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世|藥王繪卷‧盛氣凌人(01)

梅雨時節,盛喻滿身大汗地趴在床板上。

半年前,十二歲的盛喻隨著家父兄長壓鏢前往炎州,卻不料在路上遇上劫匪。他們折損不少人力,盛喻的右腿也遭歹人砸傷。雖然即時找了大夫醫治,痊癒後行走無礙,卻自此落下病根,每逢天氣變化,便會疼得無法施力走路。

十二歲在盛家已經是能初展鋒芒的年紀了,這時節臥病在床,意味著他將和家業逐漸脫鉤。

「大夫……我這腿,真的沒救了嗎?」

盛喻躺在床上,忍著劇痛,臉色蒼白卻帶著笑容。

雨幕包圍著這座庭院,廂房內以屏風隔出兩個領域。黑髮少女蒙著面紗,剛替他施完針,帶著藥童正在搗藥配方子。

黑髮少女是醫館萬木春的醫女,說師門規定不得透露名姓,盛家只好以春姑娘稱呼。春姑娘平日素來喜靜,不怎麼與人搭話,但盛喻知道,她的脾性並不像外表那樣嬌弱。

春姑娘聽他這麼一問,過了好半晌才答:「我當日叮囑你們這傷需靜養兩個月,你們聽進去了嗎?剛能下地便趕著護鏢,把一雙腿趕壞了,腦子的問題比腿嚴重多了,你覺得該先治哪個?」

「春姑娘的醫術妙手回春,當真沒有辦法了嗎?」

「法子是有的,若想痊癒,必須讓我回師門一趟,好些藥在那邊才能採到。」

盛喻默了默,輕笑出聲,「那就不必了,我這樣躺著便好。」

春姑娘覺得奇怪,很少有這樣要放著病灶不管的患者。腦子壞了她只是嘴巴講講而已,難不成真撞出問題來了?

她正要發話,廂房外便響起敲門聲。盛家長子盛楓掀簾走入,後面跟著幾個僕役小廝。

盛楓年屆十八,最是風華正茂的時期。來說媒的人可多了,他卻百般推辭,說是想找個兩情相悅的姑娘,廝守一生。不願兩人是在沒相處過的情況下,硬被湊在一起。

「春姑娘,我家小五的情況如何?」

「至少得靜養半年,否則這狀況只會年年加劇。」

盛楓蹙眉,向著春姑娘恭手一揖:「還望春姑娘務必治好我家小五,他年紀尚小,資質聰穎,族中均對他寄予厚望。」

「我盡力而為。」春姑娘客氣道。

春姑娘向盛楓交代了些起居照料上的注意事項,留下剛備好的方子和藥材,便帶著藥童先行離開。

盛楓差遣僕從送春姑娘出門,還稍上好些診金和珍稀藥材,讓她不必掛心物質上的需求,務必治好盛喻的腿。

「兄長?」

「啊?」盛楓回過神。

盛喻趴在床板上,眸裡含笑,「您該不會對春姑娘有意思吧?」

盛楓提擺落座,調笑道,「你這小子,也到了懷春的年紀啊,你若喜歡哪家的姑娘儘管跟兄長說,我請母親找孫嬤嬤來給你說媒。」

「我看該說媒的是兄長吧,您剛瞧著春姑娘的眼神啊,嘖嘖……」

盛楓捏了把他的臉頰,「我看你啊,在床上躺太久了,盡在胡思亂想,既然不能下地,那就背書吧。」

見兄長搬出殺手鐧,盛喻趕忙裝病討饒。盛家五兄弟裡,盛喻慣然是最年幼也最受寵的,幾位兄長也包容他得很。

「兄長,我腿又開始疼啦,想睡一會。春姑娘說了,要我好好靜養呢。等我睡醒,一定背、一定背。」盛喻賣乖道。

盛楓拿他沒轍,盯著盛喻喝完小廝依方子熬的湯藥後,便讓他一人靜靜休息。

盛喻待盛楓離開後,起身對著盆栽吐出了所有的藥汁。他邊咳邊抹去嘴邊的殘渣,躺回床上時,無聲地笑了。

「保命跟保腿,自然是保命先啊……」

<END>

點閱: 2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