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106 撒嬌

Last modified date

#百琥魄 #黑雛月

  魄難得來找我撒嬌。

  和我撒嬌充電的方式不同,我一有什麼不愉快,就會纏著他討抱討摸,夾雜各種肢體接觸上下其手,一不小心就是野火燎原。

  而魄總是會很安靜地張開手,示意我投入他懷裡,他會把頭埋在我頸窩,什麼也不說,就這樣靜靜抱著。

  年少時那個什麼話都藏心裡的少年,十年後還是什麼都藏心裡,只有到忍無可忍時,我才會從他箍得緊實的懷抱裡,聽他悶道幾句喪氣話。

  前陣子紅界動盪,他也去了一段時日,後來雖然暫時平息了,但仍然要兩邊奔波。藝世的事我插不上手,橫豎不會出人命,而且魄能力很好,我倒是不太擔心。他不在家的日子,我就靠遊戲解悶了。

  我和他忙起來時,經常好幾日沒見到面,我們思念彼此,心始終不曾分離。

  「嚮兒,過來。」

  初春的天氣乍暖還寒,魄穿著平口一字毛衣,露出肩膀和鎖骨,我放下搖桿把這漂亮的紫髮青年抱進懷裡,魄的下巴剛好硌在我肩窩,我輕撫他半紮起的滑順髮絲,聽他低聲輕描淡寫紅界的事情。

  我給了他一些建議,他沉吟半晌,感覺可以試試看,然後在我的脖子上吮吻一口,說是最近看我太沉迷遊戲,要我多想想他。

  太可愛了。

  我吧唧一聲回以熱吻,他發出促狹的低笑聲,刮過我的心房,酥酥麻麻。

  春天,來了呀。

  

  110.03.20

點閱: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