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花冠(03)收心

  正值期中考前夕,圖書館一樓閱覽室座無虛席,楚貫抱著筆電練習課本上的題型,藍樺坐在他對面,對著平板處理公務,不時抬頭指點他幾處卡住的語法。

  藍樺雖然已經畢業一年,但他的娃娃臉讓他即使混在大一新生之間,依然沒有任何違和感。

  楚貫站在他旁邊,高中就開始在花店兼職的楚貫,外送時風吹日曬,深深感到自己是吃虧的一方。

  明明和藍樺差了三歲,一個畢業一年多,一個剛升大二,看起來卻儼然像是同窗。

  「我還是覺得很不習慣。」楚貫瞥了藍樺一眼,「隔著螢幕看了一年的人,突然一聲不響出現在面前……」

  --然後一回來就告白,讓他楞是在一夜之間脫離母胎單身。

  藍樺托著頰,狹長的鳳眼瞇起,語帶笑意,「我以為你跟我一樣,期待見面很久了。」

  藍樺大學一畢業就出國了,楚貫也是在那年暑假開始準備自學備考大學學測;本打算辭掉白天的花店兼職,在老闆的軟硬兼施下,還是同意留下幫忙。

  即使減少了兼差時間,楚貫還是跟不上補習班的函授進度,直到藍樺在通訊軟體上問起他的近況,他才一五一十地告訴藍樺自己恐怕沒指望了。

  藍樺已讀過了半小時,用一通電話取代了回應。

  --正好,我也在遠端擔任我姪子的家教,他和你一樣在準備學測。

  藍樺溫文爾雅的聲音從耳機傳來,睽違了三個月再度聽到他的聲音,楚貫不知道為什麼紅了耳廓。

  於是藍樺找來幾份歷屆考題,檢測楚貫的程度,為他量身打造了一份讀書計畫。

  學霸就是學霸,都高中畢業這麼久了,還有辦法指導他應考。

  楚貫每每說要付他家教費,藍樺總是笑得特別燦爛,說等藍樺考上了再親自跟他收。

  於是楚貫考上了,藍樺也回來了。

  --錢還沒收,倒是把心給收走了。

  學生宿舍對面的操場傳來合唱聲,楚貫跟藍樺提起大一新生合唱比賽,資工系的風氣和性別比使然,這種藝文競賽表現向來差強人意--人有到齊就不錯了。

  而他聽說藍樺大一那屆一舉拿下創系以來首例優勝,前無古人,大概也是後無來者。

  「新生合唱啊,那年我是指揮。」藍樺一臉懷念。

  楚貫愣了愣,怒道:「你這學霸到底還有什麼不會的?」

  藍樺被他這樣一問,輕笑出聲,「嗯……唱歌我就不太行。」

  楚貫還是不相信,「你都能當指揮了,唱歌會難聽到哪去?」

  然而楚貫仔細回想,認識他這三年來,確實沒聽他唱過歌,於是他腦袋靈光一閃。

  「欸,藍樺學長。」

  藍樺的視線從螢幕上轉移到楚貫臉上--每次他突然喊他學長或老師,都一定不是好事。

  「下次社聚我如果提議去唱歌,會怎麼樣?」

  他就知道。

  藍樺悠悠嘆氣。

  「不怎麼樣,你會後悔而已。」

109.11.10

點閱: 7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