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S|臨劍(02)

榭妖後來得知,這種白目行為在這遊戲世界中屢見不鮮。

常有人埋伏在竹林村,等候新人選擇勢力後,一一收割與勢力 對立的人頭。像血龍少年那樣,故意假裝好心人士、誘導新人加入渾天教再將其斬殺,這樣踐踏他人信任、惡劣至極的風格倒是少見。

在榭妖選擇復活後,他才明白,原來「惡劣」是沒有下限的。

復活時畫面進入過場,讀取進度條上的燐族氣功師奔跑至終點,畫面亮起,榭妖看到翠綠竹蔭,正要踏出一步,一道落雷從上而下貫穿胸前,他被擊暈跪地,無法動彈,對方藉機將他的血條削砍至零。

他甚至連櫻桃都來不及召喚出來。

榭妖留著一口氣,五指抓挖地面撐起身子,模糊的視線中,他看見熟悉的武林盟高級信徒服、冰一般薄亮的刀刃滴落鮮血。血龍少年五官籠罩在逆光的陰影中,輕笑出聲,「嗨,又見面啦。」

「……你早就守在這了嗎?」

「是啊,在這守株待兔可以輕鬆多賺好幾條命呢。新人沒什麼好裝備,柔嫩脆弱得很,一刀一個,比去烈沙地帶或是白霧森林追逐那些力士要輕鬆多了。」

「垃圾……」

黑髮少年本欲直接給予榭妖致命一擊,卻被他的態度勾起興致,他輕捏榭妖的臉頰。

「你說什麼?」

「殺人魔……」

「不錯、不錯,再多說幾句。」他陶醉地笑著。

「神經病、瘋子……難怪新人越來越少……」

「榭妖。」少年輕聲喊著他的名字,一手抓起榭妖略長的瀏海,四目相交,紫眸如冰,語氣卻溫和若水,彷彿在談論天氣般自然:「我這可是在幫你們。勢力殺人是這世界的體制一環,若是看不慣,要不自己退出,要不就是殺到我退出。明白了嗎?」

榭妖沒有回話,少年手一鬆,他的頭顱撞上地面。少年抽出長劍並插入榭妖體內,動作行雲流水般順暢,電流滋滋作響,鮮血浸溼草坪。少年確認成就欄位的數字增加後,微微一笑,拔出長劍甩去血漬,再度結印遁地離去。

「這遊戲……真難玩啊。」

榭妖喃喃自語,泛著血沫的唇角苦笑,正準備按下復活--

「等等。」角落突然傳來焦急的微弱呼喚聲,與方才黑髮少年低沉溫和的聲音不同,這次是稚氣未脫的年幼嗓子。「快點脫掉勢力服,選降伏歸還,不然復活後又會被殺的!」

降伏歸還?榭妖仔細一看,還真的有這個選項。由於稍早死得太過離奇,他完全沒有留意到。

「感謝。」

原來這個世界還是有好人的。他選擇降伏歸還後,畫面再度隨著身軀升天而泛白。

剛進入這世界不到一天,就被同一人殺了兩次,真是新鮮又令人無奈的體驗。榭妖站在優閒寧靜的村莊入口,勢力服被系統自動收回包袱裡,身上只剩一件洪門短褲。四周張望下,除了成群結隊的力士不斷往返於海岸與村長家以外,黑髮少年似乎已經不見蹤影。

他安下心來,翻出洪門道服,費了一番功夫套上後並撫平皺褶,接著跪地嗚咽地哭了起來。嫩綠色光芒亮起、環繞在榭妖身邊,奶油色的貓咪自流光中躍出,在榭妖身邊打蹭踅了一圈。

榭妖摸了摸櫻桃的頸後細毛,茫然地思索自己今後的洪門之路該怎麼走。

「榭妖先生--」富有朝氣的聲音從遠方傳來。

「啊?」

「是我、我是剛才提醒您要記得降伏歸還的人。」

白髮紅眼的燐族男童從草叢竄出,穿著嫩綠色直紋道服,看來已非新手。他屬於白色貓耳貓尾的種族,體型嬌小、聲音稚嫩,外表雖年幼,言行舉止卻透漏著超齡的早熟……反正在這世界哩,外觀一向僅供參考。

「哦,原來是你,剛才謝謝你的提醒。」榭妖再度環視四周,餘悸猶存,「那個妖孽看來沒再追過來了,只有穿著勢力服才會被殺、對吧?」

「是的,除了天下雙勢以外,諸國間也有對立的關係。穿上衣服前要注意系統提示哦。」

「剛才那個人,你認識嗎?」榭妖問道。

男孩正要開口,一道柔和女嗓介入。

「隨予。」

款步而來的是名白色九尾狐少女,留著白青色及腰長髮,左眼下方點綴著星型記號。身高比男童略高,右手戴著藍羽彩綾,乳白色的光緞隨著步履飄逸。

「韻兒--」隨予興高采烈地揮手,身旁的白貓向日葵也跟著跳躍,「他和我們一樣,選完勢力後被人惡意守屍,我碰巧經過,就提醒他記得選降伏歸還,才不會一直被人當沙包。」

白韻微微頷首,面露困擾,「這陣子常有人戴著面罩掩飾身分,在此地獵殺新人,已經有很多人受害了。前陣子只有武林盟,最近連渾天教都有人仿效而來。」

「那你知道他的身分嗎?」

「只有武林盟才能辨識他的身分,即使記下外貌特徵,我跟隨予都是渾天教新人,現在的等級也很少有接觸機會。」 白韻搖頭,「之前曾問過幾位武林盟信徒,然而他們要不是一致無視,就是說對方用了可疑程式,看不見名稱。」

「對啊,上次那個盡族劍士好心說要幫我們看,卻說看不到對方的名字,後來發現那幾個殺人魔和他同門派,明明就是在包庇自己人咩,當我們是傻子看不出來嗎?」隨予墊腳拍拍榭妖的肩,安慰道,「不管到哪都會有這種幼稚人士,不必為了這種人影響自己的遊戲心情。」

榭妖握緊了洪門法杖,心中還是堵得難受。櫻桃歪頭,擺動著尾巴,輕蹭給予安慰。

「我還是先繼續跑主線劇情好了。」他最後下了結論。

和白韻、隨予兩人登陸好友名單後,榭妖繼續前焚屍崗,兩人也在此與他分道揚鑣,結印遁地飛向遠處。他望著日暮時分的夜色,走上殭屍環繞的山頭,向村民接下幾個簡單委託,揮動武器攻擊殭屍和鬼魂,耳邊突然響起系統提示。

--武器已遭到破壞。

被黑髮燐族劍士殘殺兩回後,他的武器耐久度因為死亡懲罰而接近見底,包袱裡修理工具又已用罄,頓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不如向白韻或隨予求助一下吧……

叮!系統音效響起,榭妖收到進入這世界以來的第一封信件。他找到倉庫管理員,打開信件匣。

寄件者:臨乎

標 題:復活節快樂

內 容:拿去修裝吧

附加物:1000金

他誰啊?1000金?

榭妖懵了。 他現在口袋連20銀都沒有,這人卻直接寄來1000金?

寄件人:臨乎。

榭妖默念這名字,腦海浮現黑髮少年輕挑惡劣的笑,以及胸口揮之不去的貫穿痛楚和血跡。即使只是個遊戲,他的所作所為仍然不可原諒。

榭妖把1000金領出來,站在倉庫管理員面前,開始書寫回信。

《待續》

信件名稱靈感來自喵嗚的信www

點閱: 9

←同分類上一篇|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