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題|03|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Last modified date

#老夫老妻30題/03|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友人的酒吧重新開張,我和魄受邀而來。本以為就是來蹭個酒水喝,沒想到魄卻被拱上臺進行才藝表演。

  When the night has come

  And the land is dark

  And the moon is the only light we'll see……

  魄站在舞臺上,青紫色的燈光模糊他的輪廓。他手握麥克風,另一手搭著立架,他閉眼啟唇,唱出第一個音符。

  魄的歌聲極具穿透力,精確的音準和吐息,即使是清唱也毫不怯場,低音溫柔婉轉,高音清脆明亮。現場樂隊在他唱到第一段副歌,便加入進來演奏。人聲和樂聲豐富了聽覺享受,我啜飲著魄幫我點的飲料,有些看入了神。

  我想起自己對魄其實是一見鍾情。

  和魄初次見面時,他才高一,站在學校的頂樓上,對著天空高歌,唱出對這個世界的期待和願望。他的背影和歌聲,就這樣在我腦海中留下了揮之不去的印象。

  藝世的藝,是藝術的藝。魄身為藝世雛使,不管什麼才藝都學得很快,高中時也看過他演戲和編劇。只是後來他忙於工作,持續培養的興趣只有音樂了。

  一曲歌罷,魄博得了現場的滿堂喝采。有人認出他的身分,紛紛嘖嘖稱奇。

  接下來輪了幾個人上臺獻唱,這個階段的節目結束後,現場奏起了輕快悠揚的爵士樂,賓客們倆倆一組滑入舞池。

  魄托著頰看我,伸出手。

  「……我不會跳舞。」我低聲道。

  「我們慢舞就好,我會帶著妳的,別想得這麼嚴肅。」

  「我喝醉了,頭有點暈……」我試圖逃避。

  「少來,我幫妳點的是無酒精飲料。」

  我一時語塞,將手搭上他的掌心,一邊起身一邊嘀咕道,「我不知道你除了能歌以外,原來還擅舞。」

  「我擅長的事情可多了。」

  「百琥魄,做人要謙虛。」我故意直呼他全名。

  「做妳的丈夫可不用謙虛。」

  ……肉麻,太肉麻了。但我就吃這一套。他這迷湯灌得我心滿意足,我這肢障勉為其難地和他一起在舞池中慢舞。

  魄攬著我的腰,我則搭著他的肩,以親暱的姿勢在舞池中擺盪身體。我和他四目相交,我總說他的眼裡有著一整個春天的櫻花,此話不假,被他注視的時候,紫眸中錯落折射的星芒,溫柔的目光,幾乎要將人溺死。

  魄今天穿著黑色背心搭白色襯衫,輕便而不失正式,修身的剪裁襯出他的勻稱身材,有些人會擔心自家伴侶太過搶眼,但我完全不擔心。

  我就想讓全天下知道,我先生有多麼好。

  好到我不小心踩了他幾腳,他都無動於衷。

  「……對不起。」我厚著臉皮道歉,毫無歉意。

  「沒事,比起以前要進步很多了。」魄陪我左邊一步、右邊一步,慢慢地隨著音樂節奏搖曳身軀。

  No I won't be afraid

  Oh, I won't be afraid

  Just as long as you stand, stand by me

  魄哼著破碎的歌詞,熟悉的歌聲中滲入了甜意,我知道他有些醉了,但他仍然下意識地引導著我繼續慢舞。

  我靠在他的肩上,閉上眼,感受他的體溫和歌聲。

  如果可以,我想和他就這樣共舞到月落日升。

109.09.30

點閱: 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