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09 寂意|見死不救(R)

Last modified date

#寂令 #紅意

  被喜歡的人見死不救是什麼感受?那叫一個生不如死。

  紅意從千呎高的懸崖落下時,寂令冰冷輕視的眼神,頓時讓她放棄求生意志,恨不得摔個粉身碎骨,化成鬼魂來糾纏他下半生。

  身軀沿著凹凸不平的岩壁滾落,她下意識保護頭部,尖銳石礫刮傷肌膚,手臂和小腿撞擊出大深可見骨的傷口,她幾乎暈眩過去。

  山壁下方是一片參天樹林,蓊鬱茂密的枝葉減緩她的墜落速度,剛下過雨的泥灘形成緩衝墊,讓她得以苟活殘喘,但全身上下卻找不到一片完好處,傷況慘不忍睹。

  紅意的意識中斷片刻,被森林深處的狼嚎喚醒。

  天不從人願,她活下來了,而且真的生不如死。

  當時垂落懸崖邊命在旦夕的,除了她以外,還有寂令的未婚妻。寂令瞥了她一眼,將手伸向另一邊,放棄了她。

  畢竟是重要的未婚妻,這是理所當然的事。紅意想要自嘲一笑,卻咳出血,胸口沉重,呼吸困難明明哭泣無濟於事,她卻任由淚水爬滿腮。

  紅意想起了家人,想起了師門,依寂令的性子,肯定不會放過他們。

  混濁的泥灘被鮮血染紅,她秉持著求生本能,往山壁下方的一處凹洞爬行,雙手疼痛不已,但要是繼續暴露在外,指不定剛才的野獸就會循著血腥而來,將她拆吃入腹。

  還想活下去。

  還想要感受人類的溫暖。

  寂令……會不會派人來救自己呢?

  天空上方掠過一道金色影子,下一瞬,雷電伴隨著燒焦氣味落在面前,從金色的霧氣中走出頎長身形的黑髮青年。

  紅意呼吸一窒,心中燃起希望。

  「寂--」

  青年冷眼俯望紅意,用靴子輕踢她的四肢確認傷勢,然後朝骨折的小腿用力踩下。紅意發出慘叫,痛得五官扭曲,不停往後退直至撞到山壁。

  「不……好痛……」她孱弱地求饒。「求求你……放過我……」

  寂令面無表情,「妳對我下藥、強上我的時候,怎麼不是這種態度?」

  紅意還以為他是來找自己的,心情從天堂墜入地獄,她寧可直接摔死,也好過現在被他凌遲羞辱。

  寂令加重力道,痛得紅意雙手亂揮,捉住他的衣襟,口齒不清地哀嚎著。鮮血染上他的衣裳,而他毫無反應。

  紅意捱過這陣痛楚,心一橫。

  寂令看出她咬舌自盡的意圖,右手按上胸襟,引來雷電朝心口劈下

  紅意全身痙攣,弓起腰,口吐白沫暈了過去

  ***

  --如果每個人都是一本小說,她大概是最悽慘又活該的主角吧。

  紅意醒來後,腦內殘留著這樣的聲音。她渾渾噩噩地審視環境--這裡裝潢雅致,用上許多淺金色的塗料和織品,處處透著主人的高貴。而自己也被換上乾淨衣物,許多傷處也得到妥善包紮。

  這種風格,她只想得到一個人。

  她忙不跌地跳下床,左腳還纏著繃帶和夾板,只好將重心放在右腳上,一下下地單腳跳躍,往門口--不對,還是跳窗好了。她一攀上窗臺,金色雷電啪地劈在她指尖旁。

  寂令站在門口,長袍華衣,輕揮右手,房內的門窗瞬間架上肉眼可見的結界,電流聲滋滋作響,使人頭皮發麻。

  紅意腿一軟,靠著牆跌落在地,四肢並用地爬到牆角,盡可能遠離他。

  寂令面無表情,看不出喜怒,單手挑起她的下巴,冷冷一問,「為什麼要騙我?」

  紅意腦袋一片空白,身體不住發顫。失去意識前,寂令凌遲她的畫面還歷歷在目,她怕自己撐不過去。

  「不說是嗎?」寂令俊美的五官一笑,單手把她拎起,拋向床鋪。

  床鋪柔軟,但紅意卻被他的力道震得頭暈目眩。

  這個人,完全沒有憐香惜玉的打算。

  紅意下意識地往床頭爬去,寂令壓上來,按住她的腰。

  「看來要讓妳回憶一下。」

  紅意身上只有一件單薄睡裙,寂令輕而易舉地截獲她的柔軟胸乳,大掌肆意揉捏,掠過乳尖時,紅意忍不住輕顫。

  「怎麼?哦,對,妳比較喜歡在上面……」

  寂令扶住她的腰,讓她翻過來坐在自己身上。

  紅意這時才驚覺,自己連內褲都沒穿,陰戶就這樣緊貼著他的衣物,滲出了濕意。寂令的大掌摟住她的臀部,柔軟和堅挺摩擦著,體溫逐漸升高。

  紅意無處可逃,這個姿勢壓迫到左腿,她痛得冷汗直流。

  寂令伸手探入她的睡裙,揉捏大腿內側,找到蜜蕊按壓,長指在穴口徘徊挑逗,感覺到越來越多濕潤流出,食指和中指長驅直入。

  「唔……」

  「有感覺了……嗯?」

  紅意咬著下唇,盡可能不要讓自己被快意牽著走。

  寂令的長指在蜜洞裡抽送,不實刺激蜜蕊,紅意即使抗拒,也無法控制身體的反應,在他的刻意撩撥下達到高點,眼角泛出淚水,雙頰潮紅。

  「夠了……」

  「打算說實話了?」

  紅意轉過頭,不想去看這名她曾經深有好感的男人。陰道內壁因剛達到高潮而一陣陣收縮,但寂令尚未撤出長指,他刻意用大腿撞了下紅意的傷肢,她疼得身體一顫,夾緊了他的手指。

  寂令雙眼微瞇,耳墜亮起,他撤出長指,牽出一條淫穢的絲線,他鬆手將她拋在床上,整了整衣裝。

  「算妳運氣好,我晚點再來聽妳的答案。」

  寂令這一走,就是三天。

  <END>

108.11.24

點閱: 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