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Lobelia(知更篇17:相親)(R)

  方宸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知更。

  上週她收到高中同學的邀請,那位同學在某個網紅團隊擔任企劃,最近籌備模擬相親活動,需要大量臨時演員,由於有人臨時請假,故只好拜託目前身為自由業者的她。

  相親活動一共有12男12女,地點是一棟臨海的別墅,占地數百坪,只要照著腳本演出即可。知更見她在收拾行李,方宸只回答是去跟高中同學到海邊玩。

  豈料知更也在現場。

  富麗堂皇的大廳中,知更在吧檯旁調酒,杯盞和酒液色彩繽紛,調酒的身姿俐落帥氣,雖然他並不是相親活動的主角,卻格外引人注目。

  有不少女性過去吧檯找他攀談,點了一杯又一杯,知更的笑容溫柔清澈,一如他過去在Lobelia任職時的營業用姿態,翡翠綠的雙眸在水晶吊燈下更加剔透。

  知更離開Lobelia後便很少調酒,沒想到會在這裡重操舊業。

  原本還在因為被抓包而心虛的方宸,頓時有些來氣。

  出席的嘉賓都是單身,她不想也不能和知更在這裡相認,只好繼續形同陌路。

  但偏偏現場安排的活動中,有一項就是和調酒師互動的心理測驗。知更會依照在場的24名男女的需求調酒,男女雙方必須在白板上配對調酒和嘉賓,並選出自己最喜歡的三杯酒。

  配對正確次數和投票數最高的前十名男女,便可以晉級到下一循環。

  輪到方宸去點酒時,知更的目光一如往常的柔和,嗓音卻多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由於要保密到猜題環節,所以只有攝影師跟著方宸。

  「方小姐喜歡的顏色是青綠、桃紅和銀空色,水果是檸檬,對嗎?」

  「對,可以幫我弄得酸一點嗎?」

  「這個容易,是否還有其他需求呢?」

  「……你……」

  知更停下攪拌酒杯的動作,抬眼等她把話說完。

  「你長得很好看。」

  「謝謝,我女朋友也總這麼說,她最喜歡的就是我這張臉。」

  知更這句話讓方宸在心中翻了翻白眼。

  不過看來他並未生氣自己撒謊一事,方宸總算鬆了口氣。

  回到攝影棚,方宸只不過是來湊數的臨時演員,自然在第一輪就被刷下來了。

  方宸是設計業出身,觀察入微又富有想像力,調酒聯想難不倒她,偏偏是在投票環節,知更調製給她的檸檬甜桃氣泡酒,因為過於樸素而鮮有人注目。

  很難不懷疑這是不是知更從中作梗。

  不過她也在答題階段故意填錯了幾題,她可不敢在男友面前積極參加相親。

  拍攝的休息空檔時間,有不少人去跟知更點調酒。這裡的酒水在拍攝期間無限量供應,加上相親原意就是讓年輕男女湊對,故已經有幾個看對眼的手一攬便進了房間。

  方宸靠在大廳的沙發上,時不時地瞥向吧檯。

  知更出色的外觀還是一樣招蜂引蝶。

  在Lobelia她總會在晚茶時段點一杯調酒,然後肆無忌憚地盯著他瞧。

  --大小姐,為什麼總這樣看著我?

  --因為你的調酒動作很好看呀。

  但交往後,知更才發現她並不愛喝酒。

  「方小姐,這杯招待您。」

  方宸被耳畔的溫柔嗓音拉回注意力,這才看到面前被放了一杯調酒--天使之吻,這是一款有著香甜可可氣息的甜點酒,紅櫻桃點綴在鮮奶油上,與酒液若有似無的碰觸,通常是男方用來對女方暗示想要一親芳澤。

  方宸假裝受寵若驚,「謝謝……這怎麼好意思?」

  「我見您在第一回合被刷下來,希望能給您一點慰藉,不要因此對自己妄自菲薄,方小姐如此獨特,一定會有能欣賞妳的人。」

  「你這麼溫柔體貼,一定很受歡迎,你女朋友真放心讓你出來拋頭露面啊。」

  「我瞞著她來的。」知更臉頰漾出酒窩,「但是,不久前她已經知道了。」

  方宸手持酒杯的動作顫了一下,知更淺笑,「您慢用,我先回去工作。」

  知更回去吧檯繼續服務其他嘉賓,方宸這才發覺自己臉頰發燙,也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還是久違地看到知更調酒師氣場全開的這一面。

  當初就是這樣的知更令她一見鍾情,後來卻令她厭惡無比。

  但那都過去了。

  方宸一口一口地啜飲酒液,也許是酒精的催化,她不再掩飾自己看著知更的眼神,青年偶爾會回她一抹從容笑容,又低頭繼續手邊的調飲工作。

  接近傍晚,拍攝工作告一段落,明天還有最後的訪談和大合照,方宸撐起搖搖欲墜的身子,剛走沒兩步,身後就傳來一道溫暖的氣息,知更環住她的肩膀,脫下侍者外套披在她身上。

  「我送妳回房。」

  方宸覺得腦袋發漲,剛剛用回憶下酒,酸甜苦辣在胸腔翻攪,加上酒精催化,她難得露出嬌憨的一面,整個人往知更懷裡一靠。

  「走不動了,抱我。」

  有知更在,方宸才敢讓自己醉到這種程度。

  知更察覺到周圍投射過來的視線,有人竊竊私語,但在今天這個以情感交流為主軸的拍攝節目中,沒有人會去刻意阻止。

  知更在眾目睽睽之下,將方宸打橫抱起。向工作人員拿了房卡後,便走上二樓。皮靴踏過地毯,沒有發出半點聲響。他騰出手刷卡解除門禁,將方宸放在床上,正要起身,便被方宸拉住了袖子。

  「不留下來嗎?」方宸歪頭,「還有工作?」

  知更的喉結滾動,低眉一笑,「沒,總算不用再演了。」

  他扯開自己的領帶,俯身便攫住了方宸的唇瓣,掠奪她的甜美呼吸。

  剛才有多少男生視線在她身上打轉?有多少人恣意想像與她交往的未來?

  床鋪柔軟,方宸彷彿落到雲團上,渾身輕飄飄的,身體深處卻有一團熱源亟欲抒發。她下意識貼近知更,知更卻克制地結束這一吻,輕輕輾磨著她的唇舌。

  「妳怎麼會在這?」

  「我才想問你……」方宸喘著氣,勉強從混沌中撿回一絲意識,「主辦是我朋友,有人臨時請假,找我江湖救急,當個臨演賺賺外快罷了。」

  「我也是,來賺外快的。」

  方宸想起他剛剛面對女性環伺,游刃有餘的畫面,突然坐起身,一把將他推開,「很常賺這種外快是吧?有酒喝,又有美女……」

  知更愣了愣,「妳在吃醋?」

  兩人於Lobelia相處期間,早已將熱戀值磨損殆盡。當時方宸有多有求不得,之後她對待這份感情就有多麼可有可無。

  即使是方宸追求知更的期間,她也沒有顯露過獨佔慾。當初他不屬於她,自然不該有這種情緒;而今他已經屬於她,也沒必要有這種情緒。

  知更還以為,一旦他鬆手,方宸便勢必不會挽留他。

  知更握住她的手,穿過她的指縫十指交扣,「沒必要吃醋啊,我只喜歡妳。」

  「那你怎麼能對他們笑?」喝醉的方宸腦迴路異常的直,她敲打知更的胸膛,「把我晾在一邊,對她們笑得燦爛如花……」

  知更任由她發洩,直到她安靜下來,才發現方宸臉上滿是淚水。

  青年怔住,心中滿是說不出的複雜情緒。

  他很久很久沒見過方宸這麼失態。

  方宸為了守住自己的心,即使答應交往了,也是維持著隨時可以走人的狀態。在她內心深處,知更為了可可、為了Lobelia,無視她的一片真心,踐踏她真摯的情感,那些畫面都歷歷在目。

  她只是故作堅強而已。

  知更要做點什麼來轉移她的注意力。

  要讓她每次想到過往,就會聯想到今天的一切,取代那種焚燒心神的情緒。

  知更抱起方宸,讓她坐在窗檯上,背後是臨海的懸崖,夕陽沒入海平面下,侵吞著世界萬物的色彩,獨留眼前知更眸中如山河美麗的碧青色彩。

  他解開方宸的盤髮,長髮瀑般垂落在背後,隔開了背脊和冰涼玻璃。

  知更捧住她的臉頰,一手探入裙襬,這件衣服是服裝組的,不能弄壞,他小心翼翼地深入腿根,拉下裏褲落在腳邊,不做任何前戲愛撫便進入了她。

  「知……知更……」

  方宸痛得倒抽一口氣,指甲陷入他的肩膀,剛才的吻稍微讓窄徑動情滋潤,但遠遠不夠容納他巨碩的性器,一股撕裂感壓過了心中的愁緒,現在不管身心都是滿滿的知更。

  「看著我。」知更擦掉她的淚水,貼著她的唇低語,「我不會放開妳的。」

  「好痛……你出去一點……」

  除了初夜外,知更一直都很惦記方宸的感受。

  但這次不同。

  知更身為夢魘一族,啖食人類的夢與情感而生。他本就不該對人類產生憐憫之心,什麼愛恨嗔癡,對他來說不過是盤中飧。

  溫柔是他的外衣,侵略佔有才是他的本性。

  「求饒……?」知更低啞一笑,眸光溫柔,「沒用的。要怎麼做,才能證明我心中只有妳?讓妳疼,讓妳記住這一刻,用身體感受我是怎麼佔有妳的。」

  人類下意識迴避疼痛,但方宸卻自虐似地不斷重複那一天的回憶。

  既然如此,何不以毒攻毒?

  在這層痛楚上,施加另一種疼痛。

  讓她為此上癮。

  方宸試圖後退,卻遭知更箝制而動彈不得,承受他的抽插挺進。

  痛並快樂著,方宸眼淚沒有停過,哭聲和抽咽聲交替。不要動得這麼快、太深了被撐得太開,她連話都說不好,性器摩擦過陰蒂時給予了一些快慰,總算得以舒緩部分的疼痛。

  「方……小姐?」門外傳來輕響,「您還好嗎?」

  知更動作停了半瞬,撥開方宸汗濕的頭髮,親暱地在她耳畔一吻,低語道,「聽到了嗎?在問妳話呢。」

  知更抱著她,維持著抽插的姿勢來到門邊,讓她貼上門板,用眼神示意她回話,身下卻同時一下下深撞著她體內的敏感點。

  愛液滲出兩人的結合處,沿著大腿往下滴落。

  方宸撿回一絲理智,憤恨地瞪了他一眼。

  別動。她用口型說。

  知更還真的停下來了。

  「沒……沒事。我喝得有點多,想、想休息一……唔嗯,啊!」

  話還沒說完,知更便刻意快速抽動上頂,方宸受不住這突如其來的快感,楞是尾音上揚嬌吟一聲。

  「休息」二字便很有深意。

  門外靜默半晌,聲音有點尷尬,「那就不打擾二位休息了。」

  腳步聲遠去後,方宸壓抑的呻吟聲逐漸放大,伴隨著抽插拍擊聲,在整個室內迴盪。疼痛化為酥麻,再被知更轉化為蝕人心神的快意。

  嫩肉被性器翻出又捲入,愛液拍打成沫,她如溺水者只能攀附著知更。從窗檯、梳妝臺到沙發椅上,全是他們歡愛過的痕跡。床頭櫃上的保險套用了一半,但知更還沒有停下,抱著她跨入浴室,打開花灑,貼著落地鏡面,從身後挺進。

  「妳吃醋,我特別高興。」

  知更吻著她的耳殼,在陰莖貫穿花徑的同時,伸手到按摩腹部並撩撥陰蒂,可憐的蜜豆禁不起玩弄,越發紅潤腫脹,刺激方宸身體一抖,幾乎站不住腳,愛液在磁磚上混入熱水中,流入排水孔。

  方宸不知道自己怎麼昏過去的。

  醒來時還被知更攬在懷中,一起蓋著薄被,身體已經被整理乾淨,而他的呼息聲是平順入睡的節奏。

  晨曦透過薄薄的窗簾灑進,方宸被知更折騰到將近凌晨才昏沉睡去,但兩人畢竟有其他外務,加上身體的痠痛,方宸睡得並不好。

  這下該怎麼跟朋友交待呢?

  朋友是知道她有交往對象的,找她來支援企劃卻睡了調酒師,而調酒師還陰錯陽差就是男朋友本人……

  這麼離奇的劇情,說出去誰相信?

  方宸恨恨地咬了一口知更的手洩恨,青年的眼皮顫了顫,悠悠醒轉。

  「早。」知更蹭了蹭方宸的頸窩,聲音微啞,「才五點……怎麼不多睡點?」

  「你昨天是故意的吧?」

  「我不會道歉的。」知更目光很淡卻很堅定,「這樣一來,可以信任我一點了嗎?出於職業操守必須服務客人,但我的心只屬於妳。」

  方宸因他這番話而心頭振顫,埋在知更的頸窩,聲音有點悶,「我不是對你沒信心,而是對自己沒信心。」

  「妳……看上其他人了?」知更握住她的下巴,語氣溫柔而森冷,「是誰?那個律師?還是演員?」

  方宸笑出聲。

  她逃避得太久了。

  溫柔的知更也任由她當鴕鳥,總是等她慢慢釋出情感,一點一點地蒐集起來,最後全都展露出來。

  看啊,妳還是有愛人的能力。

  即使被傷害、被欺騙,終究能找回當初那份想珍惜人的心情。

  方宸沒說話,輕輕吻上他的唇瓣。

  「我喜歡的人啊,是一名調酒師。」

  

111.08.21

點閱: 1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