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世|平安夜

  培初為了養魂,在冥府住了一段時日,睡著的時刻偏多,生活起居幾乎全仰賴紋零打理。

  臥室中央的水池散縈繞著幽白浮光,培初靠在池邊,指尖輕輕撥弄水面,盪漾出圈圈漣漪,白色光點圍繞著他的指間嬉戲。

  紋零端著剛燉好的青蔥白粥進房,培初聽到腳步聲,仰起頭,表情又驚又喜。

  「好懷念啊,自從被零送去鴉世後,就幾乎沒有吃過你做的料理了。」

  其實兩人的體質並不需要進食,多半是為了品嘗味道,或是和他人互動才會吃東西。

  紋零舀了幾口吹涼,餵他吃下。白粥清淡,只灑了鹽巴調味,但培初將之視為珍饈,在口中細細咀嚼品嘗著,神情認真,嘴角揚起幸福的弧度。

  「你真是……越發像個孩子了。」紋零失笑。

  「零也是,越來越喜歡笑了。我喜歡你的笑容,你應該多笑一點的。」

  若是在以前,紋零肯定會皺眉回答「沒事為什麼要笑?」,如今卻只是淡淡應了聲好。歲月在他身上鑿出痕跡,和擷憶使、雛使們相處久了,他逐漸懂得如何表現溫柔。

  吃完粥之後,紋零把空碗擱在一旁,他拿了條毯子來,蓋在培初身上,頗有要哄他入睡的意思。

  「吃飽睡、睡飽吃,阿零,你這是在養豬,不是在養魂。」

  門口出現一道銀鈴般的清脆聲音,是曾經來看望過培初的妙齡女子。她手持魂燈,依然一身烈火似的紅袍,銀髮短削,露出了兩耳的彎月耳環。

  「我一直很好奇,妳是誰呢?」培初發問。

  紋零向她伸出手,示意她過來坐下,唇角帶著笑意,「叫她百合阿姨。」

  百合用燈杖輕敲他的手,怒嗔,「沒禮貌。」

  「百合是我以前的舊友,在造出鴉世之初,本想親自走一趟看看世界,不料卻差點被天地間自然生成的渾沌所弒,她護了我幾次。為了讓世界穩定下來,我創造出鏡子,將渾沌置入其中……這才有了你們,十四鏡神。」

  這個故事培初聽過許多次,他們是祭品--為了讓世界不斷毀滅再重生的齒輪。

  初誕的十四世界能量四處流溢,造成不少氣候異變,紋零分身乏術,所以持鏡收納無形的渾沌之核,孵育出鏡神,再將他們置入世界,用以調節能量。

  因而絕大多數的鏡神都恨他、漠視他、恐懼他,只有培初在難過之後接受了這件事實,並且在殘酷的輪迴中活下來。

  他對紋零來說,是極其特別的孩子。

  「所以百合姐姐,也是鴉世人?」

  「是唷,我是土生土長的鴉世人,可能……比你還要大幾歲。」百合在他們身旁席地而坐,托著雙頰,氣質颯爽,「聽說今天是你生日,紋零只送了粥,真的很沒意思。來,這個給你當見面禮,冥府物資缺乏,希望你不嫌棄。」

  百合攤開手掌,掌心躺著精巧燈籠,黑色烏鴉剪影栩栩如生,在裡頭振翅飛翔。

  培初愣了愣,血紅雙眸染上喜悅,捧過燈籠,端視著每一條紋路和點綴,「好美的燈籠,謝謝百合姐姐,裡面有著『鴉』世的『鴉』呢……好高興,我第一次收到紋零以外的長輩送的生日禮物。」

  百合對長輩兩個字似乎想反駁什麼,但紋零看出培初臉上的疲態,打斷了她,伸手撈過鴉影燈籠懸掛在床頭,表情波瀾不興,拍了拍他的頭。

  「該睡了。」

  「我還想和百合姐姐聊聊,年輕時的紋零是什麼樣的--」

  「醒來再聊。」

  「我會一直待在冥府,等你精神好點,我再來陪你聊聊天。」百合溫和地笑了笑。

  「好吧……」

  紋零在他額上落下一吻,蓋上被子。就像千年以前,培初剛誕生不久,紋零對他的悉心照護一樣,令他感到懷念而安心。

  紋零在耳邊輕輕喃道:

  「生日快樂,培初,我的第一個夢想……」

  

  <END>

  108.12.25

  

點閱: 14

←同分類上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