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世|貳夜(04)

#翹腳、紙鶴、接吻

「想念是一種非常可怕的情緒喔,會讓人做出許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來。」

坐在靠窗位置的滿夜,視線飄向窗外的操場,喃喃感嘆道。教室裡的學生們三兩成群,把握短暫的下課時間,或念書或補眠或吃早餐,在即將到來的考試壓力中,青春正苟延殘喘。

「啥?」

「酪梨要是有喜歡的人,就會明白我現在的感受了……唉。」

酪梨用Pocky棒攻擊滿夜的額頭,「不要把我跟戀愛腦的妳相提並論。」

滿夜張嘴咬斷Pocky棒,嘟嚷道:「我也不想啊,喜歡上這麼麻煩的人,行蹤成謎,一年不知道能見到他幾次,若即若離,搞不懂他的心思……」

「所以果然是團長嗎?」

滿夜差點被Pocky棒噎住,咳了幾聲,「才、才不是呢!是--」看著酪梨手上的Pocky餅乾盒,想起冬天時在保健室發生的場景,不禁語塞。

「哦……」酪梨拉長了尾音,翹腳望著滿夜。

「妳別這樣看我……」滿夜按著發燙的臉頰,哀號道,「可惡,有這麼明顯嗎?我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妳什麼時候發現的?」

「我從國中就認識妳了,別小看閏蜜的直覺。」酪梨挑眉,「不過,妳怎麼會挑上他?我第一次看到小夜子這麼少女的一面。」

「酪梨……對他有感覺嗎?」滿夜小心翼翼地問。

酪梨擺擺手,「他可不是我的菜,我只對他的才華有興趣。」

聽見最要好的手帕交這麼一說後,滿夜心裡鬆了口氣。

「團長啊,他那張皮相要騙騙小女生是很容易,但他不像是會輕易交付感情、或是有固定交往對象的人。小夜子這次選了魔王級的單人副本、還中了名為『思念』的負面狀態,嘖嘖,加油,我會等著幫妳復活的。」

滿滿的電玩用語讓滿夜噗哧一笑,心情輕鬆許多。

想念啊……

如果像上次一樣,得知了貳晃回來的消息,她會不會又立刻翹課飛奔去見他呢?

「……這樣的我,很噁心吧?」

「為什麼?法律又沒禁止高中生談戀愛。擁有珍視的人,是很值得誇耀的事情。」酪梨又抽出一根Pocky棒,狠狠咬斷,「喜歡的話就追吧,要是他敢玩弄妳,我不會放過他的。」

滿夜露出苦澀的笑,愚人節那時候給的回答似是而非,令她苦惱至今。

「也許只是我一廂情願吧。」

「妳還不打算跟他告白嗎?再下去就要畢業囉。」

「雖然不是正式的告白,但貳晃知道我喜歡他了,愚人節那天我碰到他,說他是我的初戀。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真的太衝動了。」

酪梨愣了下,「那妳們兩人現在怎麼一回事?」

「他沒拒絕,也沒有接受。」

「妳傻子嗎,那就放棄那個混帳傢伙呀。」酪梨把Pocky折斷。

「混帳的人可能是我喔。」滿夜自言自語地苦笑道。

***

下午的自習課時間,滿夜拿出課本,試圖用學生的本份壓下膨脹的思念。

「外找。」

她循聲往教室門口望去,心臟卻在霎那間漏跳一拍。

穿著體育服的貳晃站在門口,向她揮揮手。她揉了揉眼,以為自己出現幻覺。

「貳晃?」

「不好意思,小夜子借我一下。」貳晃抱著夾板,輕聲道。

「不還也沒關係。」酪梨把耳機塞進耳朵揮揮手,儼然有種放生滿夜的意味。

--是、是體育服版本的貳晃。

滿夜離開座位,這兩節課是自修,暫時離開也無所謂。他想去哪呢?為什麼會選在這個時間點回來?她按捺著滿肚子疑惑,和貳晃並肩行於走廊。

「為什麼一直看著我?」

「高二分班後很少碰面,你又只在考試前才回來,好久沒看你穿校服了。」

「是嗎?」貳晃有些心不在焉地答道,「平常團練也見得到面不是嗎?穿什麼對小夜子來說很重要嗎?」

當然重要,體育服的圓領設計,可以看到頸部跟鎖骨的曲線啊。滿夜心中吶喊著。

「阿晃怎麼突然跑回來了?」

「嘛,上次班會課缺席,被同學陷害當選了體育委員,要包辦這一次校慶的所有球技競賽。在課業和學校活動的夾縫間求平衡,這就是學生啊。」語畢,貳晃逕自笑了,「妳這兩節是自修課對吧?陪我來開體委會議一下。」

意興闌珊,甚至可以說是有些抑鬱,但他臉上卻仍然著帶著若有似無的笑容。

兩人走到開會用的活動教室,拉開門扉,教室內卻空無一人,只有擺放凌亂的桌椅,和散落一地的球類用具,顯然平常鮮少使用,被當成臨時倉庫了。

「沒什麼人呢,太早來了嗎?」

「難得可以和我獨處,要好好把握機會。」貳晃若無其事的調侃道。

滿夜轟地臉紅了起來,撇過頭轉移話題,「貳晃那邊的工作,沒問題嗎?」

「啊啊,還過得去。」

擔任體委一事,貳晃大可拒絕或擺爛,反正依他的優異表現,師長多半會對他的出勤狀況給予通融。為什麼這次卻特地回來、接下了這個工作?

「有什麼狀況的話,可以跟我聊聊哦?」滿夜鼓起勇氣,試探性地詢問。

貳晃輕描淡寫道,「我有個同事生了重病,治好的可能性幾乎是零。」

滿夜頓時語塞,試著化解尷尬,在堆積成山的箱子中找到廢棄文件,「我們這裡有個習俗,只要摺滿一千隻紙鶴,就可以為人祈福,很靈驗,」

「千羽鶴,我知道的。」貳晃隨手抄起白紙,眨眼間,平面的紙張已經變化成體態優美、造型對稱的紙鶴,精巧地立於掌心中。「千羽鶴能夠化解詛咒嗎?」

滿夜看著貳晃,不知如何回答。她知道他口中的詛咒,絕非那麼簡單。是不是逼他說了不想提的話題?那個同事,會是貳晃的戀人嗎?滿夜陷入苦惱。

貳晃把紙鶴拆開攤平,摺出一顆愛心。

「為什麼人一但有了喜歡的人,就會變得不像自己了?」

滿夜想起稍早與酪梨的對話,問道:「在貳晃心中,那是很珍視的人?」

「不。」貳晃搖頭,繼而思忖半晌,「與其說珍視,倒不如說是患難與共的夥伴。我是因為無處可去,所以接下了這份工作,她正好和我相反。」

滿夜將他的話語串聯起來,推測道:「……這份工作延緩她該去的地方或該面對的事物,但因為她喜歡的對象……不知道什麼原因,總之那人導致你同事被詛咒而生重病,必須離開工作崗位?」

「差不多。」貳晃意外地笑笑。「對凡事都平淡冷靜、置身事外,驅使著這樣的妳奔來月台找我的情感,就是戀愛嗎?」他和滿夜四目相交,金橙色的眸格外暗沉。「即使可能會粉身碎骨,依然勇往直前,這就是戀愛?」

戀愛……

月台相會那天,她確實用了「初戀」二字。

「即使得不到回應、即使笨拙可笑、即使像是在蹉跎光陰,你們也無法割捨的這份名為戀愛的情感,真的有這麼重要?重要到,放棄了視為生存意義的工作,也在所不惜?」貳晃低聲問道。

像是被人道中心聲,滿夜心底一陣刺痛,握緊拳頭,啞聲道:「即使如此,我也不認為喜歡上你是件可笑的事、不認為這是浪費時間。」

開學典禮那天的相遇、組成樂團後的每一場共演……認識他之後,兩年來的點點滴滴,匯聚在心頭,形成一股衝動,驅使她伸手拉下貳晃的領子,踮起腳尖,迎頭吻上。

因為緊張和侷促而冰冷的唇瓣,碰到貳晃的那瞬間,和理智一同被他的體溫所焚燒。

四瓣相貼片刻,她緩緩退開。

「我沒有後悔過,我想你同事也是。」

她故作鎮定地鬆開領子,撇過頭,假裝整理頭髮好掩飾逐漸燒紅的臉頰,不敢直視那被揪皺的領子,和自己昭然若揭的情感。

「小夜子,我來教妳真正的接吻吧。」

貳晃的聲音在畔響起,滿夜還來不及意識到他說了什麼,雙肩已經被他握住,不得逃脫。貳晃將她困在自己和牆壁之間,托起腰讓女孩坐上窗臺,握住下巴、毫不猶豫地奪走她的雙唇。

滿夜試圖抗拒他的入侵,但貳晃按住她的雙手,輕咬嫩唇敲開貝齒,逼她張開雙瓣,好讓他能夠趁虛而入。

「唔……」

熟悉又陌生的氣息包圍著她,懸在空中的心悸動不已,漸漸忘了抵抗,沉淪在他帶來的感官體驗中。

「小夜子,別忘了換氣。」

貳晃微微退開,靠著耳畔低聲提醒,滿夜眼神迷濛,小喘口氣,雙唇再度被佔領。時間像是凝結了一般,午後陽光穿過玻璃和窗簾縫隙,灑在兩人身上。

這個吻,有著陽光般的溫暖氣息。

「欸,昨天的作業寫了嗎?」

「還沒耶……你的借我抄啦,哈哈哈。」

走廊上傳來學生的嘻鬧聲,貳晃鬆手,輕喘著氣。兩人距離仍近得感受得到彼此的吐息,貳晃如此從容冷靜,而她是如此慌亂狼狽,形成強烈對比。

滿夜一直認為他是溫暖明亮的火焰,卻忘了過於接近會遭到灼傷的道理。突如其來的吻讓她頭暈目眩,若不是靠著窗臺,早已腿軟站不住腳。

「……貳晃……」

貳晃後退了數步,這反應讓滿夜心涼了半截。

「對不起。……我剛剛失控了。是我的錯。」

「不……」

不要道歉啊,混帳。

開玩笑的、只是嚇嚇妳而已、該不會當真了吧?隨便說點什麼都好,不要以那種回過神後、淡然從容的神色道歉。

這只會讓滿夜覺得自己完全沒有希望。

「什……什麼嘛。」她深吸了口氣,故作開朗地微笑,顫抖的嗓音卻洩漏了她的脆弱。「原來你的接吻不過如此而已……一點也不特別。」

她舉起用力抹去他殘留的氣息,卻有水珠濺上手背。

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墜落。

貳晃怔愣。

「小--」

「別過來。」

她跳下窗臺,一個轉身跑出了貳晃的視線範圍,頭也不回地離開教室。

貳晃輕撫唇瓣,兀自笑了起來,笑聲孤寂地迴盪在教室裡。將手上的愛心拆開,揉爛了這張滿是皺褶的紙張。

***

滿夜隔天請假。

貳晃站在學校頂樓,抓住鐵絲網,望著被切割成無數個菱形的天空。

「嚇跑她,這就是你的計劃?太老套了吧。」

「我可是很認真的。」

「認真玩弄她嗎?」酪梨拿Pocky棒往他的後腦勺砸下。

「我有我的故事要寫,她也有她的人生要走。樂團得終止活動一段時間了。」

「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還要闖入她的生活?」

「親愛的酪梨,搞清楚一件事--闖入者是她,自始至終都不是我。現在這樣,不過是讓我的生活回到軌道而已。」

「推卸責任嘛你,真是個自私鬼……」

「手伸出來。」

貳晃無視酪梨的責難,從口袋掏出了一架滿是摺痕的紙飛機,放在酪梨的掌心。

「紙飛機?」

「幫我給她。」

「不要,你自己拿給她。」她一臉鄙夷。

「依我對她的了解,現在她不會見我的。」

酪梨翻了翻白眼,貳晃笑出聲。

「別這樣,她比你所想的還要堅強。」

貳晃眺望遠方的天空,閉上眼,呢喃隨著風逐漸飄遠。

--因為,她可是我獨一無二的小夜子。

《END》

貳晃在醞釀著某些心思。這傢伙比我想得還要渾蛋XD

好想找機會寫一篇貳晃的視角嗚嗚嗚嗚,一定會邊寫邊罵他www

點閱: 4

←同分類上一篇|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