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遠行

  #尹甄 #季懷

  #平淡的流水帳

  #靈感發想: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AaIAh_DHhA

  –

  

  尹甄和季懷相約在摩斯漢堡吃早餐。

  季懷點了松露和牛堡、蘋安烤雞福堡、兩杯熱拿鐵和香酥脆薯,現在才六點十分,又適逢假日,店裡的客人不多,他走到尹甄面前坐下,輕敲了敲桌面。

  正在瀏覽雜誌的捲髮女性抬眼,抿出微笑,接過托盤,「謝啦。」

  「妳果然還是選了這個座位。」

  「很懷念吧?」尹甄選的是面向街道的兩人座,以前他們吃不起套餐,便點紅茶和脆薯,一起分著吃,一邊討論社團業務。「這個位置採光很好,又遠離門口,討論事情很方便。」

  漸露魚肚白的天空下,矗立在此十年未踏足的磚紅色校舍外型漸漸顯了身影。斑駁的磁磚、挺立的大王椰子樹、教室外悉心照料的花圃……彷彿時光不曾在此留下痕跡。

  「畢業十年了,人事已非呢。」尹甄喃喃道。

  「我去年遇到教官,他問起妳,怎麼不回學校走走。」

  「忙工作嘛,我上司老愛叫我加班啊出差啊,假日就只想當條鹹魚。」

  「嗯,我知道。」季懷淡淡一笑。

  那條鹹魚假日都在他床上滾來滾去。

  尹甄捧起漢堡咬了一口,又搶了他一條脆薯。

  「我也想回去啊,我還欠地理老師一本攝影寫真集呢。」

  她不是不回學校,而是沒臉回學校。

  當年尹甄曾在時空膠囊中寫下要成為旅居世界各國的旅遊作家,結果呢,大學剛畢業就待業了一年半,在親戚的介紹下,勉強佔了個小小助理缺,上司還偏偏是高中時暗戀的同班同學,出國的夢想就這麼被碾碎在忙碌平凡的工作中了。

  因為走得不夠遠,覺得愧對當年的夢想,也不想讓老師失望。怕被人問起,便再也沒回過母校了。

  工作初期,尹甄對季懷這個舊識可說是百感交集、退避三舍,但對方卻不放過她,硬要刁正她軟爛的工作態度和習慣,把她拉上正軌,經歷好一段磨合期。

  尹甄不禁想起高中時,他也曾經是這麼雞婆的人。

  「我總覺得我的時間,停在高中好久好久。那年高一社團選完幹部,只有我像個邊緣人一樣什麼都沒選上,還要在臺下幫新幹部用力拍手。回到教室後,你是第一個跑到我身邊跟我說話的。我當時就想啊,這個混帳站著說話不腰疼,選上了幹部還跑來叫我別放棄,社團需要我,我只想罵你,是在炫耀個屁,要抓我去當工具人啊……」

  「然後妳就把我的制服當衛生紙,鼻涕眼淚全抹在上面了。」季懷嘆氣,把脆薯全推過去給她,「作人果然不能太好心。」

  「我本來是真的想退社了,我得專心唸書啊。結果你把我拉回社團後,反而自己越走越遠。」尹甄埋怨道,「同時跑兩個社團,自己去校隊打球,越來越忙,乾脆把攝影社丟給我們,你真行啊你,這麼沒有責任感的人,現在卻是我的上司。」

  季懷把她拽回社團裡,高二分班後,兩人卻漸行漸遠。尹甄忙著唸書經營社團,蠟燭兩頭燒;季懷的重心則放在籃球校隊上,畢業前還傳出跟熱舞社社長交往的緋聞,鬧得沸沸揚揚。

  尹甄對他那點小小的心思,就如花臺上乏人問津的花苗,枯死在高三畢業考前的夏夜,隨著畢業煙火在夜空碎散成光點。

  大學念了什麼校什麼科系,去哪裡夜唱又被當了幾科,彼此的交集剩下社交軟體上的讚數和愛心,最後甚至連五官都模糊了起來。

  而今兩人殊途同歸,在同一個職場上又遇見了彼此。

  他們用完餐都七點了,戴上識別證魚貫進入校門,大門口掛著國家考試的紅布條,今天兩人是來當監考人員的。

  季懷抬手揉了揉尹甄的髮,「我這不是負責到底、幫妳找點有意義的事做了嗎?回來母校監考,有錢賺又可以舊地重遊,一舉兩得。」

  尹甄神情複雜,把垂落的捲髮撩到耳後,剛踏進校門的那一瞬間,雞皮疙瘩爬滿了全身。她在夢中無數次回來這所魂牽夢縈的學校,沒想到有一天,卻是以工作名義回來。

  階梯上的校舍模型、校歌牆後的風雨走廊,陽光落在籃球場上,當年揮灑汗水的少年,如今走在身側,和她十指交扣。

  試務中心位在高一的校舍二樓,路上必定會經過那面每位學生都曾經仰望過的方寸天空。

  沒想到,真的回來這裡了。

  老師退休了、學弟妹都畢業了,這裡沒有人記得她,也沒有她的座位了。

  除了季懷。

  沒有實踐的夢想,如今在她眼裡看來,也不過是這條路上其中一朵早凋的花。

  而她呢,如今早已花香滿懷。

  尹甄伸出手,張開五指,太陽從指縫間洩下光芒。她將食指和大拇指豎成七,左右手指尖相接。季懷站在校舍牆邊眺望底下的怡園水池,一回頭,正好看見尹甄用手指框成的鏡頭捕捉住他--無名指上的婚戒閃閃發亮。

  「季懷,你知道我為什麼喜歡你嗎?」

  「選幹後去鼓勵妳留下的事?」

  「其實,還要再早一點。」

  高一新生入學的那天,她為了爬到五樓的教室氣喘吁吁,在樓梯上一抬頭,看見當年的季懷靠在牆上,對著碧藍如洗的天空,以手攝之。高一的季懷短髮飄揚,眉眼青澀,白衣黑褲,繫著領帶,十年前的少年衣著簡單,笑容卻恣意張揚。

  尹甄為了這個笑容,選擇了攝影社。

  「十年前,在這裡,我對你一見鍾情。」

  他們曾經目標一致卻漸漸背對彼此行向遠方,經歷許多事後重逢並且一起回到最初。

  季懷露出笑容,牽住她的手,把她也拉入這個方寸天空的畫面。

  他附在她耳邊悄聲說道--

  「跟妳說個秘密,我也是。」

  當年的少年,把白衣黑裙的少女也攝入了心裡的相框。

  十年遠行,不負初心。

  

  <END>

  109.06.12

  【後話】

  壹煌:你們快點來簽到好嗎,我還要忙著call其他遲到的監委。

  尹甄:馬、馬上來!

  季懷:……嘖。

  

點閱: 18

←同分類上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