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白頭吟(01:酒會)

Last modified date

  #奇幻愛情BG半校園半職場直球系甜文

  #不要太認真考據跟鑽研bug

  #邪魔歪道

  —

  「乾杯!」

  尹妃跟著大夥們高舉杯子,將酒液一飲而盡,話題隨波逐流地變換著,應和每一個人的笑語或抱怨。

  星期四下班後,同事們約好了在附近的餐館舉辦迎新餐敘,尹妃雖然不想去,但基於人情世故,總要跟周遭維持最基本的互動。

  幾杯黃湯下肚,尹妃開始有些醉意。視線模糊不清,腳步虛浮,還有點想吐,剛從洗手間回來,一不小心跌在誰的身上,聞到甜甜的橙香。

  是新來的工讀生程聖,身上還穿著水藍鯨魚圖案的黑色T恤。

  尹妃嚇得幾乎醒酒,連忙道歉。他笑著揮揮手表示不在意。回到座位上後尹妃默默嚼著小菜,一邊反省自己的失態舉止。

  有家室的同事們早已離席,剩下的都是單身或未婚人士。琴姐伸長了手撈過酒瓶和杯子,倒了兩杯啤酒,一杯推到程聖面前,「程聖你成年了吧?竟然只喝果汁是怎樣?給我喝!」

  程聖愣了下,硬著頭皮接過酒杯,「我不太擅長……」

  面帶困擾的笑容蠻可愛的。尹妃和他相隔半張桌子,腦袋突生這個想法,荒唐得好笑,隨即被她抹去,夾了幾片烤香菇下酒,吃得津津有味。

  時間漸晚,包廂內只剩下尹妃跟被大家起鬨灌酒的程聖。

  他臉上沒了平常那抹隨和的笑,反倒顯得沉靜許多。是喝醉了?有些人喝醉後反而默不作聲,比起大吵大鬧的惡劣酒品,至少不會給人帶來困擾。

  長官結過帳後,大夥們作鳥獸散,住附近的走路回家,稍遠的也搭沒喝酒的同事便車走了。店門口燈影斑駁,程聖和尹妃落在最後,仲夏夜風捎來涼意,他隨口詢問:「學姐怎麼回家?騎車?」

  「當然是搭公車唄,我沒駕照呀。」

  程聖一看手錶,已逾十一點,他提醒道:「這時間已經沒公車了。」

  尹妃滑著手機,看著公車APP上,所有站牌都顯示「末班駛離」四字,哀傷地笑了笑,「噢,沒關係,我搭小黃就好,這是出社會的大人的特權。」

  程聖苦笑勸道,「就算有錢也不能這麼花,在深夜攔計程車很危險,許多新聞都報過。」

  「謝謝你的提醒,不過我長得這麼『安全』,不會有事的。」尹妃自嘲地擺擺手,甩著提包,步履搖晃,「那麼,我先走了。萬一明天我沒進辦公室,再幫我報個警唄。」

  「我陪妳走到路口吧,反正順路,我車停在那裡。」

  尹妃想了想,也不好推卻,便允了他。

  沒想到,從此萬劫不復。

  *

  「……水桐,這下學姐 真的會被你害死……」

  清澈而焦急的男聲響起,尹妃在床上醒來。頭痛欲裂、全身痠痛,她不是沒宿醉過,但如此劇烈的後遺症,二十五年來還是頭一遭。

  昨夜的記憶瞬間流入腦海,她拼湊著事件全貌,一邊摸索床頭櫃,失手打落一個拆封的紙盒。尹妃近視上千度,沒戴眼鏡幾乎是半個瞎子,也沒看清剛才紙盒的圖樣,懊惱地在心中咒罵健忘的自己,又把眼鏡丟去哪了……

  指節分明的大手遞來黑框眼鏡,她如獲至寶,接過眼鏡戴上。

  「謝……」

  第二個謝字還沒說出口便噎住。

  「早啊學姐。」

  程聖的頭髮微亂,穿著印有赤紅狐狸寫真的T恤,圖案十分寫實逼真,每根細毛都栩栩如生。他側坐在床畔,顯然已經醒來一陣子。牆上掛著造型古典的時鐘,現在10點40分,已經超過上班打卡時間。

  「奇怪?你昨天穿的是這件衣服嗎?」尹妃茫然,脫口而問。

  程聖一臉尷尬,眨了眨眼,「我換過衣服了,因為校隊訓練後容易流汗,我習慣多帶幾件衣服備著換。如果學姐不介意,我買了乾淨的衣服在桌上,可以替換。」

  尹妃注意到沙發上散落的個人衣物,而現下只有一條棉被勉強裹住身體--

  底下全裸。

  尹妃因宿醉而反應遲鈍的腦袋終於轟一聲炸開。

  她語帶發抖,「我……我和你……昨晚……」

  叮鈴鈴--

  程聖接起手機,目光先是飄到尹妃身上,豎起食指示意安靜。

  「……嗯……對,我和學姐最後離開……沒,沒看到。我今天有課,所以不會進辦公室工讀……好,如果有學姐的消息,也請跟我聯絡一聲,謝謝琴姐……嗯,我知道,麻煩您了。」

  程聖掛斷電話,嘆了口氣。

  尹妃慘白著臉,「辦公室打來的?」

  「琴姐打妳的手機沒接,昨天看到我們最晚離開燒烤店,問我有沒有妳的消息。」

  也是,辦公室有個不成文規定,規定八點上班,若八點半後有職員無故未到,安全起見一定要電話聯絡確認行蹤,以免發生意外卻無人知曉。

  「幫我報警吧。」尹妃冷靜說道,「昨天我酒後亂性,依照刑法規定,強制性交罪應處……」

  「等等,學姐,妳冷靜點……妳覺得妳強暴了我?」他愕然。

  「不然呢?」

  「我好歹也是體育系的學生,論體格,怎麼可能被妳……」程聖解釋不下去,覺得憋屈得很,「妳情我願這個說法,學姐相信嗎?不然就直接報警抓我吧,妳喝醉在先,我不該趁人之危。」

  尹妃看向剛剛被自己打落的盒裝物,撿起來,清點裡面的數量,總共少了七個。

  「這一盒本來就少了?」

  「不,昨晚用掉的。」

  「你用的?」

  程聖默不吭聲。

  尹妃把紙盒蓋上,將臉埋進枕頭裡。

  「我幾歲你幾歲啊,我怎麼這麼禽獸!」她一反剛開始的冷靜,歇斯底里地悲鳴道,「你也是,為什麼不好好保護自己。燒烤店旁邊就是警察局,把我拖進去放著就好了啊……殘害國家幼苗……」

  程聖按著胸口,正好是衣服上狐狸圖案的心口,他定了定心神。

  「我喜歡學姐。」

  「就算你說喜歡,我也……」尹妃拿開枕頭,「你說什麼?」

  「我喜歡妳,尹妃。」程聖輕聲說道。

  告白的聲音宛如洪鐘般敲入尹妃心裡,她覺得頭更痛了,心思紊亂。

  「如果你是顧慮我的名節,不用擔心,我很開明的。再說我也忘了昨晚的事情,記憶一片空白,走出這扇門就當作沒發生過,你不說我不說,沒人會知道昨天的事,你還年輕,選擇很多。不必為了酒後亂性拿感情開玩笑……」

  「不喜歡的人,我是無法勉強自己的。」

  「但我對你沒感覺啊。」尹妃說出口才發現這話直白得傷人,誠懇解釋道:「程聖,你是個好學生。值得比我更好的對象,而我大你將近五歲……」

  「我是自願的,學姐若覺得自己吃虧,就報警抓我吧,現在要去驗傷也來得及。」程聖打斷她,語氣一涼,「讓我斷了這念想,不然我不會原諒自己的。」

  尹妃一默,「何必呢?我不懂,我這個月才聘任你當工讀生,你喜歡我哪裡。」

  「妳身上有我一直在追尋的事物,如果妳同意,我想一直陪在妳身邊。」

  尹妃太陽穴一跳跳地抽疼,「程聖,你是不是忘了吃藥?」

  程聖噗哧笑出聲,「如果只是沒吃藥那還好些,偏偏這是絕症沒得治。」

  程聖拿起背包,將房卡、早餐兌換券和乾淨的素白T恤、牛仔長褲放在桌上。尹妃沒想到,他耿直隨和的背後,也有頑固執著的一面。

  「學姐會因為這樣討厭我嗎?」

  尹妃翻了翻白眼,「你就這麼希望被關嗎?」

  程聖明白她言下之意,算是默許了他的態度,淡淡一笑,「旅館的錢我先付了,學姐可以再休息一下。我晚點有課,先回學校了。」

  尹妃套上昨天的衣物,掏出手機,看到幾十通來自辦公室的未接來電,想到下午還有會議,非進去一趟不可,便頭皮發麻。她撥通同事的分機,壓著嗓子佯裝虛弱。

  「喂?琴姐?不好意思,我昨天喝多了,早上宿醉還大吐一場,下午會進辦公室……」

  一抹白光自床底鑽出,融入她的影子裡。

  《待續》

  104.07.26

點閱: 2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