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Lobelia(知更篇12:情人節)

Last modified date

#交往前的情人節

 

– 

  --方宸心情惡劣到不行。

  今天是情人節,她滿心期待晚上的歸宅行程,從妝髮服裝無一不精心打點過,甚至連卡片都準備好了,只為給她傾心的執事一個暖心告白。

  今日晚上是知更和后值班,她預約了最靠近工作臺的座位,能夠就近欣賞執事沖茶調飲的動作。

  然而知更卻幾乎不曾走到她的座位。

  也許是因為情人節活動,每桌都有安排寫卡片的活動,過於忙碌以致於他無暇顧及熟客,她這樣安慰自己。

  知更一向是店裡的紅牌,短削黑髮紮成小馬尾,碧綠色的瞳眸時而溫柔時而頑皮地眨眼,溫柔地唸出大小姐們的卡片內容

  第四次搖鈴,來的依然是后。

  后有著一頭捲髮和高挑身材,睡不飽的倦容讓他自帶一股慵懶氣質。

  「大小姐,請問有什麼需要?」

  「……后,謝謝你,但我不是找你。」

  「提醒大小姐,今日是不能指定執事服務的喔。」

  方宸語氣顫抖,「那執事就可以刻意避開服務某位客人嗎?」

  「這……」后的視線飄向在十人大桌間服務上菜的知更,按下耳麥通話鍵,「知更,你家大小姐生氣了,自己來安撫吧。」

  后向方宸聳肩,欠身行禮後和知更交換工作。

  知更手上端著空盤,擱在工作臺上,雙手撐桌,頭也不回地輕聲問:「沒看我今天在忙?妳非要用這種方式干擾我工作嗎?」

  「我才……」方宸沒想到知更會如此冷淡,喉頭一陣哽咽,「我才沒有。」

  知更情緒變化之快,讓方宸感到很不是滋味。

  「身為執事,不是應該對每位大小姐一視同仁嗎?」

  「每位大小姐在我眼中都是獨一無二的,要真一視同仁,我現在就不會過來找妳了。」

  方宸按住精心繪製的卡片,一時之間不知道要遞出去還是撕碎它。

  叮咚--

  門鈴聲響起,知更放下擦拭杯子的毛巾前去開門,經過方宸身邊時,她看見知更唇角微彎。

  彷彿已經知道是誰按的門鈴。

  店內目前已經滿座,晚餐時段也不接受臨時來客,除了家主九歌以外,方宸想不出還有誰會在此時來訪。

  知更在門口和來者談話將近10分鐘,直到后真的忙不過來了,他才和對方道別,臉上掛著與剛才截然不同的笑意。

  然而也是在這時,方宸注意到他領口肌膚兩處不明顯的紅色痕跡,她甚至聽見其他大小姐調侃他是被哪隻蚊子咬的。

  太明顯了,她怎麼會現在才發現。

  自家男朋友情人節還要上班服務女性,肯定很不高興吧。

  一定要在他身上留下足以宣示主權的明顯記號,讓覬覦知更的人知道他名草有主。

  她心涼如水。

  方宸搖了今天最後一次鈴,而她桌上的羊肋排甚至只動過一口。

  知更走過來結帳時,她隻字不說,當著他的面把卡片丟進垃圾桶,知更眼睛眨了一下,替她拎起肩包和外套,送她到門口。

  「大小姐慢走。」

  方宸回過頭,冷冷笑道,「小心蜂窩性組織炎。」

  她一踏出店門,地板便開始崩塌。

  方宸即使墜入黑暗也沒有回頭,她無從得知身後的知更是否有向她伸出手。

  晨光結束這漫長的夢,方宸醒來頭痛欲裂,身上還壓著溫熱重物,令她喘不過氣。

  是夢啊。

  即使知更已經和她交往逾三年,剛才夢境中的景致和情緒太過真實,她一時之間無法抽離,將知更的手推開,悄聲下床。

  「宸?」知更撐起身體,揉了揉眼,「怎麼了?做惡夢?」

  方宸剛倒了杯水回來,冷冷瞥向知更,這個眼神讓他瞬間明瞭一切。

  知更虧欠她太多,方宸嘴巴雖然不說,但夢魘纏身,他身為枕邊人對她一舉一動背後的含義自然瞭如指掌。

  「床單我會洗的。」

  「你以為我要對你潑水?」

  「難道不是嗎?」

  方宸抿了抿脣,舉杯將水一飲而盡。知更這幾年對她百般包容寵溺,她察覺他的轉變和誠意,也不再這麼針鋒相對,只是偶爾午夜夢迴,想起那年的種種,心中仍然會一陣堵塞。

  「我夢到三年前情人節那天,你身上帶著吻痕,卻還是跟大小姐們談笑風生的畫面。」

  方宸後來知道知更撿起了那張卡片,一如她將送他的執事手札撕毀時,他表面無動於衷,卻在下班後將每一頁碎片從垃圾桶中撿回拼好,視若珍寶般地收藏著。

  這般舉動,讓她覺得無奈又可笑。

  「嗯,我記得。」

  知更沒有反駁或辯解。

  方宸擱下水杯,纖細雙手環住知更的頸項,垂首在鎖骨上一吻一咬,留下深刻記號,甚至幾乎見血。

  知更偏過頭去,微微後仰,讓她方便繼續動作。

  知更耳垂上一對銀綠色耳環折射晨光,這是她幾年前送的生日禮物,只有行房時會摘下,一結束又會馬上戴回去,彷彿戴著這個信物才有安全感。

  當時對她有多冷淡,現在就有多諷刺。

  方宸心中已經不恨了,傷口好了會留下疤痕,如今她撥弄那塊痕跡,不過是藉著回想起當時的痛對比如今觸手可及的幸福,來療癒自己。

  方宸也說不上如今是什麼心態,只是想到當年他頂著明顯吻痕周旋在女孩之間,又說著方宸對他來說也是特別的,心中就湧上一陣不甘。

  這股情緒讓她久違地主動發起攻勢。

  床事上,方宸向來是極度被動的,但十次被撩撥得急了也會有一次反咬,知更偏愛這種時候的方宸,沉寂的眸光綻放出剎那的烈焰光芒。

  知更喉間溢出一聲輕喘,閉上眼睛。

  方宸回過神,知更裸露在衣服外的肌膚無一處完好,青青紫紫,一路蔓延到領口下。

  她有些後悔。

  方宸幫他把衣服拉好,腦袋有些混亂,「我……抱歉,因為那個夢的關係,氣在頭上……」

  知更笑了笑,「這樣就滿足了嗎?還有很多地方可以讓妳做記號喔。」

  「你今晚不想上班了嗎!」

  「我可以請假。」

  方宸嘴角抽了抽,掀起棉被把他蓋住,試圖掩飾自己的犯行。

  這下她的心情好了不少。

  

  –

  (知更視角)

  知更已經被可可餓了七天。

  因應情人節即將到來,可可看他壓抑飢餓索食為樂;為了吃食,知更不介意在她面前扮小丑。

  他周旋在大小姐身邊,以女孩們的傾慕思念為食,這對她們來說會對精神造成些許影響,卻不致命。

  同樣的行為,他卻不想讓方宸淪為這等存在;方宸對他來說,是有別於可可和其他女孩的特殊個體。

  知更不自覺流露出的刻薄態度,希望方宸能和這樣的他保持距離。

  下班後,知更從垃圾桶中翻到方宸的情人節卡片,細細讀著上面的文字內容。方宸送過他不少東西,圖畫卡片、專屬手札、甜食花束,每一樣都充滿巧思。

  但自己只會讓她越來越失望。

  知更抵著手臂,卡片掩去了他的神情,員工休息室內只聽得寂寥的自嘲笑聲。

110.03.10

點閱: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