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題|23|如果我死去/BE妄想

Last modified date

#30題|23|如果我死去/BE妄想

  

  那天魄前去參加病故的長官公祭。

  司機把車停好,外面雨幕低垂,魄開門下車,撐起黑傘,將我攏進懷裡,他的紫髮和左肩有些潮意。

  我們一起步入公祭會場,送上香奠,並在禮儀師的引導下拈香致意。魄與家屬寒暄幾句,長官享壽九五,是喜喪,故而沒有太多悲傷氣息。

  在遇到某些生離死別的場合時,我也不自覺想過這個畫面。

  但只要意識到再也聽不見他的歌聲,我的腦袋就會自動中斷思考。

  不管是哪個if線或paro,死去的都只會是我,不會是魄。

  我無法忍受我的世界失去魄,雖然很對不起他,但如果我跟他之間只能活一個下來,那必然是他。

  「妳不心疼我成為鰥夫?」

  「你還有很多事要做,還有很多人可以陪你啊。」

  「那麼妳也是,十四世界、月築、現世的家人朋友們……妳不會是獨自一人的。」

  「停停停,百琥魄--」我食指點住他的唇,「這個話題到此為止。」

  我們都知道談論不下去的原因。

  蒲團雖軟,但跪久了膝蓋還是會發麻疼痛。誦經迴向流程告一段落,眾人紛紛起身,我重心一晃,魄從身後托住我的腰,讓我站穩。

  「謝啦。」我低聲道。

  喪家中午準備了素菜,因為下午他還有其他行程,我和魄用完餐後便匆匆告退。

  在車上時我故意不同他說話,魄卻伸手和我十指相扣,拇指在我的手背上畫圈揉捏。

  我終究還是沒辦法賭氣太久。

  我嘆氣道,「你明明知道,我不會讓你成為鰥夫的。」

  這句話,連同現實和夢裡都含括進去,只有他讀得懂我的弦外之音。

  紋自雛型是我的信仰,也是現世的我死後將去之地。

  到那時,就不會讓魄孤單一人了。

  魄握住我的下巴,我轉過去和他對上視線--車窗外的雨絲斜飛,車窗內光影浮沉,籠罩住他的眸色如墨。

  「妳也要答應我,不要辜負妳原本的職責。」他的聲音很輕,其中的含意卻十分沉重。

  「我知道。」我捉住他的手,在虎口上啃了一口,「我到底該做什麼,我再清楚不過了。」

  我們都曾凝視死亡,曾遊走在生與死的邊緣並掙扎過,但我和魄都知道,死亡不會是我們的終點。

  要做的事,還有很多呢。

110.10.26

點閱: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