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世|訛願

Last modified date

#20220228生日賀文-玲視角

  

  「……再深一點。」

  「嗯……對,沒錯,就是那裡……」

  「唔,疼……輕點,皮都快被磨破了。」

  

  夜深人靜,滌鏡所的主神臥室傳來令人遐想的男音喘息。

  女官子苑面無表情,耳根泛紅地繼續為他施針,在他喊出「不要」時,終於無法忍耐,停下手上動作,將毛巾攤開在半裸的男體背脊上熱敷。

  「紋玲大人,您喊成這樣,很容易讓人誤會的。」

  「誰?誤會我們什麼?」紋玲悶聲笑道,他趴在床榻上,支著頰詢問,「子苑判官,只要行得正坐得直,便不怕被人以訛傳訛。況且,妳主動追我一事,眾人可是有目共睹。」

  胡、胡說八道!子苑在心中無奈罵道。

  把追隨簡化成追一字,紋玲的臉皮可比在冥府主事時厚多了。

  --但他其實說對了一半。

  

  

  紋玲來滌鏡所沒半個月,新任冥神紋零就護送她前來滌鏡所。當著所有擷憶使的面,將她交給了新任的黑髮創世神。

  紋玲抬起她的下巴,紅眸微瞇,便是一句調侃,「喜歡我到寧可折壽也要追上來?」

  冥府屬陰,憶世屬陽,跨越陰陽兩界是要付出代價的。

  「下官……」子苑還想解釋些什麼,但自知不論什麼辯解,都無法逃過眼前這人洞悉人心的目光,垂下眼,「……僅僅是想追隨您。」

  「記憶不要了?」

  「判官的壽命很長,即便折壽,我也有足夠的時間去等。」子苑頓了頓,雙手握住了那盞冥燈,「我不想讓未來的自己後悔。」

  「若我不允呢?妳須知,從未有人打破這個規矩。」

  「據我所知,您和紋零大人也是第一次交換職位。」

  這舉例不錯。

  紋玲玩味著她的答案。

  這女子,勇敢而聰慧,卻過於耿直,唯獨缺了點--

  子苑抬起臉,紫灰色的雙眸眨著淡定,「況且治療您的時候,下官在您身上用了多種毒草測試療效,倘若沒有定期施針疏通,將會引發劇烈頭疼。」

  --心機。好吧,倒也不是沒有。

  這下他得重新評估眼前這名女子了。

  「妳敢對我下毒?」

  「是藥三分毒。」

  「好,很好。」紋玲瞇起眼,冷然一笑,「子苑,我真是後悔極了。」

  

  

  「我真是太後悔了。」

  和半個月前同樣的一句話,將正在恍神的子苑心思拉回。

  「玲大人,這回又後悔什麼?」

  「當初就不該賜妳冥燈,拿走妳的記憶後,應該直接訛妳是我妻子才對。」

  「……」

  子苑收針的手一抖,整副針具差點掉到地上。她正好背對著床榻上的紋玲,年輕的創世神大人看不見她的神情,便又多補一句。

  「這樣一來,即使妳不順我的意,我也有其他法子可以治妳。」

  「大人,這話半個月前您就說過了。」子苑轉過身,從寬袖子中伸出手,掐在他背上的穴道,繼續下一個療程,「您恐嚇不了我的。」

  上一回他當著紋零的面這麼說時,白髮青年臉上難得露出訝異表情。

  「恐嚇不了妳,色誘可以嗎?」

  紋玲上身的衣物半褪,毛巾雖然遮住了大部分的肌膚,卻遮不到全部的肌色,部分精實的肌里隨著呼吸緩緩起伏,黑色髮辮披散在右肩上,切割出讓人遐想的白皙誘惑。

  這位大人,怎麼換個地方主事,就這麼放蕩了?

  但其實子苑知道,紋玲最清楚怎麼讓子苑保持距離。越是往那方面引導,子苑就越是退縮。女官不願自己與創世神之間的互動,被染上任何私情。

  子苑僅僅只是想在公事上繼續追隨他、為他效命。

  「今天的治療就到此為止吧,熱敷十分鐘後便可以撤掉。」

  子苑收手,卻被紋玲扯回來,力道不大,卻不容掙脫。

  「今天是什麼日子,妳可知道?」

  「以冥曆來說,恰好是二月二十八日。」

  「我的生日。」

  「哦。」子苑靜默半晌,補上一句,「生辰快樂。」

  紋玲失笑。

  「子判,妳當真是不懂情趣啊。」

  創世神也會有生日願望嗎?

  很久很久之後,子苑才明白紋玲今天許了什麼願。

  

111.03.08  

點閱: 17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