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111 赤雪(R)

Last modified date

#百琥魄 #黑雛月

  

  白露後悔極了。

  他不該相信任何人, 包括和他出生入死的費。

  在白露將雛月交給費,由他護送到車站交付給委託方時,一柄長槍貫穿雛月的身軀,鮮血灑在雪地上,染紅了一切。

  他不計任何代價--甚至是殺了費--在眾目睽睽之下,帶走了雛月。

  即使長槍沒有傷及要害,雛月也在醫生照料下逐漸恢復健康,白露依然沒有恢復笑容。

  「……嚮兒。」

  那天晚上,白露喊了她的小名,這是專屬於他的稱呼,壓抑許久的情感潰堤而出,化作皚皚白雪淹沒兩人。

  雛月顫著身子容納他的入侵,攀住他的肩,輕喘息,「你的抑制器怎麼辦?」

  「拆了。」白露笑了笑,紫眸裡卻不見以往的溫柔碎光,只有報復的寒芒,「我是雛使,四界與我締約,我入境隨俗,卻被當成弱者……這場遊戲該結束了,他們不該動妳的。」

  白露的動作扯痛了雛月的傷口,她疼得眨出淚花,咬住自己的手背,雙手卻被白露按在頭頂,豐胸挺立,加劇了撞擊的力道和速度。

  天寒地凍,兩人以慾望為火種,點上生命的星火。

  翌日清早,白露--魄站在門口撥電話給長官,說明了昨天那場行動的來龍去脈,順道補充了這場雪災的解套之法,相當暴力而有效率。

  魄不打算再陪他們繼續瞎耗了。

  紫眸裡碎光流轉,視線落在披著他軍用外套的雛月身上,昨晚的歡愛累壞了她,她幾度疼著哭喊要魄停下,但他沒有。

  彷彿只有這樣,魄才能藉此確認她還安然無恙地待在他身邊。

  這場紅之雪,該停了。

  

110.05.11

  

點閱: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