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130 銀杏與白徵

#百琥魄 #黑雛月 #紋玲 #紋零

  

  不論紋世或藝世,過的新年都是元旦那日。

  因此農曆年這天,我總是和魄帶著幾道年菜,去憶世叨擾兩位老人家。

  一踏出落步車站,便看見夾道兩排黃金風鈴木,光影斑駁,在前方涼亭處傳來酒菜香,魄牽著我的手拾階而上。

  今年我們帶了一個小傢伙來。

  一頭小白獅在我們身邊奔跑著,階梯對牠來說太高,只能先攀上前腿,後腳使勁蹬,以這種方式一階階往上爬。我們配合牠的速度慢慢走,終於在十分鐘後抵達了雙神面前。

  「不帶孩子,帶了寵物來?」紋玲笑道。

  「牠是仙獅,叫做白徵。」我彎下身把小獅子抱起來,幫牠正了正脖子那圈絨毛上的紫色緞帶項圈,「是蒼調送我們的新年禮物,今年虎年嘛,特地帶來跟你們討個吉祥。」

  白徵趴在我懷裡,好動得很,魄把禮品放下,一邊把帶來的年菜布置上桌。

  我和他今天穿了一襲紅黑中西混搭套裝,領口打著金色結扣,外套下擺做了幾個摺,頗有金魚尾巴搖曳的效果,再搭上單邊紅色流蘇耳環,十分應景喜氣。

  白徵在紋零身邊蹦蹦跳跳,然後含住了他的手。

  白髮青年獃住,我和魄忍俊不住,紋玲已經笑出聲來。

  「仙獅有將自己喜歡的事物含在嘴裡的癖好,看來白徵很喜歡你啊。」我解釋道。

  紋零也沒抽開手,只是擰眉,任由白色小獅子將他的手啃得滿是口水痕跡。

  這畫面太美好。

  去年跟紋零討了紅包,今年則換我準備給他們了。

  「來!」我拿出兩個紅包袋,上頭以金粉點綴,寫上了「春」字,內容物叮噹作響,「兩位老人家,新年快樂!」

  紋零揚眉,「此為何意?」

  「就是……你們知道的,托老大和培初的福,我那頭賺了點小錢,所以準備了點小東西給你們。」

  紋玲把紅包打開,倒出內容物--是銀杏流蘇掛鍊,兩條款式略有不同,紋零的是白琥珀,紋玲的則是黑琥珀,綴著金箔銀杏,簡樸典雅。

  「這是敝世慈久山盛產的琥珀,其中以黑白琥珀最為珍貴。」魄解說道,「我和嚮兒也各做了一條,能夠祈福庇佑安康。」

  「琥珀石是我的守護石,便想著也幫你們做一條。」

  「雛月有心了。」紋玲將銀杏掛鍊掛在腰上。

  紋零也掛在與之相對的左側腰帶,叮噹作響,「甚好。」

  爐子上的火鍋正咕嘟沸騰,白徵吃飽就睡著了,在紋零腳邊打著呼嚕,牠特別喜歡這位嚴肅的老人家。紋玲不斷給魄倒酒,我和紋玲則是敬著麥茶,一邊度過了這頓白日年夜飯。

  「希望今年,也是個好年。」

  我們舉杯相祝賀。

  

  

111.02.06

Hits: 40

【上一篇】  
【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