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熒|星辰之鯨(R)

Last modified date

#好感度10,R18肉湯

–  

  那日在黃金屋一戰,是熒第一次看到吞天之鯨。

  通透碧藍的獨角鯨自地面躍出,巨大的水流體積籠罩黃金屋全場,奪走了她的目光;獨角鯨發出鯨鳴,獨特的頻率穿透熒的耳膜,攫住了她的心臟。

  被威懾住的熒,來不及閃躲攻勢,直接被砸回七天神像。

  她倚坐著神像等待體力恢復,腦中揮之不散的是佇立在獨角鯨陰影下的那名愚人眾執行官,公子·達達利亞的孤傲身影。

  那是集星光與激流於一身的矛盾體。

  達達利亞對武藝的追求雖然瘋狂,卻同時也是個很純粹的人。

  榨乾七天神像的恢復能量數次後,熒的反應漸漸進步。

  她仍然會刻意讓達達利亞擊傷後標上記號,等他喚出吞天之鯨,拔尖的鳴叫聲響徹黃金屋,她藉著豐富的落敗經驗,預判那飛躍星海之鯨的落點位置,及時避開致命傷害。

  流淌著星痕的水花四濺,像極了星空凝結成冰,被一箭貫穿擊碎,殘裂成片。

  百看不膩。

  和空一起旅行時,熒也在其他世界見過鯨魚,但吞天之鯨無疑是她見過最美麗的水生物。

  巡弋於漆黑夜空的星辰之鯨--她在戰勝公子後,取得的隻角上讀取到了這樣的訊息。

  和達達利亞很相襯。

  第一枚隻角,她放在塵歌壺中的床頭櫃上,醒來便能一眼看見。

  無論戰場或情場,他們都棋逢敵手。

  熒和達達利亞像是互相吸引的行星,征服欲的膨脹使兩人不斷靠近,周旋角力,最後碰撞、擦出火花。

  於是塵歌壺裡,多了一張雙人床。

  「……所以,小姐是那時候就對我一見鍾情了?」

  達達利亞伏在熒身上,胸膛貼著她的光裸背脊,屈腿卡進她的雙膝之間,箝制住她的雙手,讓熒以無法掙脫的姿勢接受自己的侵略。

  熒因為他的挺進而發顫嗚咽,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聲音,卻如同散落一地的星星糖,甜膩破碎。

  「嗯……比起你,其實吞天之鯨更讓我印象深刻。」

  「小姐的興趣……還真特別。」汗水滑下達達利亞的鼻尖,墜落在熒的腰椎上,青年指尖撩撥著她腿間的柔嫩肌膚,誘逼她滲出更多液體,嗓音有些低啞,「和我比試時竟然不是專心注視著我,我大概……有點吃醋了。」

  「吃醋?達達利亞……」熒笑出聲,撐起身子,主動將他納進體內,語帶挑釁,「你跟自己的吞天之鯨吃什麼醋?」

  熒的動作幾乎將達達利亞逼瘋,膨脹的欲望在耳畔叫囂,他進攻、她抵禦,她回擊、他偷襲,一來一往之間,床單被兩人的汗水體液濕了又濕,被熒捉皺甚至抓破。被推上高點之際,熒眼前一片燦白,彷彿看見了鯨魚身上流淌的星空,熠熠生輝。

  體力透支的熒,眼角含著生理性淚水,疲軟地趴在青年身上。

  熒的腦袋有些暈眩,耳畔仍是剛剛達達利亞吃醋的語句,那八成不是真心的,但她竟然覺得有點可愛。

  達達利亞將少女打橫抱起,踏進浴室清理身體。

  「達達利亞……」熒伸手慵懶地撥弄他的耳墜,紅光閃爍。

  青年的單邊耳環,讓身為至冬國戰士的他添了一絲清雅華貴氣質,穿越璃月街道時經常吸引路人目光,男女都有。

  達達利亞停下動作,幽藍的眸光熾熱,雙手一撐,將她困在自己和浴缸之間的小小空間裡。

  「小姐?」

  熒笑了笑,像極盛開的花,她吻上達達利亞的唇角。

  「鯨魚也好,你也好……都是讓我捨不得挪開視線、無與倫比的美麗。」

  

110.09.16

點閱: 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