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03 公車禮讓

Last modified date

#子判 #青城

  下班時間,正在等公車的青城單手拎著登山包,望向天空,蒼白雲彩染上紫紅色,猶如顏料被打翻一般濃重鮮豔,這座城市已經入秋,街上仍不少人穿著背心短褲,試圖假裝捉住夏日尾巴。

  而他一年四季除了規定穿著制服的工作場合以外,私服均以黑色襯衫和長褲為主,髮型不染不燙,總是予人乾淨整潔的印象。

  公車靠站,乘客排隊依序上車,他舉步向前,眼角映入一名灰髮青年,和他同樣要上這班公車。灰髮青年名為子判,戴著白線耳墜,身穿墨色大衣和淺灰圍巾,衣扣是少見的手作中國結,樣式繁複精巧,手上還捧著一只長型木盒,從盒蓋中央的玻璃隔層來看,裡面似乎放著白色南瓜。

  青城視線落在他一頭灰髮上,四目相交--子判的紫紅雙瞳,讓青城聯想起剛才的落日天幕。

  青城隨口道,「你這髮色挺好看,哪邊染的?」

  「天生的。」子判微笑。「你的手機吊飾也挺別致,石頭做的……粽子?」

  「那是消波塊。」

  兩人沉默半晌,輪到彼此上車時,青城退後相讓。

  「你先請。」

  子判挑眉,溫文爾雅地欠身致意,「謝謝。」

  青城拉著吊環倚窗而立,子判在他左側的博愛椅落座。

  「那是博愛座。」青城提醒。

  「我自認還是很博愛的。」

  「……」算了,反正車上也沒有老弱婦孺需要讓座。

  同樣都是黑色系的著衣風格,青城的處之淡然很能融入市容一角,令人無法覺察;子判卻不然,一身黑衣也不改他如沐春風的雅致氣質。

  「青城先生。」子判輕聲道,語氣委婉,「我這回來處理私事,不會逗留太久,能否請您收起殺氣?」

  青城的視線隨著車窗外的景物起伏,「我們見過嗎?」

  「有過一面之緣。」

  「哦,你是……那回來幫忙收拾善後的年輕判官……我想起來了。」青城陷入回憶,輕叩登山包,「那個男人在我轄區內殺人又自殺,我本想有些問題要找他釐清,卻被你強行帶走,罷了……他現在過得好嗎?」

  「過得還不錯,轉世後開了間燈具店,我此行就是來跟他拿燈的。」

  「太好了。」青城溫和地笑了笑,眸光一暗,「我改天再去找他敘舊。」

  子判皺眉,「別鬧出人命……他這一世得來不易。」

  「判官大人,我看起來像是這麼衝動的人?」

  「當然不是,你身為這裡的城市管理者,最是知道平衡與分寸了。」

  經過了幾個路口,子判伸長了手正要按下車鈴,青城卻早一步替他按下。

  「是我疏忽了待客之道,讓我送您一程吧。」

  「不敢不敢,我自己來就好。」子判客氣道。

  公車到站後,青城目送子判走入車站人潮,車門關閉,他輕輕笑出聲。

  「真是一趟意外的收穫。」

  <END>

  因為這兩個人很像所以寫了寫互動。

108.11.05

點閱: 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