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94 共赴(R)

Last modified date

#主線之後

#打砲就出不去的房間paro

  --貳晃覺得自己今天就要死在這了。

  數分鐘前,他和滿夜被關進這間奢華套房,門扉反鎖,對外斷了聯繫。

  他心中早有預期,這是他向紋零求來的考驗--因為他破壞了擷憶使的戒律,對凡人產生情感,甚至干預了滿夜的未來,紋零同意給他一次機會讓他證明與滿夜相守的決心。

  而這個機會,要用他或滿夜的記憶來交換。

  思考三日後,貳晃選擇剝奪滿夜的記憶。

  自滿夜升上大學以來,她的記憶出現便有一塊缺漏,高中時投入熱音社團的她,竟想不起當時的團長兼主唱是誰,但基於學業家庭打工忙碌,她也就將之視為逝去的青春,不再回首。

  這段時間貳晃過得很痛苦,滿夜依然看得見他,卻對他毫無印象,甚至還差點和其他人交往。貳晃費盡千辛萬苦,利用在滿夜家打工的方式,一點一滴地融入她的生活,慢慢喚起她被深埋在記憶深處的情感。

  在這段過程中,他清楚意識到滿夜高中時倒追他的感受--滿夜怎麼有辦法一次次被他明著暗著拒絕,還繼續和他相處下去呢?

  一定是因為胸腔中的那份情感滿溢出來,即使被澆上拒絕的冷水也無法熄滅。

  如今滿夜已經恢復記憶,他還沒去向紋零回覆,倒是先迎來了這種局面。

  滿夜只記得自己和貳晃稍早還在高中好友酪梨和黑森的婚宴上,怎知去趟洗手間,再出來,便處在這間莫名的奢華套房,滿夜在婚宴上小酌了幾杯,意識有些虛浮,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喝茫了才會做這種夢。

  桌上擺放著兩支桃色玻璃瓶,長寬約莫與小指差不多,旁邊還貼著字條,請喝下藥水,八小時內沒有性交結合的話,房門就會解鎖。

  --這裡是做了愛就會出不去的房間。

  「什麼意思,騙人的吧?」

  貳晃脫下擷憶使外袍掛在衣帽架上,坐在沙發上把玩著那兩隻玻璃瓶,這藥水肯定有問題。他們試過撞門但門扉紋風不動,手機訊號全無,直接斷了與外界的聯繫。

  「小夜子,妳相信我嗎?」

  「你先說清楚,你想做什麼?」

  貳晃笑了笑,旋開瓶蓋,仰頭一次喝乾兩瓶藥水,反正也沒規定不能一人喝完。

  「你為什麼全部都喝下去了?如果這是騙局,要致你於死地,你不就上當了嗎?」

  「小夜子,我說過,我不是一般人,不會這麼輕易死的,再怎麼說,我都活了幾千年了……吶?安心點吧。況且,我對自己的自制力還挺有信心。」貳晃擦去唇角的殘液,朝滿夜戲謔一笑,「但如果今天是妳喝下去,難受得向我求歡,我沒把握自己能坐懷不亂。」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跟我開玩笑?」滿夜擔心得眼睛都紅了,揪住他的衣服,「你真的沒事?」

  藥效發作得很快,像是有千百萬隻蟲子囓咬著貳晃的皮膚。

  「沒事,就是有點……熱。可以幫我倒些水嗎?」

  這間套房坪數很大,幾乎包辦了所有的生活機能,浴室旁邊就是一個小吧台,滿夜從飲水機倒了杯水,拿給貳晃時,他若有似無地避開了和他肌膚接觸。

  八個小時很漫長。

  滿夜時時刻刻關注著貳晃的狀況,貳晃被她盯得難受,便說要去洗手間一趟,而這一去就是半個小時。滿夜敲了敲浴室的門,裡面隱約傳來嘩啦水聲。

  「阿晃?」

  她擔心他會暈倒在裡面。

  滿夜伸手按下門把,沒鎖,映入眼簾的是貳晃靠在蓮蓬頭下,任由冷水不斷沖刷身體的畫面。水柱濡濕了他的髮絲和衣服,貼在肌膚上,夕橙色雙眸因染滿情慾而氤氳迷離,薄唇輕啟喘著氣。

  滿夜心中一緊。

  「別過來。」他難受地啞聲說道,「把門帶上,出去。」

  滿夜她拿下架上的浴巾,關掉水龍頭,裹住了他的上身。

  「這樣下去會感冒的。」

  貳晃鼻腔輕哼一笑,「我又不怕冷。」

  滿夜想起他渡忌的情況,確實,曾經在雪地差點被凍死的人,怎麼可能會因為區區冷水而感冒?

  「就算是這樣,我也不想看你這樣糟蹋自己……」滿夜低聲道:「沒別的辦法嗎?」

  「自瀆的話我剛才就試過了,藥效只增不減。」貳晃抬眼看她,笑了笑,眸底一片閃爍水光,「不然妳就把我打暈吧,趁我現在還能控制自己,我不想……在這種場合下……」

  滿夜和貳晃花了近三年時間確認心意,然而兩情相悅不久,貳晃便因觸犯組織規律而被召回,兩人雖有過肌膚之親,但因聚少離多,歡愛次數反而屈指可數。

  「又來了,你總是這樣,讓我追著你跑就算了,為什麼總是自己受傷、獨自承擔一切,卻什麼也不跟我說?」滿夜握住他的手,聲音發顫,「我想過了,出不去也沒關係,不管代價是什麼,這次……我都要陪你一起。」

  貳晃抱著滿夜轉身墜入浴缸內,這浴缸大得能夠容納下四五人,水溫約比人類體溫要高些,渾身濕透的兩人彼此相貼,滿夜立刻就感覺到他勃發的性器。

  慾望高漲得幾乎破體而出,藥效流竄至全身四肢百骸,每個細胞都在叫囂著,貳晃維持僅存的理智,扣住滿夜的腰,低聲呼喚她的名字。

  「小夜子……」

  「我在。」

  「……即使前方是地獄,妳也要與我共同墜落嗎?」

  「我願意。」

  貳晃吻上她的唇,伴隨最後一絲理智的流失,奪走了她的呼吸。

  兩人纏綿歡愛,直至天亮。

  至於到底有沒有順利離開這個房間……那也是後話了。

  

  109.07.17→109.11.28

點閱: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