紋世|北風.雨.太陽Ⅱ追日(02)

  #BL

  –

  

  太陽最近有點反常。

  北風經歷綠本家一事、追蹤縷人數月無果、被反將一軍後,便回來蓼莪居繼續當他的死大學生。

  當然,太陽也回來了。

  看慣了追著縷人跑的太陽,如今說放棄就放棄,絕口不提縷人的事,積極投入大學課業及模特兒兼差中,這個轉變令蓼莪居所有人詐舌不已。蓼人亦是嘖嘖稱奇--畢竟當初要不是太陽有意討好他,他也不會卸下心防,告知他縷人的去向。

  而促成太陽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的箇中原因,只有北風知道。

  ……大概吧。

  那天北風早八的期中考睡過頭,吃完早餐索性去睡回籠覺,太陽本來要去拍攝時裝雜誌,跨上機車前,抱著安全帽想了想,又回到屋裡順手把北風叫醒。

  北風一臉睏容,罵道:「你神經喔?」

  太陽把備用安全帽塞給他,說道:「起來換衣服,我載你去學校。」

  「有意義嗎?橫豎只是讓我們來體驗學生生活而已,沒必要那麼認真吧。」

  北風把自己塞回被窩,用枕頭摀住耳朵。

  在綠本家被關了這麼久,僥倖重獲自由他確實是樂壞了,忙著吃喝玩樂。接著前陣子發生那麼多事,他尚未從心靈導師縷人欺騙他們的打擊中緩過神來,陷入自暴自棄的輪迴,更加無暇顧及課業了。

  以前是仗著紋主身分,有近千年的生命可以揮霍,並不介意多繞些路;現在恢復人類身分後,人生不過短短百年,費力執著的事物,終有一日會塵歸塵土歸土,不如蒙頭大睡一覺。

  太陽沉著聲:「阿風,你要是被當掉退學的話,我肯定寫信給縷姐告狀。紋島可沒幾所大學可以念,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珍惜這段時間。」

  「少說笑了,縷姐寧可拿我的命來攔住你繼續追她,哪還會把我們放在心上啊?」北風側著身子,張狂地笑道:「還是說,你在可憐我?就因為我是凡人生命有限,日紋紋主好心施捨於我?真是謝謝你啊。」

  太陽皺眉。這樣的北風他並不陌生,當年三人敬重縷人離開前的承諾,不敢懈怠,北風也只是勉強收斂住頑劣貪玩的性子;而今縷人毀約在先,北風自然肆無忌憚。

  「我要怎麼做你才信我?我只是……」太陽斟酌用詞,「希望你好好過日子。」

  北風打了一個呵欠,灰色雙眸眨著生理性淚水,話音含笑:「有本事你就放棄紋主的身分啊,陪我當個普通人,這樣才有意思。」

  北風知道他辦不到。

  日紋紋主之於紋島,重要程度不亞於兩位初代鏡神。即使目前盛世和平,紋主們隱居在人群之中,但難保裏島或是哪支叛軍不會哪天捲土重來,屆時還需要他前去協助平亂。

  北風聽過他上古時期取得日紋、浴血奮戰的經歷,甚至被後人作為史詩傳頌。太陽這麼有責任感、一心一意的人,絕不可能為了一己之私,放棄日紋紋主的身分。

  兩人之間沉默不到三秒,太陽大笑出聲。

  「你不知道?」太陽挑眉,笑得可燦爛了,「噢對,我忘了,你不是紋主,自然感覺不到……」

  太陽彎腰,撩開劉海,額上的日紋印記已然完全消失。太陽耳朵上的鮮紅耳墜晃蕩,彷彿在嘲笑北風的膚淺。

  「我向雛月請求,讓我卸任紋主身分,她也允了。」

  空氣一瞬間凝結,北風臉上的笑容剎時消失。

  「你--」北風從沙發上一躍而起,揪住他的衣領,氣急敗壞地大吼:「他媽的你白癡嗎?自願放棄紋主的身份?要付出多少代價,你看看我這副模樣,你還不夠清楚嗎?」

  「這樣一來,能夠陪我喜歡的人一起變老,共同度過餘生百年,很划算。」

  「你追縷人追了幾百年,如今說喜歡我?」北風氣得發顫,「你當我傻子啊?」

  太陽回握住他的手,定定道:「你確實傻。追了我這麼久,你不就是圖個兩情相悅嗎?如今你卻要把我推開?你才傻吧。」

  與他們稍微熟稔的人,都知道北風喜歡太陽。

  太陽這樣明朗如暖陽的人,卻在談及喜歡的縷人時,一瞬間露出宛如黑洞般空虛而脆弱的表情--就是這樣的反差,讓北風的心繫在了他身上。

  因為北風知道,這份感情不會得到回報,他可以放心宣洩、恣意浪費。

  太陽即使拒絕他了,也依然對北風與陰雨一視同仁,不曾因此疏遠或親近哪一方。越是這樣中立的溫柔,讓北風越陷越深。

  上回北風被毒蛇咬傷,太陽為了救他,俯身在腹部傷口上吸出毒液的畫面還歷歷在目。明明他有其他紋符可以使用,偏偏選了這種方式。

  「你喜歡我哪裡啊?我值得你這樣做嗎?用這種方式證明你的決心,你對得起其他人嗎?紋島怎麼辦?你對你的部族的承諾怎麼辦?裏島哪天又打上來,你要眼睜睜看著大家被殺嗎?」

  北風崩潰了。

  他的風紋紋主身分,是被綠本家家主強行取走的。當下他很冷靜,甚至笑著說反正他也不是自願擔任紋主,如此一來再也不用被人當作魁儡,但太陽和陰雨心知肚明,他比誰都要痛恨這件事,也不許人提起。

  「你明明是最適合的人,放棄了這個身分,下一個紋主肯定--」

  「--修羅。」

  北風宣洩到一半,被太陽的聲音喚回些許理智--那是他們千年前的原名。在成為紋主後,紋符的強弱勢基於人心及信仰,為了強化力量戰勝敵人,他們將身為人類的名字給捨棄。

  太陽按著他坐下,好笑地看著他,「你該不會連自己的名字都忘了?」

  「你才忘了,你全家都健忘,白癡初日。」北風聲音微顫,腦袋還在天人交戰。

  「你以為我這幾百年來,都無動於衷?朋友的喜歡和戀人的喜歡,我還是分得清楚的。」太陽撫摸著他的耳垂,金色的眼眸明亮而熾熱,「我追著她,只是要一個答案而已。縱然一個人再長情,也不可能追著一道背影如此之久。至少--我不能。」

  「不,你分不清楚。肯定是幫我解毒時,沒把毒清乾淨,把你的腦子給毒壞了。」北風喃喃道,無力地抵著他的肩膀,「白癡,這下子,你只剩下日紋暖符了……小雨怎麼辦?小蓼也弱不禁風的……」

  「你老說暖這個紋符最實用,不是嗎?」太陽低聲笑了,「爰,引也,援引之意。不論我是什麼身分,只要你們需要,我都會援助到底。」

  北風恨恨地咬住太陽的手臂,太陽眼睛眨也不眨,輕撫著他的背。

  「修羅,抱歉,讓你忍耐了這麼久。」

  一滴、兩滴……淚水從北風的眼眶滿溢而出,他緊咬著牙關,不讓自己哭出聲。

  太陽攬他入懷,閉上眼,「說到底我也是自私的,要是不能與你相伴,再長的壽命對我來說都沒有意義。我已經受夠漫長的追逐或是等待了。」

  太陽在北風的額上落下一個吻,「能夠和你一起慢慢變老,便已足夠。」

  

  <END>

  105.06.21→109.05.19

點閱: 26

←同分類上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