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Lobelia(知更篇06:手札)

  #有滾床片段注意。

  –

  知更一直珍藏著被方宸撕碎的手札內頁。

  幾個月前,他和可可決裂的那晚,方宸在家主的請託下照顧他一晚。由於情況特殊,方宸為了讓他服藥、幫他換下汗濕的衣服,擅自動了抽屜和衣櫃。

  方宸有沒有看到那張被他拼好的內頁,知更不得而知--可以的話,他希望她沒有看到。不想讓任何人知道,身為魘的他,卻保留著那份被遺棄的書頁,以此療傷。

  因為,那是他僅存的唯一的、能夠感受到自己生存意義的證明。

  *

  「知更,我寫給你的手札,你還留著吧?」

  他們約好見面的下午,方宸坐在他對面,手裡攪拌著這間咖啡店的招牌水果總匯冰沙。

  知更對她的單刀直入習慣了,不答反問:「怎麼了?」

  「那本手札我明明撕了丟了,為什麼你還要撿回來?」

  知更胸口一陣悶痛,笑了笑,「……可以請妳,當作沒看到嗎?」

  「辦不到。」方宸垂眼淡淡道:「你留著那本手札,我看了很不舒服。」

  她已經不是那個在情人節送花告白的天真小女生了,那本手札的存在,像是時時刻刻提醒她曾經多麼荒唐多麼橫衝直撞,刺眼得很。

  「那妳為什麼要答應與我交往?同情我?」

  「我喜歡你的身材和臉,我們各取所需,我覺得很適合。」方宸吞下一口冰沙。

  方宸知道,自己這輩子都不打算喜歡上任何人了。

  知更喝完咖啡,仍然口舌乾燥。忽然很想嘗嘗她口中的冰沙,是什麼滋味。

  「我不是為了嘲笑妳才留下那本手札。對我來說,那是我第一次真正覺得自己……在世上活過。」

  「我知道,我太了解你們獅子座了,你們光明磊落、容不得一點下作手段。即使有愧於人,也不是會落井下石的個性。」方宸直白地道出評語,「你要是想嘲笑我,就不會在我離開後,把跟可可合照的貼文刪除了。」

  知更沉默。當時他臣服於可可,為了討好她不擇手段。貼出合照的當下,並不在乎有大小姐會因此心碎。這樣的心情,卻在看到方宸奪門而出時,化為一片焦慮。

  「當時的我,曾經用盡全身力氣去喜歡你,但那不過是場笑話。我經驗不足、不夠成熟,收到你一篇套公式的情書,就傻傻以為你也是喜歡我的……奇蹟般的雙向喜歡,你明白吧?你和可可不管後來發生了什麼,但至少一開始,你們的情感曾經是雙向的。我和你卻不是,以前沒有,現在不是,未來……也不可能存在。」

  知更臉色蒼白,兩人之間沉默許久。久到方宸拿出手機來打發時間,她本來就不是喜歡聊天的人,如果是在過去,她也許會因為對知更的喜歡而坐立難安,現在卻可以把他當空氣一樣,肝起這一期的手機遊戲活動。

  他們之間只存在交易關係--至少,對方宸來說,她是這樣定義的。

  知更不會也不該對她有任何情感上的期待或要求。錯過了便是錯過。方宸像那個走在沙灘上的女孩,不可能去撿起被她丟掉的石頭。

  「回家吧。」知更輕聲道。

  「電影不看了?」方宸瞥了知更一眼。

  知更起身結帳,「我餓了。」

  *

  床上人影交纏,空氣中飄著水果的酸甜氣息。

  知更貼在方宸的耳畔,咬著耳垂吻道,「……妳寫一本新的給我,我就聽妳的,把它扔了。」

  方宸被他吻得有些發暈,身體還在適應著他的侵入,喘息道,「什麼新的?」

  「新的手札。」

  這個女孩,曾經用盡全力喜歡他;這個女孩,雖然放棄喜歡他,卻甘願用體溫餵養著他。

  她給得太多,相較之下,需索無度的他簡直該下地獄。

  方宸的髮散落開來,在枕頭上和知更的青絲相纏。知更因為情慾的催動,黑紫紋路自心窩蔓延上臉頰,方宸因著歡愉動情,吻上他的頸項間。

  「不要,太累人了。」

  「累?」平常總是順著方宸的知更,只有在床上才會握回主導權。他攬過方宸的腰,指尖輕掠背部蝴蝶骨,引起她一陣顫抖。知更低語,「不會的,一天一頁、不,十個字也好……慢慢寫,好不好?」

  「我說了……我不要。你想看的話,找別人寫去……」

  知更停下動作,手滑到大腿內側,方宸簡直快被逼瘋,忍不住咬上他的肩頭,眼角泛起生理性的淚水。

  「我現在只要你的,宸。」知更埋在她的胸前,吻著柔軟的皮膚。「別人寫的,我都不要。」

  「你混帳--」方宸掉下眼淚,咬牙道,「你找別人寫去,隨便找一個喜歡你的小女生,都寫得出來。」

  「不是妳寫的,我不要。」知更吻去她的淚水,有些可憐兮兮的味道。「宸,好不好?」

  方宸別過頭去,眼淚滑下臉頰,在他懷中融得像攤水,「你……先給我……做完再說……」

  感受到她動情的反應,魘的飢餓感侵蝕了知更的理智,他按捺著衝動。

  「宸,喊我的名字。」

  方宸狠狠咬上知更的嘴唇,嘗到血腥味,帶著惱怒和歡愉,輕聲喊了他的名字。

  「知更……」

  *

  激情過後,知更總是睡得特別沉。

  方宸輕輕掙脫知更的懷抱,見他眉頭一蹙,往他懷裡塞了枕頭。

  她撈過手機,打開遊戲畫面按了幾次活動,歡快的、熱鬧的、柔和的歌曲流洩在室內,方才知更的呢喃細語卻在腦中揮之不散。若是在以前,聽到這句話,她一定一巴掌甩過去,把他踢下床。

  如今的知更,確實潔身自好,請辭了九歌那邊的工作,轉而當了刺青學徒。

  以前那些宅邸的客人,大多將他忘了。

  手札嗎?憑什麼呢?

  方宸看著手機螢幕,方寸裡的角色正對著她說晚安。雖然這些角色沒有靈魂沒有軀體,卻在這段時間給足了她勇氣和溫暖。他們被傷害過被欺騙過,卻沒有放棄自己和他人。一路走來,始終懷抱著希望歌唱著。

  「宸……」

  床上的知更說著夢話,方宸一愣,搖搖頭,不自覺地笑了。

  現在的她無法愛人,但若是單純給某個傻子寫幾行字,倒是不難辦到。

  她叫出備忘錄APP,指尖輕敲著螢幕,一字字敲得極慢,卻十分認真。

  給知更……

  

  <END>

  

  108.05.01

  

點閱: 24

←同分類上一篇|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