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Intensity

「就是這裡了--Intensity。」

悠棠和睦棠一身黑色連帽外衣,低調地排進入場隊伍。他們雖然是雙胞胎,外型的差異卻十分明顯--悠棠將頭髮染成淺柿色,長度只到耳下,笑容帶著令人容易產生好感的純真;睦棠則是染成金褐色,髮尾略長,覆蓋住頸項,自帶一種擅長交際的溫柔氣質。

「Intensity」是一個藝文展演空間,平時做為酒吧營業,也經常租借給獨立樂團或創作歌手演出。酒吧老闆當天會提供無酒精飲料,讓大家盡情享受音樂。空間約莫兩間小學教室合起來大,平日擺滿桌椅,一到了演出當日,就會全部撤除,留給參與者狂歡的空間。

此刻正逢夏日午後,烈日當空,參與者的熱情與期待卻不減半分。周圍多的是年輕女孩,今日演出的歌手幾乎以男性為主,入口處的禮物箱已經被放滿了充滿心意的卡片和手作禮品。

悠棠打開手機確認入場券的QR code,「幸好手機還能使用,鴉哥準備了充電線,真是幫上大忙了。」

睦棠拍了拍悠棠的肩膀,「你會緊張嗎?悠。」

「當然啊,傳說中的Intensity耶,許多素人歌手初試啼聲的場所……也是『Hakuro』第一場個人Live的演出地點。」

兩人相識一笑,在外頭已經隱約能聽見會場內的音響聲,激昂的、溫柔的、繾綣的樂音,帶動著所有人的情緒。

半小時過去,悠棠和睦棠驗票入場得早,得以在舞台前方近距離觀看表演。

場內的燈光昏暗,舞台上的布景以殘破機械和花朵為主,開演前每個人都拿到了一條螢光手帶,上面用特殊漆料寫上了歌手「Hakuro」的拼音。

悠棠去櫃檯向酒保點了兩杯氣泡水,走回睦棠身邊時,眼角餘光瞥見了一道人影。

他指向舞臺右側上方的階梯,「睦棠,你看那邊。」

「嗯?」睦棠轉頭,眼裡一陣驚喜,「雛……也對,她不在才奇怪。」

一名留著黑色短髮的女性身穿這次演唱會的工作人員T恤,手上還抱著類似台本的冊子,一邊用耳機和誰對話著,注視著舞台和人群的目光,既緊張又期待,也充滿感激。

「我們是不是低調一點好?」

「已經夠低調啦,再說今天人這麼多,沒事的,她就算覺得我們眼熟,也猜不到我們是誰。」睦棠笑了笑,「真好,能親自見一見這時候的她,太好了。」

悠棠也勾起微笑,啜飲了口氣泡水。

是啊,太好了。能在16歲生日時,來參加偶像的演唱會,真是太好了。

Hakuro的演唱會進行的很順利,他演唱了許多曲目,除了原創歌曲,也翻唱了幾首經典的流行歌。擅長樂理的睦棠聚精會神地投入樂音之中,悠棠的目光則追隨著Hakuro的肢體動作--沒想到他連舞蹈都能駕馭,又唱又跳,卻不驚不喘,歌聲和動作都保持在水準之上。

演唱會的尾聲,Hakuro手持著麥克風,汗水在頰上閃閃發亮,眼角的櫻花花瓣妝容也閃耀著光芒。

「謝謝各位今天來參與我的第一場演唱會,真的十分感謝!」

他向台下深深一揖,紫色長髮滑落肩頭,在身側擺盪出一道柔軟的弧線。

台下粉絲們紛紛高舉雙手,手環上的櫻瓣圖案閃閃發亮,營造出宛如夜晚裡飄落櫻花雨的視覺效果。睦棠和悠棠也在其中。

「其實呢,今天還是我雙胞胎兒子的八歲生日,雖然他們無法到場,但我想邀請大家,一起為他們唱生日快樂歌。有你們的祝福,想必他們一定能順利平安成長。」

台下一片譁然,睦棠和悠棠面面相覷。

「這麼大膽?」悠棠一臉擔憂。

「偶像當眾公開這種訊息,會被丟螢光棒的吧?」睦棠開玩笑道。

身邊的鼓譟很快平靜下來,紛亂的櫻花雨也靜止不動。一聲聲小小的「生日快樂」不知從哪傳出,接著像是骨牌效應,越來越多的生日快樂蔓延開來,充塞滿整個展演空間。

Hakuro臉上綻放笑容,「謝謝各位,那麼,請各位和我一起唱吧,如果可以的話,也請舉起你們的雙手,用櫻花給予他們祝福。」

Hakuro溫柔低沉的嗓音起了第一個音,清唱起生日快樂歌,旋律雖然簡單,但每一個字、每一個音符,都深深敲進在場所有人的心中。希望這對雙胞胎能平安成長、度過所有難關和險境。

睦棠和悠棠為這個畫面深深震懾不已,兩人不知不覺間牽住了彼此的手。

「睦……」

「嗯?」

「不管回去後要面對什麼困難,我都想和你一起度過未來的每一個生日。」

「這不是早就約好的事情嗎?」睦棠笑了笑,擦去弟弟臉上的淚水,「真是的,還是這麼愛哭。」

「還說我,你不也哭了?」悠棠回嘴道。

「這是汗喔,人太多了,太熱了--」

唱完生日快樂歌之後,Hakuro獻上最後一首歌曲作為答謝和結束。雖然直到演唱會結束,悠棠和睦棠都沒有和他或那名女子對上眼或說上話,但他們依然覺得不虛此行。

因為他們已經獲得了最好的祝福。

<END>

108.07.29

點閱: 23

    ∥|同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