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Lobelia(知更篇14:進展)(R)

Last modified date

#繼續飆車

  「妳和知更現在進展如何?」

  「……什麼進展?」

  「前陣子妳不是天天去他家送飯嗎?他還拍照傳上IG限動了。」

  「……我封鎖他的IG了。」

  「咦?你們沒在交往嗎?」

  「不算交往吧,他沒跟我告白過……比較像炮友。」

  「哇!這麼刺激的關係!他的技術怎麼樣?」

  「……?……我不知道好不好,只是蠻痛的,沒有傳聞中那麼舒服。」

  「天啊,看不出來知更是這麼……不顧女伴感受的人,妳沒跟他討論嗎?」

  「這事我要怎麼開口啊?」

  「你們不是炮友嗎?那麼雙方的感受應該是第一優先吧?下次他再這麼粗暴,妳就踹他下床!」

  「踹、踹他下床嗎?」

  ……

  方宸和溫璇的對話,不知怎地就傳到家主和知更耳中。

  知更和方宸締約後,休息了一天便漸漸恢復原狀,他這天前來向家主釐清一些事情,包括可可的去向等等,正要離開時,被家主叫住。

  「你下次溫柔一點。第一次被這樣對待,難免不會留下陰影。」

  知更沉默良久。

  「……我會的。」

  殆及知更能夠身體力行證明自己的技術時,已經是兩週後了。

  魔族魅魔一支仰賴與契約對象的交合維持人形,並以美夢為主食,知更亦不例外。

  考量到方宸的感受,他們約定好,如果知更需要她飼餵,就傳訊息約她去看電影,看完後再回他家辦正事。

  這天是他們初夜後的第一次。

  方宸收到訊息時,正在高中母校上社團課,她故作鎮定滑掉訊息通知,繼續把那堂繪畫課上完。

  時間敲定得很快,當晚方宸依約出現在電影院門口,穿著輕便;知更則是黑色夾克和牛仔褲,黑髮紮在腦後,翹起小馬尾,髮梢的淺綠挑染襯得他有一絲妖異。

  「你去染頭髮了?」

  「締約後外觀會返祖一段時間,妳不喜歡的話,我再去染黑。」

  「沒,我隨口問問,你不用為了我特地染頭髮。」方宸小聲說道,「反正不難看。」

  電影是知更選的,基於方宸無所謂的態度,他選了恐怖片,想要看看她的反應,結果方宸全程樂在其中,津津有味,走出電影院時,跟其他被嚇得臉色蒼白小鳥依人的情侶檔完全不一樣。

  但轉念一想,畢竟她可是不畏他身上的異狀,為他說話,甚至義無反顧將自己餵飼給他的特殊存在。

  「我載妳吧。」

  知更備了兩頂安全帽。

  「這離你家不遠,我走路過去就好,順便消化一下爆米花。」方宸婉拒道。

  知更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尊重她的意願,跨上摩托車先一步回家。

  慢慢來吧。

  當初是他無法果斷切斷與可可的聯繫,傷了方宸,如今他需要方宸的餵飼,又太晚察覺自己的感情,種種因素加成起來,他沒有失落的資格。

  初夜隔天,方宸吃完他買的早餐後,以「遊戲活動快要結束為由」在他家窩了一天,雖然期間沒有什麼交集,但對知更來說,已經彌足珍貴。

  知更到家盥洗完後,門口傳來鑰匙解鎖聲,方宸走進屋內,放下側背包,臉頰因為走路過來而紅撲撲的。

  方宸沐浴完,換上了輕便T恤和短褲,出言警告:「你這次可別再撕我衣服了。」

  知更問道:「妳真的是,單純為了救我而來嗎?」

  「我沒這麼聖母,當然是因為你長得好看,不然我多吃虧?你的臉是我的菜,身材也不錯,就是技術很差,弄得我很疼。」

  知更神情複雜,「……這次不會了。」

  這種外貌協會般的發言,反倒讓知更踏實許多。至少,她不是全然被動付出,她對他,同樣有所求。

  由於初夜那晚知更的記憶破碎,對他來說,這一次才是實質上的初夜。

  魅魔以美夢為食,知更看多了不同人的夢境需求,不論理論或實戰經驗都相當豐富,自然也知道怎麼撩撥攻略一具尚未開發的身體。

  知更這回溫柔到方宸以為他被奪舍。

  明明只是滿足生理需求、口腹之慾,為什麼要做這麼多前戲?為什麼要舔令人害羞的地方?

  為什麼,她覺得自己幾乎要融化了?

  原來那些被他所珍視的女孩,他都是用這樣的態度在呵護,完全顛覆了她先前對知更強硬粗魯的印象。

  在知更手嘴並用的挑逗下,方宸已經去了兩次,體內升起一股之前不曾有過的酥麻感,她攬住知更的脖子,渴求地泣訴道:「別再……別再繼續了……」

  知更愣住,停下動作,「弄疼妳了嗎?」

  「快點結束,不要折磨我了……」方宸不習慣和他接吻,咬住他的肩膀宣洩,「知更,你上次明明沒做這些就能達到目的。」

  「要是不做這些前戲,妳會受傷的……」知更汗如雨下,輕啄她的唇瓣,「我不想再傷害妳了。」

  知更擔心她緊張,不只點燃放鬆心神用的薰香蠟燭,還準備了潤滑液,然而方宸的身體十分敏感,用不上潤滑液便連大腿根部都濕透,知更見她已經做好準備,便褪去剩餘的衣物。

  知更進入得很慢,方宸不禁深呼吸,恍惚間,她好像聽見知更不斷道歉。

  「你哭什麼?」

  知更沒說話,只是埋在她的頸間吻著肌膚,眼淚濕涼的觸感讓方宸一陣輕顫,感覺到他下身挺進的動作也緩了下來。

  方宸聲音嘶啞,「……你這樣,活像是我逼良為娼。」

  「會痛嗎?」知更的眼眸濕潤,聲音意外地弱勢。

  「有點,不用顧慮我的感受,你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別這樣陰陽怪氣的,我……啊!」

  知更陡然貫穿到底。

  方宸感覺到體內被撐開,分泌更多液體來容納他的存在。

  比起上次如狂風驟雨般的情況,這次知更是真的卯足全力在滿足她,溫柔以待。

  中場休息的空檔,知更輕聲說道:「上回的事……我很抱歉。」

  「我知道,你還買了藥膏放在我包裡,太笨拙了吧,你用這種方式真能拐到其他小女生?」

  「妳有用嗎?」知更吻著她的耳垂,開始一下下抽送挺弄,「那邊的傷口容易發炎……」

  「你上次沒戴套,你還敢說啊?」

  知更停了下來,這也是他想道歉的事情之一。

  這回他有記得戴套了。

  「我服過藥也去看過婦產科了,目前沒事。」方宸故意問道,「有的話,你打算怎麼辦?」

  「魔族不易與人類繁衍混血後代,如果有的話,就……」

  方宸看出他的遲疑,心情沒太大起伏,淡淡說:「那就打掉,我不想要照顧小孩。」

  知更默然,「……嗯,依妳的。」

  接下來,知更就很少說話了,方宸也被他頂弄得思緒破碎,哼哼唧唧說不出完整的句子來。

  一開始的溫柔前戲,中期的緩慢侵入,後期的深進淺出,方宸總算知道,為什麼有人如此熱衷這件事。

  如果她和知更兩情相悅就好了。

  可惜不是。

  她不清楚魔族的飼餵標準是什麼,但知更顯然沒打算太快結束,她去了兩次,意識迷離之際,感覺到他換了姿勢,從背後再度挺進體內。

  直到天亮,她和知更才相擁睡去。

  關於知更的技術到底好不好--

  下次,她要記得跟溫璇糾正答案。

110.05.19

點閱: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