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95 以歌

Last modified date

#貝拉 #諾克 #彼方 #麥

  

  一把長劍貫穿諾克和彼方的身軀,將兩人串在一塊。

  諾克將彼方扣在桌上,血液的流向決定了生死。

  他的鮮血沿著劍身滴下,墜落在彼方的腹部上,浸潤衣料,流入傷口,彼拉的血肉化作結晶體應聲碎裂,殷紅色的晶體沿著血管侵入四肢百骸,向來面無表情的彼方,神色開始扭曲。

  「放--」

  「終於……逮到你了!」諾克低聲吼道。

  彼方的力氣很大,他先是用腹部肌肉阻絕了晶體化的蔓延,再來用大腿猛踹諾克,試圖將他連同那把長劍一舉踢開。

  「我絕不會讓你稱心如意的,你破壞了我的家園……傷害了這麼多人……我要讓你今天就死在這……!」

  「你們自古以來就是象徵不祥的一族,我的屠戮是為了世界安定,有什麼不對?」彼方嗤笑,「你以為只憑你,弱不禁風的你,就能箝制住我?」

  貝拉倒臥在不遠的石礫旁,方才被彼方用鋼錘擊飛出去,意識才剛回籠,看到彼方和諾克正在較勁--要是彼方死去前逆轉局勢,諾克很可能會和他玉石俱焚。

  碎石砸傷了貝拉的左眼,她索性以血代筆,迅速在掌心畫下鍊成陣,拍在匕首上,雷光乍現後,一條鎖鏈於焉成形,她把匕首甩出去,將彼方的左手深深釘在桌上,入木三分。

  然而還不夠。

  她的身形搖晃、步履蹣跚,向兩人踏出的每一步身體都在哀嚎。

  --單靠我一人,是無法成功的。到時候需要妳……助我一臂之力。

  最終戰之前,諾克連備案都跟她說了。

  貝拉來到諾克身後,雙手握住插在他背上的劍柄,鮮血滑膩得讓她幾乎握不住,試了幾次才成功使勁往下劃開--

  「呃啊啊啊!」彼方發出劇烈慘叫。

  傷口被劃得更開,足足有成人手掌那麼寬,諾克的鮮血大量淌入彼方的體內,稍早和貝拉的師傅卡睿一戰已經消耗他大量精力,接著又被諾克和貝拉聯手攻擊,即使他是鏡神,也抵擋不過這連番的攻勢。

  --就算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彼方伸出右手,劃過諾克的肩膀,掐住貝拉的左臉,將最後一絲力氣凝聚在掌心,一陣白光乍現。

  砰!貝拉登時被轟飛出去。

  時間彷彿靜止了。

  沒有哀號、沒有悲鳴,連遺言都還來不及說--

  彼方全身徹底結晶化碎裂,諾克不顧自己大量失血的傷口,即刻衝向貝拉的方向,但為時已晚,她的左臉被轟出一個窟窿,纏繞在手上的鎖鏈還釘在彼方原本所在的位置上。

  為了牽制彼方、為了不讓諾克和對方玉石俱焚,貝拉以凡人之軀為這個世界和他這個副神爭取了時間,卻失去自己的性命。

  諾克的手被貝拉的鮮血覆沒,斗大的眼淚掉落,激起紅色水花,他彎下腰,埋在她的髮絲裡,莫大的悲傷奪走了他的語言能力。

  「啊啊……啊啊啊……」

  三年來,他和貝拉旅行的記憶歷歷在目,她為了尋找哥哥而踏上旅程,和為了替族人復仇的他相遇。

  諾克多想在這一刻和貝拉一起死去,但他不行。

  彼方雖死,但他的黨羽不會放過他。

  他挖了個簡易的墳,把貝拉和卡睿葬在一起。耳邊忽傳來一聲貓叫,貝拉養的貓--麥還活著,走過來蹭了蹭他的手掌。

  「你果然……不是普通的貓。」諾克淡笑道,神色憔悴。

  「喵--」

  麥撓了撓他的手背,叼了貝拉的匕首過來,推到他面前。匕首沾滿血跡,上面刻著的一行詩句格外醒目--「世界以痛吻我,而我報之以歌。」

  諾克擦乾臉上的淚水,再一眨眼,麥便消失了蹤影。

  「報之以歌……是嗎?」

  諾克站起身,把貝拉的匕首插進腰帶上的刀套裡,走向未來。

  

  109.11.30

點閱: 24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