向臨乎求救。

「兩津喔,他看到女角都想撩一把。」臨乎笑了笑,「你不是想找結婚對象?可以考慮考慮。」

「但我……」

「怎麼樣,要不要加入我的後宮?」兩津眨了眨眼。「我會好好疼愛妳的,嘻嘻嘻。」

「他是個變態,別理他。」羊角一腳將兩津踹開,「謝謝妳來支援啊,今天有一位召喚請假,三王如果要火力輾壓,不走格子,炸貓便缺一不可。」

的確,包含他在內,這支聯隊一共只有四位召喚士。

「請多多指教,我第一次打,有失誤的地方請多包涵。」榭妖規矩地打招呼。

「真有禮貌,和你很不相襯耶,臨乎。」羊角嘖嘖道。

臨乎不怒反笑,「那當然,這孩子我從他剛出竹林村就認識了,從小看到大的。」

「那不就是幫你解了血龍成就的第一萬人?」羊角驚訝地看向榭妖,「看不出來,你是被虐狂啊?」

榭妖啞口無言,視線投向臨乎,他又私密一個憋笑的表情符號過來。

「人都到齊了,開打吧。」玲瓏打岔,中斷隊伍閒聊的氣氛。

主坦是一名坤族女拳師,站在六點鐘方向,蓄勢待發。榭妖和其他人一起站在兩點鐘方向,依照攻略說的改掉貓咪挑撥、點出恢復血量的技能,並再三確認密藥和解毒藥的位置。

臨乎說躺著過也沒關係,他偏要活到最後給他看。

《待續》

為了方便創作有些細節略做調整,跟實際遊戲設定不太一樣:D

點閱: 8

←同分類上一篇|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