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題|22|被忘記的紀念日

Last modified date

#30題|22|被忘記的紀念日

  

  我和魄之間的紀念日有三,12月3日交往紀念日、10月28日結婚紀念日,以及……

  最不常提起的,7月3日華煙重啟日。

  「華煙」是我們的住所,也是一棟屋齡悠久的日式混中式建築,9年前我們在這倒轉時光,洗淨累積了2年的悲傷和不甘,讓一切從頭來過。

  每年這天,我都會記得買上兩瓶氣泡酒,一瓶葡萄口味,一瓶白桃口味,坐在廊簷下,看著游泳池波光瀲豔,一邊喝酒遙想當年。

  不是忘記,只是不想提起。

  這天魄加班到特別晚,回到家時,我連燈都沒開,只是靠著廊柱,靜靜喝著酒。菅田管家也很識趣,沒有打擾我。

  魄在一片幽暗中來到我身旁坐下,打開我留給他的那瓶葡萄氣泡酒,登時酒香四溢。

  我的白桃剩沒幾口,於是我扳過他的臉,直接吻上,搶奪他嘴裡的葡萄芬芳酒液。

  氣泡刺激的我的舌尖,直到喘不過氣後,我才咬了咬他的唇瓣,結束這個吻。

  「今天是什麼日子?」

  我這是明知故問。

  魄嘴角飄著笑意,食指和拇指圈住酒罐,指向院子裡的那顆白櫻樹。

  他沒忘,只是也不用特別慶祝。

  如果不是被傷得夠深,沒有人希望一切從頭來過。2年的時光太久太久,他擁有截然不同的人生開端,最後仍然和我走到了一塊。

  每到那天,我就會換上中式的紫衣白裙,盤扣一絲不苟地從胸口扣到腰間,用以悼念那天被我埋葬的種種不堪回憶。

  我的執著、忌妒、患得患失,全部成為這棵白櫻樹的養分,成長茁壯。

  9年來,我只有去年和今年有特別紀念這一日。畢竟,面對過去的黑歷史,人總是有釋懷的一天。

  月華攀上高空,恆久的白櫻樹隨風盛放。廊簷下的燈亮起,將魄染上朦朧的暖黃。

  「還好嗎?」魄搓了搓我因為初秋而冰涼的手。

  「沒……」我閉上眼,靠著他的肩,想起9年前的風風雨雨,改口道,「大概,有點醉了。」

  「進去吧,天氣涼了,吹風容易受寒。」

  「不,我想再待一會。」我窩在他的懷裡,他索性敞開外套,將我包裹進去。

  魄的胸膛寬厚而溫暖,我聞到他身上淡淡櫻花和葡萄香氣,忍不住舔了他的喉結一口。

  「把我當下酒菜?」他啄吻我的唇瓣,「……別鬧。」

  有一句詩怎麼說來著……將回憶風乾,老的時候,下酒。

  我曾在夢裡與過去的幻影把酒言歡,醒來後心中一片坦然。

  我以為十年後我仍然會憤怨不平,如今心中只剩下淡然的平靜和遺憾。

  回首來時路,也無風雨也無晴。

  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坎。

  

110.10.23

點閱: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