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S|霜臨(03)

青燕自認輸出技術不差,反應也很快,在六人副本中經常負責坦王,但要求團隊合作的最新十二人副本渦流寺,基於輸出和機制的限制,他拉不住王的仇恨,屢戰屢敗,門派團也就這麼暫時散了。

「花錢弄顆魂不就好了?」課金大戶臨乎提供了建議,不切實際。

「兩萬三,你贊助我啊。」青燕懶懶地答道。

他向來佛系,有本就打,有團就蹭,如今沒了拓荒團,他也落得輕鬆。然而臨乎見不得他這樣鬆散,去路邊給他找了個小徒弟,他的養老生活只好再往後推遲一段時日。

所幸這個小徒弟奮發向上,好學勤勉又尊師重道,青燕帶得挺有成就感,也廢得很愉快,簡單的日常活動都掛在副本入口,厚顏無恥地吸他的進度。

自從上一次遊戲改版出了仇恨點數後,不管哪個職業都能輕鬆拉住王的仇恨,於是青燕所在的休閒門派,又燃起了拓荒的鬥志。徒弟夜曇的裝備和技術在這段時日提升不少,被他塞進了門派拓荒團內。

渦流寺的主坦工作不複雜,花費一段時間專注熟悉後,團內的進度突飛猛進。沒多久,他們便順利拓過了尾王,進度雖然比其他一線玩家還慢,但門派成員們還是感動得一蹋糊塗。

有幾次青燕忙於現實生活,向門派團告假,那幾週門派便跟著休團。他心想也該有個副坦了,免得他請假大家就少賺一週,挺浪費的。他半夜上線後,點開門派名單,看到小徒弟夜曇在線上,便把他抓進了隊伍。

「徒兒,你現在F12矛將軍結算傷害有多少?」

「我按照師父說的努力練手法,上回去測,有50萬上下了喔!」

「想不想練坦王?」

「坦……什麼?孵育場的王嗎?」

「當然是--」

青燕本想叨念一下這傻徒弟,但想起門派拓荒渦流寺的初期,每次倒坦重來的景象,他便有些不忍讓夜曇經歷那種巨大壓力。他本身厚顏無恥,手滑放空滅團,對他來說是家常便飯,也不在乎門派成員的觀感,反正門派要是能找到其他坦職,大不了換掉他也無所謂。

……還是算了。

「嗯,走,雙飛熟練孵育場,給你坦。」

「但是我還不會看王的招啊,師父真的要讓我坦嗎?會RE很多次喔。」句尾還加了哭泣的表情圖案。

「沒事,我陪你。」

雖然青燕平日當多了廢人師父,但他卻願意花一整晚教徒弟每個新副本的細節和技巧。這也是夜曇始終對他抱存一份敬意的原因。他從來沒有因為夜曇的各種失誤而顯示不耐過,總是淡然說著再來一次。

兩人就這樣雙飛了一整晚,直到天亮才終於順利通關,也迎來了金光,正好給夜曇拿個新手套。

隔天渦流寺開團時,一王成員們有些小失誤,而重來不少次;到了尾王時,已經比上週進度要晚了兩個小時。指揮念了失誤的幾個團員,原本嘻嘻哈哈的團員們,也有些沉默了。

「有人12點要撤,現在11點40分,希望能一次過尾王,不然這週就這樣了。」指揮不悅地提醒道。

青燕只管做好自己的工作,團員們的失誤基本上與他無關。

黑風魔女開打後,青燕全神貫注在每一次的擊倒後正反衝走位,在要壓進70%特殊機制前,那一次斷招卻突然有人給了虛弱,導致他的人物被魔女掐死。

團員們陷入慌亂,指揮看了看飛上天空的魔女,要大家先做好工作,並指派團內的召喚師優先讓貓咪去對青燕進行復活。然而復活的過程並不順利,貓咪被蜘蛛給炸死,就在機制即將結束、魔女落下前一刻,青燕注意到尾王黑風魔女的仇恨對象轉移到夜曇身上,想必是前一晚坦孵育場時,就沒有把仇恨卸掉了。

「要RE嗎?」團員詢問,指揮也正在猶豫。

青燕思考半晌,直接打開隊伍通話。

「不用RE,讓夜曇坦,我現場聲控。沒問題吧?徒兒?」

青燕沉穩的聲音透過耳機傳到夜曇耳裡,夜曇繃緊了神經,想起前一晚青燕教他坦王的過程,他沒有退縮,打開了語音答道:「好的。」

夜曇操縱自己的角色預先走到定點準備,一邊等候青燕指示。

「站在10點鐘方向預備,你平常有看我在坦的話應該知道……對,沒錯,就是像現在這樣,背對牆面對王,讓屈辱落在主坦那側,然後走位到對面,你裝備沒上來不要硬吃屈辱,扣血會死。」

「前揮三下後TAB或QE抵抗擊退,嗯,很好,沒錯,繼續輸出……再一次前揮三下後準備斷招。我們的輸出不太夠,待會要下擊倒,別緊張,聽我指令。」

夜曇憑藉著青燕的指示,按部就班渡過前幾個攻擊迴圈,接下來是黑風魔女主坦最難的工作。雖然平常有在觀察青燕的走位和技能施放順序,但這次突然推上前線,他腦袋竟有些空白。

擊倒後,要走位往後,判斷王頭上的對話,然後--

「是反衝,按2突進,貼王後Q到王背後,王往你剛才的方向衝了,沒錯,再來轟雷斬貼近她,馬上E到背後拉屈辱半圓……對,做得很好。就是這樣。」

指揮心臟都快停了,忍不住大聲問道,「貓咪到底救活青燕了沒啊!」還破音。

剛問完,青燕就復活了,沒想到剛好在王的背後,一個擊退來不及抵抗走位,就被拍飛到即死線上。

「沒事,我又死了,大家繼續。」青燕涼涼地說道,「徒兒啊靠你了,反衝你都會了,正衝很簡單的。」

「等等、慢著,可是我還是不太會--」夜曇緊張到聲音都有些啞了。

青燕繼續用聲音指揮夜曇的動作,一邊幫忙提醒要下擊倒還是暈眩,總算讓大家捱到了40%,進入下一個特殊機制。而在進機制的空檔,即死區會短暫消失,指揮再度聲嘶力竭地要召喚師趕快去把青燕救活。

40%以下除了正反衝以外,還會有大蜘蛛,需要更熟練的臨場反應。都走到這一步了,沒人想要在這邊RE。

所幸青燕這次順利被救活了,大家暗暗鬆了口氣。

「徒兒,待會一樣站10點不要輸出,讓我把仇恨拉回來。」青燕淡淡說道,接著便關了麥克風。

青燕復又接掌主坦的工作後,接下來的過程便順利許多,斷朝、走位、團保、蜘蛛的殲滅,一切都精準到位。總算有驚無險地一次通關了黑風魔女。

「哇,小夜曇登大人,以後也可以坦王啦!」

「青燕請假時就靠你了,沒想到主副坦都是燐劍,嗚嗚嗚嗚偉哉燐劍……」

「乾脆以後就讓夜曇坦吧?蠻有天分的反應也很快欸,而且青燕工作這麼忙,讓你多多表現啊。」

團員們起鬨著要換主坦,不知道有幾分真心有幾分玩笑。

「師父不在的話我不坦。」夜曇打出這一段話,「他才是主坦,沒有他的話不會這麼順利。」

夜曇很少打字不帶表情符號,有些人注意到氣氛不對,馬上打哈哈道歉帶過,說著反正來日方長、有的是機會云云。指揮這次也把主坦的仙丹結晶給了夜曇,他氣得差點按下退隊。

「這次主坦明明是師父,為什麼要給我仙丹結晶?」

「你臨時上陣,給你壓壓驚用的。」

指揮四兩撥千金地帶過,分完寶物和薪水後,大家各自散去,只剩下青燕和夜曇還在場內。

「仙丹結晶對我來說根本沒差,好端端地怎麼氣成這樣?」青燕看著畫面上的小人物彎腰甩尾,懶懶地問道。

「……倒坦又不是師父的錯,明明是你及時指揮讓大家不用RE,為什麼卻是我拿走酬勞?不公平啊。要是因為這樣換坦,我就不打了。拓荒的那段時間是最辛苦的,從零開始熟悉王的攻擊動作和特殊機制,我的環境和師父根本不能比……才不是我比較有天分,是你教得好啊……」

「不過就是臨時接坦而已,怎麼鑽起牛角尖來了。」青燕頓了頓,「我教得好是事實,但你若不是平常就有在留意我的動作,怎麼可能有辦法這麼迅速反應?」

「我這是……我喜歡看師父坦王。」

「坦王好累的,你讓我早點退休啊。」

「師父教會我後,我可以幫你坦王讓您休息,但這是出於我的自願,而不是被其他人拱上來取代您的。而且,未來拓荒其他副本時,我也希望主坦是師父,我只想看著您的背影學習坦王。」

夜曇又打了一長串,青燕看了忍不住失笑。他這徒弟真的是愛護師父到了極致。

就算下次拓荒新副本,指揮堅持要讓夜曇主坦,他也不會同意的。基於保護徒弟的心理因素,他不會讓他一個人去面對來自其他十人的壓力。

想當初還是個搞不清楚WC這些暗語的傻楞新手,如今卻能在突發狀況下,坦黑風魔女坦了一段時間,還成功走完正衝和反衝。他這徒弟真的讓他挺驕傲的。

「好啦,我答應你,今天的每日還沒解,我們走吧。」

「是,師父。」

夜曇按下遁地,看著畫面過場,他向後癱在電競椅上,摘下耳機揉了揉太陽穴。

他還有個的原因放在心裡,要是說出來,怕是會被師父丟進黑名單。

那就是--夜曇很喜歡被青燕聲音控制的過程。

<END>

最後一句有各種含意,我想開車啊(氣音)

108.11.18

點閱: 52

←同分類上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