紋世|北風.雨.太陽Ⅰ蓼人(08)

睡了一覺醒來,車廂內只剩下太陽。脫去外套後的上身穿著一件白色套頭毛衣,雙手環胸靠著椅背上打盹。也許是注意到蓼人的視線,揉了揉眉間。

「……嗯?你睡醒啦?」太陽伸了個懶腰,「精神還好嗎?」

「睡了一覺有好點,沒有剛才那樣乏力。是不是把你吵醒了?」

「不會啦。」他淺淺一笑,「只是覺得無聊所以瞇著休息一下。小雨去洗手間,阿風去車上的販售部添購零食了。」

「阿風從以前就這麼喜歡吃巧克力棒嗎?」

「……不,算是從住到蓼莪居後開始的。我們以前沒這麼多機會接觸這些零食。」

「啊,所以是怪我囉?」

動不動就鑽進房間來,蓼人一開始不斷趕人。光看外表以為這三人是瘋子,沒想到竟然是身分高貴的紋主。現在想想,能跟他們和平相處真的事件不可思議的事。自己甚至習慣了被脫衣服跟捉弄,也從原本的尊敬忌諱無奈慢慢轉變為習慣。

「不,我們哪敢怪你呢。」太陽笑出聲。

能夠近距離看著他笑應該是許多粉絲的願望吧。現在卻在這個車廂裡讓他獨吞了。

「在看什麼?覺得我的笑容很好看?」

「咦?才不是……」蓼人訝異,怎麼會被知道?

太陽原本就跟他坐在同一排,座位不窄、所以兩人之間還有些距離。此刻太陽卻伸長手按在牆上將自己困住,另一手擱在腰側。

「這是怎樣?……給我放開……」

「這次還想逃嗎?」

蓼人想要掙脫他的箝制,待在系排兩年下來,雙臂的肌肉也被鍛鍊不少,照理說太陽這樣的身兼吉他手的模特兒,平常又沒有在進行什麼運動訓練,不可能有這麼大的力氣。

「別白費功夫了,我可是紋主。況且我也沒有要對你怎麼樣,不需要這麼緊張。」太陽側頭,髮絲順著滑落右肩,近得能夠感覺到對方的吐息,「還是,你真的期待我對你做些什麼?」

心臟開始狂跳。不,自己怎麼可能會期待?他是男的,是紋主,就算這陣子真的是為了他而留在蓼莪居,那背後的原因,也一定是因為——

——我會在你身上留下暗號,只有真心待你好的人才能看見。

——所以大家對你的好,只是為了看見暗號而已。

——不對,我並沒有告訴他們這些。他們不知道看見看暗號有什麼條件。

——那反過來呢?為了讓他們待你好,主動把條件說出去如何?

太陽將蓼人攬在懷裡,靠在肩上輕聲呢喃。

「很寂寞吧?失去了家人之後,不敢跟任何人太過親近。」

「告訴自己,已經沒事了。要回到正常的生活軌道。不依靠任何人也能夠開心地活下去。」

「婉拒了寄養家庭,想盡辦法住進紋日學園的宿舍,跟監護人只有寒暑假通信往來。」

「你有著許多朋友,卻從不交心。」

「怕自己真的被當成路人看待,所以才要他們喊你小蓼的不是嗎?」

「遇見了我們之後,你有對任何人說著鄰居就是紋主身份的事嗎?」

「沒有。所以你很羨慕我們的交情。卻又怕自己破壞了平衡。」

「所以對我們好,希望我們不要討厭你;想幫助我們得到想要縷留下的訊息,卻又害怕我們得到之後就離開。」

「如此矛盾又懦弱的蓼人啊。」

被他這些一針見血的銳利發言刺痛,胸口一股怒氣無處宣洩,化為簡短二字喝斥出聲。

「……『滾開』!」

「大陽不會說這些話,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眼前的太陽笑了,五官液化、漸漸扭曲成熟悉的臉。

蓼人看著眼前的自己對自己輕柔淺笑。

「我就是你啊。」

***

蓼人醒來,嚇出了一身冷汗。眼眶還眨著些淚水,趕忙在沒有人注意到的情況下拭去。

——原來是夢。

旁邊傳來太陽的聲音:「醒了?」

「……嗯。」蓼人喉頭乾澀,點了點頭。坐起身理了理服容。汗溼了整個背部。

窗外的景色已經漸漸染上夕紅,夕陽餘暉灑在草原上,染成一片如夢似幻的光景。讓他回想起故鄉,卻也有些恐懼。大概是近鄉情怯吧。

夢境裡的對話還影響著情緒,胸悶有些心悸感。不難理解做了那個夢的原因,也許是這段時間的相處真的讓他迷惑困頓了。縷人難道是怕他寂寞,所以用這個方法,把這三個人留在他的身邊嗎?有什麼意義?

再怎麼親近熟稔,他們留意的對象始終不是他。

「看你這模樣,該不會是夢到我了吧?」太陽調侃道,想讓他放鬆些。

沒想到蓼人聞言一悚,神情更是緊張,連忙否認,「不,絕對不是夢到你。」

北風笑著開口,「小蓼這麼認真否定的模樣,才會讓人真的起疑心呢。」

「阿風,就別捉弄他了。」陰雨淡淡望著蓼人的臉頰,「……臉色比剛才還要難看。做了惡夢?」

蓼人緩點頭,太陽倒了杯水給他。行進中的車廂很是平穩,偶爾顛簸晃動,卻也不影響桌上的杯子。他飲光了杯水,這才感覺胸中的鬱悶舒適很多。

「大概還有點暈車吧……沒事了。」

太陽輕拍他的肩,「不要勉強自己。回到久久沒有踏足的故鄉土地,難免會緊張。」

「你們不是也不想回來?」蓼人現在還是無法直視太陽,只能看著杯底殘留的水珠。

「因為回來會遇到些麻煩的人,不過總之避免見面就好了。」

「什麼麻煩人物?」

連紋主都不想碰面的人,確實勾起他的好奇心。

陰雨瞄了瞄,桌上那疊筆記,「我想,這次你大概會有機會見到他。」

「你們到底是在說誰啊?」

太陽指向窗外地平線上一抹灰綠小點——是仍然還有段距離的綠本家家城。

「——滌律特,綠本家的家主。」

***

和喜樂鄉的磚造風格完全迥異,滌樂鄉的車站僅以木頭搭建而成,刷上防水的棕紅油漆,再任由藤蔓類植物攀爬點綴。斑駁處看得見歲月流逝的痕跡,有些乘客甚至在梁柱上留下了到訪留言或證明相愛的纏綿情話。

車站長檢查完四人的車票,淺笑地祝福他們旅途愉快。車站裡面尚有不少乘客在等候列車,也有像他們一樣背著行李、風塵僕僕的旅人。推著零食餅乾、便當飲料的小販經過時笑容滿面地推銷產品;也有紀念品販售處,玻璃櫥窗內展示著今年度的郵票、或是保溫杯跟車站模型等。

各個角落妝點著翠綠植物,裝飾性的大理石臺柱擺有半圓形的花盆,點點紫藍小花從中生意盎然地探頭垂落。就連剛才道過祝福話語的車站長,身上也別著一枚鮮綠葉片。

雖然位於市郊,周圍還是有不少零星攤販跟市集。洋溢著一種古樸的氣息。這裡畢竟是紋島中數一數二的古老城市發展地。後來隨著人口外遺,許多產業也跟著荒廢。綠本家家主便大肆退田還林,栽種能夠復育生態的大片樹林。

「還記得這裡嗎?」

「……記得。」

綠本家家城前雖然也有車站,但他對這裡的印象更為深刻些。一個人握著前往喜樂鄉的車票,背著輕盈背包——大半的衣物跟用品都已經在那日火災中被燒毀——一邊等候著列車前來。他只有在當天求助無援時崩潰大哭過而已。後續殯葬程序中,就像個外人般沒有任何情緒起伏。

感覺到背後又是一陣冰涼,回頭看,是陰雨掀了自己衣服。也恰好中斷了自己繼續回憶過往。不知道是有意岔開他的思緒,還是單純想確認訊息狀況?

他嘆了氣,「有出現嗎?」

「……沒有。」

太陽拍了拍手,「好了。先走吧。」

「……我已經沒有家了,就找間旅館住下吧。」

北風搖了搖頭,「滌樂鄉好歹是我們的地盤,怎麼可以讓你住旅館呢?」

蓼人笑了笑,「好吧,那就交給太陽處理吧,麻煩你了。」接著,像是想起了什麼般,探進袋子裡面摸索一番。臉上一臉愕然,「小綠不見了,剛剛明明還在袋子裡面睡覺的。」

剛剛跟小販買了包零食,北風回來正聽見蓼人的話,輕拍了拍,「大概是回到綠本家,就被強制召走,或是融入當地靈氣之中了吧。」知道蓼人在擔憂什麼,又補了一句,「用不著擔心,在綠本家領地中,紅彩靈是不可能追殺過來的。」

「能夠具有形體或意識的彩靈都奉命為家主辦事,否則一般的彩靈不過就是團能夠行走的顏料毛球罷了。走到哪便沾染到哪。」

蓼人點點頭。他的指尖、肩上、袖口和袋子底部均染著淡淡的綠色。是小綠留下的痕跡。如今他說消失便消失,心裡多少還是有些失落。

「走吧。我看她也差不多快來了——」

太陽雙手插在口袋,氣定神閒地看著停著一輛輛市區公車或計程車的外面道路。

「太陽先生!」

北風吹了個口哨,「還真是說人人到。」

蓼人循聲望去,一名紮著青綠色馬尾的少女,正向這裡揮著手。身上穿著素淨的連身長裙,只有胸前以少見的綠海棠和翠綠葉片點綴。看來以花葉裝扮自身是這裡的習慣。

距離近了之後,他這才注意到髮絲中的幾綹翠綠,加上雙眸碧綠,顯然也擁有綠本家的血脈。只是,只有嫡出可以以「滌」為姓。

少女欠身一揖,垂首輕聲開口:「青林檎參見各位紋主。」

「說過了不用這麼多禮。」太陽扶她起身,「我來幫你們介紹一下,這個女孩是青林檎,和我們三個是多年玩伴了。不用太過拘束。」

蓼人點點頭。林檎?這似乎是古語之一,帶有蘋果的意思。組合起來不就是青蘋果?

「林檎妹妹長高了不少呢。」北風淺笑誇讚。陰雨也淡淡點頭示意。

「陰雨先生和北風先生倒是和以前一樣沒有什麼改變。」林檎望向蓼人,對於三人帶回來的這個生面孔感到好奇,「這名路人是誰?」

「沒禮貌。」

「何出此話?」不明白自己的問句哪裡錯了,青林檎歪著腦袋詢問,「我冒犯到您了嗎?」

太陽、北風、陰雨三人對望,前兩人噗嗤笑了出來,甚少表現情緒的陰雨臉上同樣忍俊不住。「他就是蓼人沒錯。」

「路人?」

這三人擺明是故意要讓這個少女誤會來調侃自己,蓼人也就擺了擺手隨他們去。

「我的確是毫無反應的路人一個。」

「什麼毫無反應?」青林檎眨了眨眼,「意思是路人先生已經失去知覺了嗎?」

陰雨終於看不下去,「不是失去知覺。他的名字讀音跟路人一樣,但字是寫作蓼莪的蓼。」

青林檎立即會意過來,剛才是太陽他們故意要誤導自己,也笑了笑。

「原來如此。是我誤會蓼人先生了。如果剛才有失禮之處還請多包涵。」

「喊我小蓼吧。」路人先生聽起來真的很彆扭。

「明白了。小蓼先生。」

「……把先生二字也去掉。我不習慣別人對我使用敬語。」

青林檎面露困擾的神色,「但是……」

「這是林檎的家規,別為難她了,就讓她這麼喊吧。」太陽解釋。

「要是不習慣的話,就讓我喊小蓼哥哥吧?」

蓼人雞皮疙瘩又爬滿全身,「在學校我也不讓學弟喊我學長的。那些稱謂都省略吧。」

「別看她這個樣子,已經結婚三年,還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了。」

蓼人一愕,「咦?那妳剛剛還喊我哥哥……?」

「本來還想多騙你一會兒呢。」青林檎頑皮地眨眼笑了笑,「那就請各位跟我走吧。」

語罷,青林檎轉身招了輛計程車,所有人上車後便往西開往市區中心。他們在一棟民宿住下。因為青林檎的緣故,得以用相當低廉的價格支付住宿費,甚至還附贈早餐。

這棟民宿外牆同樣爬滿了藤蔓植物,開枝散葉地佔據著整棟建築。如果是在別處可能讓人覺得陰冷不適,但這裡採光極好,陽光照射在綠藤上越發顯得生意盎然,令人舒心。

民宿主人為四人安排了間格局為樓中樓的四人房,二樓和一樓均有兩張單人床,一個小陽台、客廳和一間浴室。另外各自備有一台液晶電視。床位的區分四個人選擇抽籤,北風、蓼人睡在一樓,太陽和陰雨睡在二樓。

把行李都安置好後,蓼人又打開筆電將這一路上的所見所聞輸入進去,作為編後語所用。

「還把熟人也叫來了……你們不是單純跟著我來蒐集資料、做田野調查的吧?」

見民宿房內所附的藤欄中,除了一般茶類、咖啡以外還有蘋果紅茶,立即取了馬克杯泡茶潤喉。也幫小蓼和陰雨、北風都泡了綠茶。

將杯子遞給蓼人,太陽啜了口蘋果茶,這才回應,「小蓼真是心思細膩。從哪看出來的?」

「小綠在你那吧。你的虎口有些綠色。」蓼人淡淡開口。

陰雨在一旁捧書看著,北風無聊地切著電視。看似沒有將這番對話擺在心上,卻都各自分神留意著。太陽笑出聲,「這樣也讓你看見。我特地穿了長袖來呢。」

將過長的白色毛衣長袖拉開,在虎口處確實染著嫩綠。一彈指,小綠便從空中落下,太陽穩穩地接在掌中。小綠扭動著有些不安分。

「……小綠真的,會對我有害嗎?」

太陽聳肩。「是不是有害,時間到了答案自然會揭曉。」

「那剛剛在車站上為什麼要騙我?」

「小綠在火車一駛入滌樂鄉境內的初露平原便試著跳出窗外,怕你醒來沒見到他會亂想,就將牠捉了回來。剛剛下車後又試著逃脫一次,我直接用紋符將他關住。」

「在我睡覺的時候?」

「這小傢伙可機靈得很。怕是在你之前就已經有了別的主人吧。」

蓼人蹙眉,沒想到還有這層內幕。「你是說,牠會出現在育幼院外是人為的。」

「只是推測而已。沒想到還真的讓我們猜中。綠彩靈在他鄉只能維持原本的模樣,然而現在已經進入滌樂鄉內,和主人之間的鍊結自然加強許多,不能保證他不會對你產生危害,所以才先捉了起來。」

北風趴在靠枕上,半瞇著眼已經快睡著的模樣,卻突然出聲,「本來是不想告訴你的,畢竟你現在報告為重,不想讓你分心嘛。」

「我記得你說過,能夠驅使彩靈的只有綠本家家主?」

「……以及他的直系血親。」陰雨淡淡補充。

「所以那個有心人不見得是滌律特?」

「還是提防著他比較好。」太陽微微側頭,「你直呼他的名字?」

「……我不是很喜歡他。」蓼人坦白承認。雖然小時候被教導著要尊敬,但經歷那天之後,蓼人無法對坐視不管的他產生任何好感。也許一輩子也無法釋懷。

太陽點點頭,跟他之前在雨天時說給自己聽得那番對話結合,不難理解他的感受。

「你的家鄉報告條目上需要去採訪鄉長跟家主不是嗎?」

「為了作業的話,就算有百般反感也沒辦法。」

「到時候,我們跟著你一起進城吧。我們跟他也是老友了,想找他敘敘舊。」

蓼人繼續用鍵盤打字。雖然表情看不出喜怒,但心裡還是有那麼一點高興他們對自己坦承。「那我先說好,無論你們是來尋仇還是報恩都好,別把我捲進去。我只是來蒐集資料作報告的而已。」

「知道的。我們會趁你睡著時再溜出去,不會打擾到你做報告或睡覺。這樣可以安心了嗎?」太陽淺笑地瞅著他。

蓼人點點頭,把另一段記述做了個結尾。「就這樣吧,我想先去洗澡了。」將電腦推開起身去浴室。北風抱著枕頭翻了個身,視線從電視螢幕轉移到太陽身上。

「大陽,你是故意讓他發覺的吧?」

「小蓼不是笨蛋,比起刻意說謊瞞他,不如直接跟他挑明了說實話的好。」

陰雨神情略帶著擔憂,「我倒覺得我們說得太多了些。」

「既然知道他不喜歡家主那便好辦許多。原先還擔心他跟其他綠家人一樣,對家主抱持著百般仰慕和崇敬,看來是我多想了。」

北風歪頭,「我們現在還是受綠本家庇護的身分吧?剛剛民宿老闆怎麼稱呼我們的?『暫時旅居四地、增廣見聞、為綠本家在各領地提供協助』的外交大使。」

「我們早已是名符其實的逃犯了,只是綠本家頒布那樣的官方公告,怪不得滌樂鄉境內還是一樣尊敬我們。」太陽聳肩,「趁這個時候做個了結也好。」

北風笑著,「不會覺得可惜嗎?住在綠本家的莊園裡,每天都有吃不完的美食,不管有什麼需求,哪怕是星星他們都會為我們雙手奉上。」

陰雨輕聲,「除了自由。」

「是啊。紋主跟顏彩貴族間的關係早就變質了,在許多領地都淪為貴族間操弄的棋子。我不想繼續回到以前任人擺佈的生活。即使給予我們的十分優渥,卻也從我們身上奪走了許多。」太陽側頭,「就這樣放過那些人,也未免太便宜他們了。在我們身上做過的那些事情,可要一項一項討回來才行。」

「算了吧。」北風舔了舔指稍的餅乾屑,「我已經不想跟他們爭了。」

「難不成你寧願回到過去的生活?」

「我可沒那樣說,只是我覺得,現在這樣也很好。」北風笑嘻嘻地望著太陽,「能夠和你們一起過著普通的生活,我已經別無所求。但是,如果像他們復仇是你現在的願望,我也願意放下現在的生活追隨你。」

--因為,你是我的太陽。

太陽淺嘆,神色複雜,「我記得以前的你,總是在我將計畫說出來之前,就雷厲風行地去剷除敵人了。」

「你忘了嗎?」北風自嘲輕笑,「已經不可能回到過去了啊。我會盡力不扯你們後腿的。」

「小雨呢?願意跟嗎?」

陰雨只是側頭詢問,「下一步呢?」

太陽點頭,輕輕揉捏小綠。指尖沾染上了翠綠色。望著那柔和顏彩,眸底掠過一絲光芒。

「……守株待兔吧。」

點閱: 5

←同分類上一篇|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