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96 浪費(R)

Last modified date

#百琥魄 #黑雛月

#大一時期(婚前)

  「真的不吃點東西?」

  「不吃。」

  我抱著枕頭在床上呈雞母蟲狀,生理期的不適讓我連吃飯都懶。腹部脹痛,身體發熱,下身又不斷流出黏稠經血,這種感受魄雖然不懂,但交往以來,總是很體貼我。

  「嘴巴張開。」

  「我說了我不吃--」

  魄柔軟的唇瓣貼上來,舌尖推入一顆酒心苦甜巧克力,我隨即反應過來,伺機含住他的柔軟舌頭,嘗盡他的味道。

  我想起他的課表,問道:「你今天不是有課?」

  「請假了。」他答得輕鬆。

  我坐起身,感到深刻痛切,「……魄,你這樣戀愛腦是不行的。」

  魄啼笑皆非,解釋道:「是教授請假了。」

  他給我看手機上的群組訊息,今天的授課教授北上出席頒獎典禮,請假一週,取而代之的是報告兩份。

  魄旋踵去整理從超市買回的物品,一邊說酒心巧克力是趁著特價買一送一買下的,想著我應該會喜歡。我不喜歡酒,但入了甜點倒是不排斥。

  他將生活用品一一分門別類,打開我平常放生理用品的櫃子,補充衛生棉進去,從護墊到夜用型一應具全,我霎時間臉都紅了。

  交往後我幾乎三天兩頭就往他家跑,雖然還沒正式同居,但也相去不遠了,搬了不少個人用品過來,魄起先本來還意思意思幫我布置了一間客房,滾過床單後,我就順理成章和他共用一張床。

  但生理用品如此瑣碎日常的環節,我很意外他連這都考慮進去了。想起夜宴那天他告白時說的,想以結婚為前提與我交往的承諾,我心底一片就暖烘烘的。

  「難為你……還幫我買衛生棉。」

  「有什麼好見外的?」魄回到我面前,溫柔地將我臉上的髮絲撥到耳後,「妳是我戀人,這是專屬於我的特權。」

  「還特權咧,肉麻……」我嘟嚷道,被他這番甜言蜜語麻到說不了話。

  一定是剛才的巧克力作祟。

  我環住他的頸子,把他勾上床,魄的體重壓在我身上,雙手撐在我的身側,凹陷進床舖裡,身體與我相貼,淺淡的櫻花氣息撲鼻而來,我一個沒忍住,叼住他那花瓣般的雙唇,好生掠奪一番。

  魄在這些互動上沒有我主動,然而一旦被我撩撥起來,我反而招架不住。

  他的手從我的衣襬邊緣探入,推開我的胸罩,邊緣正好卡在乳尖附近,在雪白的綿乳上勒出紅痕,帶有薄繭指尖摩擦過頂端,一陣酥麻使我弓起身,咬住他的耳垂,抓著僅存的理智,在他耳畔提醒道:「今天不行。」

  魄緩住手,在我的肩窩舔吻,笑著調侃:「那妳還撩我?」

  求歡不成,隱約帶了點發顫的委屈。

  他改在我的肩上種下一排殷紅吻痕,我解開他的牛仔褲,拉開內褲往下握住他早已熱脹的柱體,龜頭頂端分泌出透明液體,沾上我的手指。

  我在他面前伸舌舔舐。

  「……妳別……!」魄想阻止我,但我早已將他的液體舔舐乾淨。

  看著魄的耳根逐漸紅透,我心中一陣得逞的快意。

  「我今天不行,但總有其他方法嘛,我自己點的火,我自己滅。」

  我跪在他的雙腿間,撩起他的T恤,吻住他稜角分明的腹部肌肉,順著半解的牛仔褲來到鼠蹊部,骨盆處的骨頭突出,格外性感。

  我一吻上去,他便發出急促的低喘。

  他的陰莖從內褲中彈跳而出,紫紅色的柱體勃發熱燙,我輕彈了彈磨菇狀的頂端,然後含住一點,慢慢往下深入到喉頭,他的味道充斥著我的口腔,我甚是珍愛,開始慢慢吞吐。

  魄扣住我的後腦杓,身體發顫,我知道他在忍耐,他總是怕縱情間傷到我。即使我總是安撫他,我沒這麼容易受傷,歡愛時他還是克制隱忍。

  「……唔、哈啊!……」

  我的齒列掠過柱體上的凹陷處,手也沒閒著,捧握住他的囊袋給予刺激。他加重了按住我腦袋的力道,陰莖幾乎抵到我的喉頭,我因為呼吸困難而分泌出淚水,更加賣力地為他含舔。

  魄握住我的手十指相扣,達到臨界點後,在我口中釋放白濁,我差點嗆到,他抽出性器後握住我的下巴,嘶啞道:「雛月……吐掉。」

  我一滴不剩地嚥了下去。

  「妳……」魄的臉紅了又紅,幫我擦拭嘴角的殘液,「那東西味道不好,別總是吞下去。」

  我揚眉,「你嘗過自己的?」

  「我不是那意思。」他一臉困窘。

  「你不也常舔我的?」我肆無忌憚地說著葷話,學著他稍早的回應,「你是我戀人,這是專屬於我的特權。」

  魄無奈地笑了笑,把我抱在懷裡,甚至滿足狀。剛洩過一次的他,臉頰緋紅、紫眸含著春光,神情誘人得很。

  我怎麼捨得浪費掉他的任何精華。

  

109.12.07  

點閱: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