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S|餘溫

「謝囉,先退啦。」

「掰。」

結束每日挑戰任務後,隊伍只剩下青年和少年,兩人站在俠士雲集的太尚門地區,藉著火爐烘烤身軀。

青年戴著貓掌拳套、身穿洪門白衣,紮起黑白相間的俐落馬尾;少年則是一身墨褐姻緣裳,蒼藍羽狀燐劍背在身後,留著利於近戰的雪白短髮。

「吶,有空嗎?」

「嗯哼?」

「要不要來打雪人洞窟?」

「雙飛?」青年挑眉。

一盡族一燐族、一拳士一燐劍的組合,以雪人洞窟這個副本來說,並非難以攻克的組合。少年走到副本門口,向年邁的NPC接取任務。

「對呀雙飛,你這麼厲害,就靠你carry囉。」

「……」青年無言。

甫踏進雪人洞窟,冷冽寒氣瞬間鋪天蓋地襲來。

「你確定這種天氣要打雪人洞窟?」

「就是因為冷,才要來找雪人王蹭一下熱氣嘛。」少年樂呵呵地說道,站在狹長廊道的入口,摩拳擦掌、伸展筋骨,在心中默數三秒後,朝第二朵香菇疾衝過去,耳畔傳來被鎖定的「叮」聲,隨即施展護衛令,第二把暗藍燐劍環繞身側,為他格擋掉數次香菇的擒人攻勢。

距離終點剩下三分之一的距離,湧現大批雪人和巨大雪球,他踏步躍起,身形閃若游龍,旋風護體下,移動速度得到提升,繼續格擋各方攻勢,最後施展五連斬,劈向廊道進頭的開關,關閉了陷阱。

青年在後方環胸看著少年的流暢動作,吹了聲口哨,悠哉地小跑步到身旁。

「一王怎麼處理?」

前方的雪人仇拔洛立於冰柱上,下方散布著為數眾多的小雪人。兩人都是近戰職業,無法直接攻擊本體。

「打雪仗囉。」少年擲出飛燕劍,擊斃小雪人後,撿起了小雪球。

「也是。」

經過一番奮戰後,總算將一王擊落。少年撿起寶箱內的紅色結晶袋,青年站在下一條長廊門口,邁步的那一瞬間,一顆雪球砸中後腦杓。

少年無辜地擺擺手,「我是想瞄準後面那朵香菇的。」

「你,過來。」

青年勾勾手,用貓掌拳套對少年發動太陽穴攻擊,疼得他狐耳狐尾幾乎炸毛。

「有必要這麼生氣嗎……開個玩笑嘛。」少年淚眼汪汪。

「幫你點穴、打通筋脈、改善氣血循環。」青年面不改色地唬爛。

「拳士最好有這個技能啦,我雖然是燐劍,但也研究過拳士好嘛!」

青年睨了他一眼,「你研究拳士技能幹麻?」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不然在情緣崖比武時總是被拳士吃得死死的。對了,你過年要去哪玩?」少年轉移話題問道,嘴裡呵出白氣。

「回老家。」

「喔……這樣會好有幾天看不到你耶。」

「別太想我。」

兩人遊刃有餘地清掉二王旁的零星幾隻雪怪,青年站在坡道上,等少年伺機突襲二王,代表暈眩效果的藍光亮起,他單手舉起二王,遠離群怪中心後迅步倒退,輕鬆走上坡道,沒幾下便送牠回去冥界。

穿越最後一段香菇長廊,兩人來到雪人洞窟的盡頭,面前是一座斷崖--下面,便是碧龍雪人的居所。少年和青年先後縱身躍下,運氣緩降落地。

「待會給你斷招喔。」

「沒問題。」

少年襲向雪人,一個運氣將巨獸單手抬起,施放御劍連斬,數十把神戾燐劍自背後射出,以雪人為中心,反覆聚散穿透五次,造成高額傷害。

青年即刻跟上,點穴後隔擋王的攻擊,腳下浮現代表吸引雪人仇恨的紅圈。少年將雪人放下,迅速繞背劈出雷斬,青藍電流在地上奔竄,滋滋作響,進入高輸出的拔劍姿態。

明明是第一次和他挑戰雪人洞窟雙飛,卻默契十足。明明喊不出青年的技能名稱,卻清楚知道他採取不同攻擊、前進或退後時代表的涵意。

三次吸熱,少年均以突襲暈眩並中斷雪人的跳躍攻擊;進入吸收冷氣階段時,在雪花飄起的剎那,施展旋風保護群體不被低溫症給冰凍。

接下來,才是雪人洞窟的高潮戲,也是最考驗技術的階段。

碧龍雪人的血量降至40%以下,憤怒地抬腳剁地,自洞窟天花板降下八個冰柱,地面上形成薄藍冰圈。少年被冰柱砸到,血量去了一半,滾地爬起時,冰圈內的寒氣精華逐漸往雪人靠近。

「靠杯,八冰……」

少年硬著頭皮,繼續攻擊削低碧龍雪人的血量。

雪人吐出寒氣,雙拳舉起,視野內雪花紛飛。

砰、後退閃避。

砰、近身五連斬。

砰、彎腰旋身風月斬。

砰、舉劍護衛令,連續格擋兩下。

雪人的拳頭落下,每一次都帶著足以將人急速冰凍的低溫寒氣。

「啊。」

身旁的青年格擋失誤,凝結成冰,不得動彈。

少年在心中暗叫不妙,最後三冰是他最沒有把握的。萬一他也失誤,就準備重來。每一槌之間只有2秒間隔,他沒有太多時間思考,繼續憑著本能格擋攻擊。

砰、再次後退閃避。

砰、自左側繞到雪人的背後。

最後一下--

砰、少年踏步,自右側繞回學人正前方,完美地閃避最後一次攻擊。

八冰安全過關!

少年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看著雪人最後一次高舉拳頭,點地旋身,施展旋風,透明薄劍護住兩人,噹!格擋住最後一次致命的槌地攻擊。

青年解凍,少年也在那瞬間舉劍下劈,令人頭皮發麻的電流滋滋作響,高傷害的雷斬攻擊,將雪人王的血量歸零。

消滅了碧龍雪人!

勝利的音效在耳畔響起,青年還維持著解凍前的防禦姿勢。

「這是我第一次和人雙飛雪人洞窟成功呢。」少年尾巴愉快地搖來搖去。

「是輸出的問題吧。」

少年起步的時間較晚,以往和他雙飛的對象,武器也都沒有青年好。容易因為輸出不夠,導致未能在碧龍雪人狂暴前消滅牠。

「變得可靠了呢。」

青年淡笑,毛茸茸的貓掌拳套輕拍少年的頭。

少年嘻嘻笑著打開獎勵寶箱,十來根冰封毒針和燦亮亮的名譽金杖躺在箱底。這遊戲特有的分寶競標視窗浮現,少年忙著查看拍賣所目前的物價,名譽金杖是高級武器的進化材料之一,要價二十金。

青年出價十五金,標走了那根金杖。

「咦?欸?不用出到這麼多啊。你需要的話,一銅標走也可以的。」

百銅為一銀,百銀為一金,少年心情複雜地收下那十五金。

「作為獎勵,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

***

湖光瀲豔,水月平原的半月湖美景天下盡知。

大魚坊總是洋溢著歡騰的節慶氣息,少年尾隨著青年來到棧橋的盡頭,前方已無踏腳之處,再過去便是層層相疊的高聳山峰。

只見青年躍上屋頂,施展輕功,盛著風勢,滑翔至對面陡峭的山壁上。少年雖有懼高症,但為了他口中的獎勵,還是咬牙踏步跟上。

青年在山壁上突出的狹窄平台稍作休息,接著運氣攀岩,少年亦步亦趨,忍耐著暈眩和低溫,跟隨在他身後。石屑往下滾落,兩人來到這座山巒的最高峰。嶙峋山壁的頂端,竟生長著一片豐美的青草。

目測距離湖心至少有數百尺之高,少年不敢再下望,選擇遠眺,蔚藍天空晴朗至極,甚至能看到永靈峰的巨大遺跡。

「沒想到這裡能上來吧?」

青年盤腿坐下,少年坐在他隔壁,伸直雙腿,賞望著這一番美景。青草搔著掌心,一陣搔癢,方才與雪人奮戰的辛勞頓時消解不少。

「我只有在解任務時會來這,沒想到這裡的景致這麼好。」

「嗯,很適合情侶幽會或偷情。」青年悠哉地說道,「你上次不是很好奇,我和那位門派長之間發生了什麼?」

「喔,對呀。」

「原本那門派,是我和他、以及另一個人共同創立的,後來……」

青年難得話多,少年安靜地聽他聊著過去的紛擾是非,時間悄然流逝。

「很無聊吧?這些瑣事。」青年輕笑。「那我先睡囉,晚安。」

「……晚安。」

「感冒的人,早點休息。」

「咦?」少年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你怎麼……」

「你騙不過我的,乖乖把病養好,過年後見囉。」

青年拍拍他的頭,腳邊依序浮現八卦紋樣,10秒過後,身影隨著遁地術消失在空中。少年輕撫他方才坐過的草皮,往後一倒,捲起尾巴,將身子縮成一團球。

草皮上,還殘留著青年的餘溫。

《END》

105.02.02

點閱: 7

←同分類上一篇|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