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S|寂云(01)

#2020跨年賀文

  –

  今晚是跨年夜,寂夜婉拒同事的邀約,下班繞去速食店訂了雞塊分享餐,再去飲料店點了桶裝無糖去冰的雙Q青茶,一回到家便打開遊戲。

  金髮長辮、淺色狐狸少年站在冰雪村大樹下,身穿淺藍冬羽袍--這件原本是昂貴的比武實體賽限定服裝,後來卻被當成活動福利,讓當時高價購入序號的玩家罵了好一陣子。

  寂夜這件也是去現場觀看比武實體賽而得來的,但他卻不覺得有什麼不公之處,反正遊戲對他來說只是打發時間罷了。早買早享受,晚買享折扣,沒有任何影響。

  他打開門派名單,上線人數一隻手數得出來。這是休閒門派,玩家可以來去自如,每天成員人數都有變動,他懶得管理門派,不主動收人也不主動帶人,一切佛系隨緣。

  曾經被汲汲營營於副本裝備的燐劍夥伴們調笑,玩遊戲到底為了什麼?

  「只是喜歡有個過節的氣氛。」他這樣答道。

  寂夜是北部人,一個人南下工作,說不孤單是假的,因而安裝了網路遊戲。白天的工作昏天暗地,但他跟著遊戲的活動更新進度,過起日子倒是有條有理。

  一個人過不起來的節日,全靠遊戲來補足氛圍了。

  「沒去跨年?你再掛網下去都要變NPC了。」青燕陪徒弟來冰雪村拍照,路過時看到他,密了這句過來。「怎麼不乾脆去釣魚?還有光輝石可以拿。」

  「在等人。」寂夜惜字如金。

  「哦,你約了人啊?」青燕的語氣曖昧了起來。「是那個鬥士小夥子?」

  「嗯。」

  「今年冰雪村沒有聖誕樹,你們要不要約其他地方啊?這裡多沒氣氛。」

  「沒差,反正他不會來。」

  青燕一愣,和徒弟對看一眼,發送組隊邀請,「那你等心酸的?走走走,我們去打本!我徒弟在,你可以放心當屍體療情傷。」

  「……」他無言以對,直接按下拒絕。

  「你們去吧,我想靜靜。」

  青燕又念了他幾句,朝胡亂寂夜塞了幾顆煙火,說是讓他跨年時慶祝用。

  是啊,往年這裡都會擺聖誕樹直到跨年,寂夜和他還在榭寄生下開玩笑似地許過願。當時許的願是什麼來著?

  寂夜靠著大樹坐下,旁邊是溫暖的火堆,NPC們正烤著火千篇一律地閒聊著。

  --但是對方退坑了。

  不管怎麼等,都不會有人來了。

  今年,此處無聖夜。

  時間越來越晚,另一個螢幕正在播放歌唱年會,雙方隊伍都已經表演完畢,現在齊聚一堂共同等待倒數。電腦前的寂夜裹著懶人毯,雙腿貼在胸前,一邊忍耐睡意,一邊在心中準備五分鐘後的倒數。

  窗外亮起了一團團絢爛煙火,他走到窗前欣賞,這時手機卻震動了起來。

  他愣了愣,接起電話。

  「喂?」

  「在幹麻?」對方問道,語氣閒散。

  寂夜呼吸一窒,哽著聲音淡淡道,「看煙火。」

  「難怪,我密你都不回,遁地到冰雪村換了好幾個頻道才找到你。」

  「什……」

  「說好了要一起跨年不是嗎?」

  去年他們在榭寄生下開玩笑的許願,兩個邊緣人如果都懶得出門,那麼來年,就一起在線上跨年吧。寂夜原本以為他退坑後,理當就不會把這個隨口的約定放在心上。

  寂夜回到電腦前,果然看到一名身穿藍色露肩長袍、酒紅色短髮的盡族青年,舉著貓掌大劍站在自己人物身旁,用力揮砍著空氣,背上那對粉紅色翅膀不斷飄落粉晶和花瓣。

  「你是混帳嗎?」

  「混帳才不會上線找你跨年,而是在你睡著時才打過來喊你起床上廁所。」

  煙火越放越肆意,節目上的藝人們開始齊聲倒數,寂夜和云衛還保持著通話,他們兩人都沒有出聲,一起看著遊戲上的對話視窗,世界頻道已經開始有人偷跑在喊新年快樂。

  三、二……

  「新年快樂。」云衛語帶笑意,輕聲說道。

  「……新年快樂。」

  寂夜拿出青燕給的煙火炸了幾發,並按下截圖鍵,將兩人的身影留存在這株大樹下。

  

  <END>

  

  109.01.08

點閱: 24

←同分類上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