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那一晚

Last modified date

【AW:那一晚】

深夜裡,急促腳步聲迴盪在高級住宅區間。各棟華廈鐵門緊閉,只有監視器仍注視著小步奔跑的少女。

繞過轉角又甩掉一名獵音師,詩羽緊繃得心臟狂跳,每當附近傳出聲響就立刻屏息停止動作,絲毫不敢大意。掌心緊握著音獸笛,銅質的表面顯見一條裂痕,滲出冰冷的紅色液體。憑藉著微薄印象奔向記憶中的那棟白色大樓。

拿出備份鑰匙卡輕輕一刷、輸入密碼,嗶響後玻璃門應聲而開。她喘了下氣,心中泛起一陣苦澀。不知道是他早就沒將她放在眼裡呢?抑或者是另一個陷阱等待她上門?

……沒辦法了。現在也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無論去到哪裡,獵音師都能利用特殊方式追蹤到她。如果連他也拒絕自己,就只有死路一條了。試過總比沒試好。

萬一真的被拒絕……就提早去見早逝的家人吧。她閉上眼深呼吸口氣,走進電梯按了十五樓,來到右手邊第二間房,鼓起勇氣按下了門鈴。清脆悅耳的門鈴聲響起。

門扉打開,映入眼簾的是熟悉的容貌和身形。有別於詩羽凌亂破損的制服,他穿著米色滾咖啡邊針織背心、深色襯衫和居家褲。腳下踩著拖鞋。整體看起來相當從容而悠閒。而她才是這裡最突兀的存在。

「……果然是妳啊。」

廉岱神情淡然,雙手環胸倚著門板,語氣十分疏遠。詩羽的心跳不規律了起來。

「我和妳之間對立的關係不可能改變,這點妳應該早就明白。為什麼還要來找我幫忙?」

少女垂首,「……我……被人陷害,外面四處是要追殺我的獵音師。希望……學長能讓我打擾幾天。」

「住下?妳要怎麼證明妳和妳的音獸不會趁機竊走我的聲音?」

詩羽蒼白著臉,這樣的指責她不陌生,但還是免不了一陣刺痛。「……學長、我不會這樣……請你……相信我……」

「想在我這避難一陣子,也要支付相對應的代價才行。妳打算拿什麼來抵押?金錢?聲音?還是身體?」

每一個問句都夾有明顯諷意,覺得深受污辱的詩羽漲紅了臉,眼眶鼻翼發酸,喉嚨猶如梗著魚骨般疼痛不已,發不出任何聲音。連轉身離開的力氣也沒有。

「……錢……現在、……身上沒有、……歌聲、……你、大概也不需要、……身體的話、……我……」

她拳頭緊握,力道大得拳關泛白。不明白為什麼當初和諧的前後輩關係,現在會落得如此針鋒相對的下場。如果給出這些,就能換得她和音獸生命安全無虞的話——

「……噗、……呵呵……」

廉岱發出清朗的笑聲,和剛才句句帶刺的模樣判若兩人,詩羽見狀愣住,還在眼眶打轉的淚水也凝住。

「啊,不好意思,剛才那些都是開玩笑的。我只是想看學妹的反應而已。」廉岱往後退了一步,不再擋住門口,做出邀約的手勢,微微眨眼,「進來吧。應該不需要我再提醒妳規則吧?」

「……是、……『當自己家就好』……」

「看來沒忘呢。很好。」伸手摸了摸詩羽的頭,「妳的杯子我也還留著。想喝什麼?牛奶可以嗎?還是要果汁?」

看見詩羽仍然一臉呆楞的臉,順勢輕捏頰,「不想進來嗎?」

「……為、……什麼、學長不生氣嗎?我之前做過的事情……」

「氣也沒用。那畢竟是妳選擇的道路。對妳來說有特殊意義吧?況且妳現在需要我的幫助。身為學長怎麼可以棄學妹於不顧?」他微微彎腰、和詩羽對上視線。語氣趨為柔和。「之所以把備份的鑰匙卡留給妳也是這個因素。希望妳明白,妳不是一個人。只要妳還願意把我當成學長,妳就依然是我願意保護的學妹。」

詩羽顫巍巍地點了點頭,突然覺得好想哭。眼淚幾乎要不受控制地滾落眼眶。

——謝謝。如此簡單的二字,好想對他說。但是一開口出聲的話,壓抑許久的情緒一定會瞬間潰堤。她不要這樣。不想在他面前如此難堪。要堅強、要……

「哭吧。」

溫柔如月光般的嗓音輕輕壟罩著詩羽,令她想起了那晚飄揚於夜風中的嘹亮歌聲。廉岱將少女攬入懷中,輕輕拍撫著背脊。他總是這樣不厭其煩地一次又一次領著她在情緒交織的困境中找到出口。

「一個人走來很累了吧。忍耐到現在才來找我,辛苦妳了。做得很好哦。我知道妳拼命保護著音獸。即使牠吞噬聲音和我的目的相反,我也想保護妳。」

「……學長……」眼淚墜出眼眶,立刻用手背擦去。心中受到的衝擊難以言喻,卻很溫暖。

「倘若哪天、學妹勢必非取走我的聲音不可,就來吧。」

他露出清爽微笑。介於高中生和大學生間、那種對於未來感到困頓茫然,轉為已然擁有目標的成熟堅強。

「我知道自己的歌聲曾經拯救過一個需要救贖的少女,便已經足夠了。」

「……不會的……我喜歡聽學長唱歌。我也想……保護學長的……歌聲……」詩羽搖頭,「不會取走你的歌聲的。你的歌聲……很美好、……跟其他、某些人,只會造成傷害的聲音和話語不一樣。」

廉岱點頭淡笑,「聽妳這樣說我就放心了。進來吧。可不能讓久違的可愛客人罰站太久啊。」

詩羽聽著笑出聲,抖落了兩顆淚珠,指尖按著眼角抹去。閉眼輕聲埋怨,「……我這個模樣、……哪裡可愛啊?」

「說這什麼話,我的學妹一直是最可愛的。」

廉岱寵溺地揉亂詩羽的一頭粉色長髮,髮絲飛舞著宛如櫻花紛飛般。

她明白,自己已經找到了歸所。雖然只是暫時的,但這時彌補的溫暖,已經足夠她度過即將到來的離別和寒冬。

《END》

點閱: 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