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37 加冕

#黑雛月 #紋零

  --我無法,深深愛上別人。

  當年還是國中生的我,下課後沒有馬上回家,站在橋頭,望著底下的車水馬龍,落日將天邊描上橘框,紅通通的,像極了考卷上的批閱痕跡。

  考差的時候、考好的時候、挨罵的時候、領獎的時候,學校及家庭構成了我的喜怒哀樂。我有暗戀的同學,也有重視的家人,但他們總有一天會離開我。

  只有創作不會。

  在我常去的文學網站中,有個作品是關於逢魔時刻「黃昏」的故事。就在夕陽餘暉被地平線收束的那一刻,周圍瞬間鴉雀無聲。

  我想,是我的聲音讓他回應了我。從那時候起,我便偶爾會與「他」說上幾句話。

  創作其實是我一個人的事,但我還是拉扯出了另一個創世神的形象。

  他和我不同,他凝望且深愛萬物,每件事都有存在的理由。而我需要一個只有我能去創造、也只會凝視我的的世界,讓我在塵世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告訴我這些事情有什麼意義,進而認識這個世界。

  於是我透過筆和鍵盤觸及「他」的領域,延展出了十四世界和紋字雛型的框架。

  「他」有著白髮紅眼、狡黠笑容和年輕纖瘦的軀體,金色彩綾綬帶在他身邊,猶如羽翼般無風飄逸。我第一次見到他,有點茫然。這樣真的可以嗎?不需要任何儀式嗎?

  他替我披上紅色斗篷,為我扣上象徵創作的金色紋環。紋環很合身,質地冰涼,說是因為我的暱稱而起,可以自在變形,在夜裡也能散發出淺金色光芒。

  「從今天起,我們就是共構夥伴了。」

  他輕聲說道,摸了摸我的頭,亦兄亦父。他的嗓音沙啞柔和,像極了那天我在橋邊看見的天邊雲彩,而他的聲音滲進雲彩裡,形成朦朧溫暖的剔透感。他在鋼琴前坐下,琴聲清脆,具有穿透力的歌聲應和而起,在我耳際縈繞不散。

  他唱出了一個又一個故事,關於輪迴、關於歲月、關於愛情、關於怨恨、關於釋然和成長

  而我看著與任何人任何世界都無關的,只屬於我的創世之神--那時候,我明白自己終於找到了,能讓我深愛的理由與存在。

  

  <END>

  109.05.24

  

點閱: 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