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110 碰觸

#百琥魄 #黑雛月

  

  在雪地行走一段時間後,雛月體力跟不上,白露將部分行囊交給費,背起她繼續前進。

  白露似乎是留意到她的不安和緊張,輕聲說道:「妳是重要的『貨品』,照顧好自己就好,其餘的不用擔心。」

  這趟橫跨雪山之行,遭遇諸多襲擊,但在白露和費默契絕佳的配合下,統統化險為夷。

  在抵達目的地的前一晚,他們借宿在一處旅行者聚集的營地,搭起帳篷。雛月走進白露的帳篷,手上捧著兩杯熱酒,一杯遞過去。

  白露靠著牆壁,手握鐵杯啜飲酒液,「怎麼了嗎?」

  「我明天就要離開了,也不知道下次見到你是什麼時候。我想--」

  「不行。」白露聲音冷澈,紫眸映著油燈的光,染上溫度,嗓音溫柔幾分,「我知道妳想說什麼,我和妳渴望的是同一件事,但在達成目的前……絕對不行。」

  白露身上的抑制器,限制了他與人的互動。

  雛月有些氣餒,「那,總能抱抱你吧?」

  白露瞅著她,放下鐵杯,張開雙手。

  「過來吧。」

  雛月撲進他的懷中,雙手環背而抱,感受白露的體溫和氣息。

  「我好焦慮……也很擔心你。宵的事,我會幫你多注意的。」

  「沒事的,當年那些風風雨雨我們都走過來了,冬天很快就會過去。」

  白露難得露出了魄的一面,像是冰雪融消後的蜿蜒小溪,清澈透明。

  「等我解除抑制器後……會加倍討回來的。」

  

110.05.01

點閱: 2

【已經是最後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