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120 降溫(R)

Last modified date

#百琥魄 #黑雛月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打了疫苗後,我半夜開始發燒。

  我輾轉反側難以入眠,魄打開夜燈,撐起身子以手測量我的額溫,然後微微蹙起眉頭。

  吃過退燒藥後我出了滿身的汗,他把我攔腰抱起,走到浴室。

  浴缸注水的嘩啦聲響,因為高燒而特別遙遠模糊。我全身肌肉痠痛地癱倒在他懷裡,任由他幫我脫去睡衣。

  如果是平日大概還會你來我往調情一下,如今是完全沒力氣了。

  他先讓我坐在浴缸裡,接著褪去自己的衣物,也踏進來,熱水滿溢而出。

  主臥室的浴缸大到可以容納兩個人平躺,我懶懶地趴在浴缸邊緣,任由魄幫我搓背擦澡。

  我的體溫還是居高不下。

  魄將熱水放掉換了一輪,在等待的過程,我忍不住打起盹來,突然唇瓣覆上溫暖氣息,是魄的唇,軟軟甜甜的。

  我嚶嚀出聲,睜開眼,霧氣氤氳中只見他眨著溫柔的笑意,唇瓣往下移動,貼在我的頸窩吮咬。

  他分開我的大腿,大掌一路往內側撫摸過去,指尖翻開我的陰唇,就著清水的潤澤探入窄穴內,拇指不時掃過隱密的陰蒂,我一陣輕顫忍不住夾緊雙腿,發出喘息聲。

  腦袋雖然混沌,但身體的知覺卻異常敏感。修長手指深入陰道,輕輕抽送攪出水聲,我被這飽脹的感受刺激得幾乎哭出來。

  在我達到高潮痙攣時,魄扶起我的身子靠在他身上,以半女上的姿勢讓性器挺入我體內。

  大腦被高燒和他的佔有給刺激得一蹋糊塗,講話也語無倫次了起來。

  「魄……我會不會死掉……」

  「不會的,妳在現世欠的債還很多,那兒肯定不同意這麼早放妳走……」魄邊喘息,一邊挺進抽送,「嗯,靠著我,把妳的身體交給我,對,放鬆……握住我的手……」

  魄的身體比我還涼,我貪戀這份體溫,抵在他的頸窩撒嬌,眼角分泌出生理性淚水,分不清是因為疫苗副作用多點,還是因為承受他的佔有多點。

  他帶有薄繭的指尖摩擦過我柔軟腫脹的陰蒂,體內一陣收縮,分泌液體潤澤了他的陰莖,讓他抽插得越發順暢。

  「沒事的……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魄在我耳畔溫聲哄慰,誘導我將注意力轉移到歡愛之事上。事實也證明,這招對我的確特別管用……

  等我醒來的時候,人已經乾爽地躺在床上,他則半側著身一邊滑手機,一邊拍撫著我的肩膀。

  見我醒來,他便從床頭櫃拿下耳溫槍,幫我測量體溫。

  「嗯,總算退燒了。」

  我撲進他的懷裡,啄吻他的下巴。

  「你這樣降溫的方法……哪邊學的?」

  魄眨了眨眼,「妳說呢?」

110.07.27

點閱: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