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S|臨劍(番外02:破天(下))

*本文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皆為作夢。

破天閣一二王的進度,出乎意料之外的順利。

一王千毒龍,多虧熟練的運毒手和坦職,榭妖依照指示跟隊友會合解毒,斷招時也一次到位,精準地放出貓咪暈怪,沒給臨乎丟臉。

二王白泰聖分成外圍擊倒組和隔離送水組,因為他的經驗不足,被安排在外圍。臨乎說過他已經滿裝,並不在乎積分,自然也沒去搶送水的工作,和他一樣被排在外圍。

「待會聽到送水出來,就喝水、按鼓勵和灑花粉。其他時候因為有審判狀態,奶了也沒用,清楚嗎?」同隊的臨乎以私密訊息提醒道。

「好的。」

即使被怪物給予不斷削減血量的負面狀態,在指揮有條不紊的送水指令之下,榭妖很快就抓到鼓勵補血和喝水的節奏,斷招也與其他人配合適得其所。中間白泰聖的幻影死去後,送水的人員出了隔離,也加入外圍清怪、擊倒、斷招救坦的行列。

第一次跟團的榭妖僥倖生存了下來。

「臨乎,我沒死呢。」榭妖握著法杖,看著殿堂中央金光沖天的寶箱,尾巴不自覺地擺動。

「瞧你得意的,認真點,後面才是重頭戲呢。」臨乎樂了,搓亂他一頭白金色頭髮。「不過,以第一次來說算表現不錯了,值得嘉獎。」

總是吝於給予讚美的毒舌臨乎,難得正面誇讚他。榭妖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臨乎向聯隊長說了什麼,背包中多出一張三號伏魔八卦牌和大地戒指。榭妖十分驚駭,「臨乎?」

「反正沒人要,擱著也是浪費。再廢話一句我就把你拉黑。」

這句話有效地讓榭妖嚥下了諸多話語。

他不清楚這團的競標規矩,大抵是出價喊三次就結標。但臨乎幫他標這張牌子時,聯隊長並沒有提到金額,榭妖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問這筆費用,只是在心中暗自記下。

踏入分歧迴廊的入口時,才不過九點出頭。看來積分制真的提高不少效率。三王是矛盾將軍,手持矛與盾,各據一方,這裡的空間雖然寬廣,壓迫感卻不減反增。

臨乎站在盾將軍那側,榭妖被安排在矛將軍這側。開打後,地板上的線條光芒乍現,榭妖回想攻略,站在平臺內輸出,並聽從指揮口令暈眩斷招、等候他人浮空。重複三次後,因為矛盾將軍給予的氣息狀態,四支隊伍依序倒地,只剩下召喚師的貓咪仍存活著。

「一隊報貓、三隊報貓、二隊報貓、四隊報貓。」聯隊長羊角指揮道。

介面上暗去的生命之光,又再度亮起。不到十分鐘,雙王倒地。這輪一樣全員生還,雖然報貓很簡單,但電腦前的榭妖楞是憋出一身冷汗。就怕自己畫面卡住或鍵盤故障,錯失復活時機導致滅團。

羊角率先摸了寶箱,看見內容物,隨即會心一笑,接著貼出這次的寶物內容。幾張八卦、冰屬性耳環、燭魔王的脊骨和燭魔魂。

「冰耳!」兩津開心地大叫。

「恭喜啊,這樣你飾品也終於畢業了。」這次毫無競標權限的候補女刺客恭賀道。

羊角輕聲道:「冰耳開標。」

「五百。」兩津率先出價,胸有成足。

臨乎是燐劍士,屬性分雷與風;榭妖是召喚士,屬性是風與地,這次掉落物跟他們無關。臨乎打開斬首任務給予的獎勵箱,一邊整理背包;榭妖則沉浸在與景色拍照的樂趣中,想著晚點要如何修照分享至社群上……

「開什麼玩笑!」

圍繞在寶箱旁的人群爆出一陣喧嘩,臨乎抬眼,把榭妖勾回來,「小妖,好戲上場了。」

榭妖回過神,聚精會神地注意那邊的動向。

「玲瓏,今天不是說好我要標嗎?」兩津不怒反笑,「我進來時就跟你說好了啊,你抬我價還抬到一千是什麼意思?」

「我臨時改變主意了。」玲瓏一臉漠然,「不想讓你用五百標走,行嗎?」

兩津求助似地望向聯隊長,「我已經等這冰耳等了一個多月,積分也有達到標準,況且玲瓏是暗咒,根本不缺這冰耳。我標走對於提升團隊效益也有幫助……」

「你們私下的協議不關我的事。」羊角一臉無辜,「在雙方都有競標權限的前提下,價高者得,這是大家都同意的規則。」

言下之意,誰出的錢多誰大聲。

「一千二!」兩津憋著一口氣,咬牙將金額往上抬。

「一千五。」

「一千八!」

玲瓏雙手環胸,「兩千。」

兩津環視周遭,沒有人願意站出來幫他說話,聯隊長羊角身兼會計,甚至還在繼續競拍倒數。

「三千!」

這個數字幾乎可媲美外面的老闆價格了,現場一片死寂。

臨乎奸詐地笑了笑,「今天薪水可肥了。」

榭妖被凝重的氣氛嚇住,一個氣也不敢吭。

「我不標了。」螢幕前的兩津氣到眼角猩紅,聲音顫抖,只差沒摔滑鼠。「你們誰要誰拿去。」

「既然他棄標,那我也不標了。」玲瓏雙手一攤,「沒意思。」

眾人譁然。

「欸,哪有這樣的。」

「這冰耳也就他倆還缺,其他人也用不到,剛剛喊成那樣是喊假的嗎?」

「玲瓏也真是的,抬價抬到棄標,真沒天良。」

議論聲此起彼落,羊角在幾名幹部的眼神交流下,為了維持秩序和四王的進度,出來打圓場:「好了好了,別這樣,既然雙方都棄標,不如我們重新競標吧。」

羊角私下用密頻安撫兩津好一會兒,他悶悶地出價,以高於底價的一千標走冰耳,這齣鬧劇這才勉強劃上句點,玲瓏則若無其事地協助分配工作。

接下來的四王燭魔王,興許受了這件事情影響,滅團了四五次,羊角沉不住氣,直接上麥克風,用嬌嫩的女聲一一點名戰犯,中懲罰死的、烏鴉沒拉好的、來不及回到六點鐘安全區的,全被她叮過一回。再犯一次,便要扣分懲戒。

榭妖也不知是運氣好還是真的資質聰穎,失誤的次數趨近於無。偶爾時不時聽到噹的抵抗音效,他知道,是臨乎悄悄用旋風技能護住他。為此,他感激不已。

這支二十四人聯隊,總算在十二點前順利通關。

四王掉了幾張八卦牌、兩顆真氣、召喚獸貓咪的燭魔衣和其他材料。其中一顆真氣和貓咪的衣服,在榭妖還未來得及反應,便入了他的背包。赭紅色的燭魔之眼,在背包裡靜靜綻放光芒。

「沒多少,先欠著,等以後你上了燭魔,再慢慢還。」臨乎私頻道。

「我該怎麼還你啊?」無功不受祿,他實在是憋屈得很。

臨乎這人對人毒舌刻薄,卻又在他需要時拉他一把,不求回報。榭妖越來越摸不透他的為人。

「以身相許唄。」臨乎瞥了他一眼,笑道,「逗你的。下回陪我吃個飯吧。」

「啊?風月館嗎?」豐年村好像也有幾個麵攤……榭妖這個風景黨陷入思考。

臨乎一臉嫌棄他的智商,「網聚。」

榭妖愣住,「可是……我連你的照片都沒見過。」

「我若把照片修成女的,你會信?」意即照片總比不上現實見一面要來的真實。

「……不信。」臨乎開過這麼多次麥克風,那中偏低的男嗓音他不會錯認性別的。

「別想太遠,只是想吃火鍋,找個人陪而已。」

結束密語,領取薪水時,榭妖感覺羊角看待他的眼神別有深意。

「謝謝……承蒙你們照顧了。」

「以後若臨時缺貓咪,再麻煩妳了。」羊角熱情地笑笑。「後會有期。」

榭妖後來才知道,當天臨乎出了不亞於外面老闆團的高昂價格,讓他標走那些材料和八卦。

而當他存夠錢,足以償還這筆債務時,臨乎已然賣掉帳號,悄然退坑。

《END》

#後話

榭妖:臨乎,你渦流怎沒跟他們一起打?

臨乎:他們被挖角跳槽去別團打啦。(掏耳朵)

榭妖:……啊積分呢?說好的沿用呢?

臨乎:他們的話可信度比藏寶閣開到真魂的機率還低呀,蠢小妖。(笑)

為了回饋某位粉絲,給了她特多戲份。愛妳。

這篇算是擺在《臨淵》之前。要時間軸照順序寫果然好難QQ

點閱: 2

←同分類|     ∥|同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