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112 遠飛

Last modified date

#黑雛月 #百琥練

  

  「妳要多少錢,我開支票給妳,離開我兒子,別再與他有任何往來。」

  雛月愣了愣,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遇上這種場面,忍不住噗哧一聲。

  坐在茶几對面的百琥練投來凌厲眸光,雛月趕緊正襟危坐,神情肅穆。

  百琥練雖已屆半百,卻保養得當,看起來不過三十初。

  魄的娃娃臉興許是遺傳到他父親吧。

  「……罷了,我也只是想說說看這台詞而已。」百琥練起身,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轉動著拇指上的琥珀戒指,「魄陣他表面上與誰都好相處,卻不易與人深交,妳能和他走到現在,應該吃了不少苦頭。」

  雛月沒想到百琥練會冷著臉開玩笑,沒反應過來,只能尷尬地撓撓臉頰。

  「……嗯,他挺難追的。」

  後來雛月從百琥練口中得知,魄自幼和某位望族千金指腹為婚,但兩人對彼此毫無情感,如今她的出現,倒是讓這婚約自動失效。

  百琥練和雛月談了許多關於魄的事情,從他的國中成績、逃家駐唱酒吧,種種事蹟,好壞參半。

  「您跟我說這些是……?」

  雛月還以為會從他口中聽到「那孩子就交給你了」之類的託付,結果百琥練只是望向窗外。

  窗外的白鴿振翅高飛,他闔上淡紫的眸,剛硬的唇角抿出淡然的笑。

  「你們能飛到多遠多高的地方?我拭目以待。」

  

110.05.11

點閱: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