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青城(05)

Last modified date

#R15

  城市尚在沉睡。

  青城依照契約來打掃尹熙住處,打開門時,玄關的外出跟鞋讓他一頓。

  尹熙今天沒去上班。

  出門前他依慣例傳訊給尹熙,但她不讀不回,原以為是工作忙碌,沒想到是請假休息。

  按習慣來說,青城的居家整理服務會安排屋主外出的時候,一方面是整理私人物品時避免尷尬,一方面則是不必擔心打擾屋主生活作息。

  他瞟向緊閉的寢室門扉,戴上手套和口罩,按照步調整理起客廳和浴室。接下尹熙的委託已逾一年,對她什麼東西亂扔該擺回哪裡駕輕就熟。

  地板一塵不染,碗盤晾在架上,他洗淨雙手,輕敲尹熙的房門。

  她躺在床上,身下是一片怵目驚心的血泊。

  那一刻,青城以為自己回到硝煙瀰漫的戰場上。

  青城想起在浴室清點過的衛生棉條數量,轉身去廚房找出黑糖和薑片,幫她熬煮一鍋薑茶。

  按下電鍋開關後,青城回到臥室,扯起棉被將她攔腰抱起走進浴室。

  即使赤紅染上雙手也依然處變不驚。

  

  

  海浪輕柔環抱住尹熙。

  她躺在柔軟白沙上,海浪打濕裙擺,一點一點浸透布料,她想擺脫這不適的感覺,伸手褪掉時碰到一雙手,那是男人的手,青筋突起,健壯有力。

  海浪從沙灘上退去,她把臉埋進沙子裡,呼吸著那淚一般的潮濕鹹澀氣味。

  要是就這樣被淹死就好。

  「……好痛。」

  男人一頓,深冬梅花般的淺緋色眸子不帶溫度地流連在她身上。

  大海被夕陽染紅,海浪無辜地侵犯沙灘邊界。那雙手分開她的膝蓋,輕輕探入她的裙擺下,脫下裙子和內褲。

  「尹小姐,我幫妳清理一下。」

  柔軟溫熱的大手覆上她陰部,分開她從未有人觸及的花瓣,花苞綻放,玻璃瓶破了洞,黏膩的紅色海水一股股往外流淌。

  尹熙的身體高溫發燙,不自覺地夾住男人冰涼的手磨蹭,他修剪整齊的指甲和指節往她體內深挖,原罪鬱結成血塊滑落腿間,像夭折的嬰兒落在地上。

  她的裂縫被挖開,充入柔軟棉條,流淌不止的血與淚逐漸安分。

  午後陽光驅散屋內的濕氣,尹熙在濃厚睏意中撿回意識。她身下已是乾爽的床鋪,並換上了棉質睡衣。

  她記得自己回老家幫尹容奶奶祝壽,與父母因故起爭執,拒絕留下來過夜,便搭連夜趕回租屋處。中部難得大雨磅礡,摺疊傘幾乎無用。到家後連外套都沒脫,吞完止痛藥和安眠藥便和著濕衣墜入被窩。

  額頭深處還疼著,她翻開手機一看,下午兩點四十分。置頂的聯絡人圖案是朵白梅,清雅如雪,青城的訊息她還未讀。

  室外的洗衣機傳來運轉聲。

  她想起今天是青城的打掃日,剛剛那些混亂夢境漸漸與現實貼合。

  尹熙蹭進拖鞋,腰腹部絞痛,哀號著生理不適,每一步都十分緩慢。

  也不知道是不是還在做最後的掙扎。

  尹熙打開門,男子高瘦的身影落在陽台外。

  他正在抽菸。

  青城眼角餘光瞥見她,捻熄煙後扔進他帶來的清潔袋中。

  抿煙時眼底那絲少見的冷眼睥睨消失無蹤,雲層陽光角度一轉,雙眸還是冬日爐炭下熨得人心溫暖的紅,溫柔體貼難辨真假。

  他很了解人心。掐準了每一分微笑和眨眼,進退得宜。

  有錢果然好辦事。

  違背本性的事,照樣能得心應手。

  尹熙雙手環胸,聲音有些沙啞,「你幫我換了床單和……棉被?」

  棉條那兩個字,她終究說不出口。

  「嗯。」青城輕描淡寫,「需要的話,我可以消除這段記憶。」

  尹熙低頭,「……沒關係,我記得不清。」

  她說謊。

  冰涼的白色沙灘、鹹澀的海浪氣味,男人的指節和她軟弱無力的身軀,甚至有些說不清的黏膩生理反應,夢境染上不屬於她的顏色。

  尹熙在他手上多看了兩眼,指甲縫洗得很乾淨,沒留下半點痕跡或味道,是她家的柚香洗手乳。

  尹熙知道青城有些與常人不同之處,負責處置窺探世界真相的迷途羔羊,但她身上流有尹家的血,青城和尹容奶奶曾有過約定,他不會擅動尹家人。

  除非得到本人允許。

  青城頷首,臉上表情平靜無波。

  「我借用廚房煮了黑糖薑茶,在電鍋裡保溫著。」

  青城拎起掛在沙發上的黑色大衣,一邊扣著扣子,掏出手機當著尹熙面前傳送例行訊息。

  --今日的整理工作已經完成。

  青年收起手機,將她披在肩上的外套拉好,袖子滑落吋許,露出骨感的手腕。

  「後面還有工作,我先走一步,退燒藥在床頭,建議妳多躺一會。」

  尹熙的思緒仍如迷霧蔽日,因為低燒和生理期有些渾沌。目送青城離開後,她走到廚房給自己舀了碗薑茶,吹涼後慢慢小口啜飲。

  黑糖的甜和薑片的辣,在她胸口交織成漩渦,使心跳失速。

  該死的好喝。

  尹熙回到臥室打開筆電,信箱裡還有幾份稿子要校閱。生病請假延宕了她的排程,稍微恢復精神後,這個工作狂又開始埋首於文稿中。

  彷彿這樣就能趕走不斷盤據在腦海中的男人身影。

  夕陽西斜,落日餘溫在陽台磁磚上依依不捨地涼透。

  --你有提供陪睡服務嗎?

  她解鎖手機,在給青城的訊息欄打出這段文字,卻遲遲沒有勇氣按下送出。

  不管他回答有或沒有,都會讓她不快。

  對青城來說,這個舉動不過就是像在幫鄰居小孩換尿布吧。

  他可是年紀大到可以跟尹容奶奶平起平坐的人啊,尹熙妳這個混帳。

  尹熙的頭磕在書桌上,一下一下,連額頭都磕紅了。

  現年二十八歲,只有大學時交過一次男朋友的尹熙,在瀏覽器的搜尋框輸入了「爺孫戀」。

  

  

111.02.10

點閱: 16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