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空窗期(番外04:天堂)

  –

  夜窗敲下最後一段文字,滾動視窗拉到文章開頭,反覆閱讀修稿。

  天色已暗,月光照著窗臺,猶如鋪上銀箔,閃耀光輝。咖啡香自房外飄入,夜窗主動打開房門,門外的雅空端著兩杯咖啡,揚唇微笑,「寫完了?」

  「差不多了,只差校稿。」夜窗伸了個懶腰,接過咖啡,熱氣蒸蒸飄散,她深吸氣,一臉滿足。「趕完稿的深夜,來一杯你煮的咖啡,說是置身天堂也不為過。」

  雅空笑笑沒說話,逕自在電腦前坐下,瀏覽文章,專注而入神。夜窗看著雅空的側臉,不禁有些怦然心動。提到寫作,無論擔任作者或讀者,他總是如此投入而認真。

  她這次寫的是失去雙親的少年,因緣際會下,加入豢養鳥禽以取得除妖能力的組織。故事大綱沉重灰暗,筆調卻詼諧明快,形成特殊的黑色幽默氛圍。

  看完後,雅空指點了幾個錯誤和矛盾,也對劇情設定和角色個性提供意見。他抿了口咖啡,「小窗,妳來我這也四年了,有想過以後要做什麼嗎?」

  「以後?」夜窗一愣,誠實答道,「我沒想過。」

  「那來敘敘舊吧。」雅空眸光一深,舉杯微笑,「四年前的雨夜裡,妳剛來到這裡,因為失去創作能力,在結的虎視眈眈下,為了不成為牠的餌食,不得不依附我,並且進行復健,直到能夠獨立創作為止。」

  「我記得隔天早上雅空做了早餐給我吃,因為太好吃,我還邊吃邊哭,眼淚掉個不停。」

  雅空失笑,「哭成那樣,讓人看到還以為是我欺負妳,在早餐裡下毒呢。」

  「你前一天晚上確實欺負我沒錯嘛。」夜窗吐嘈道。

  雅空向她瞟來,冰藍雙眸微瞇,涼涼地回答,「不是讓妳欺負回來了嗎?」

  夜窗臉一紅,差點被咖啡嗆到。

  「對啦對啦……」夜窗跳過這個話題。「你繼續。」

  「我每個禮拜要求妳交出一篇文章,支付為房租。雖然一開始狀況很差,甚至連寫個段落都有困難,哭著要我放過妳。」

  「腦袋沒東西的時候,真的榨不出東西來啊。」夜窗聳聳肩。

  「但後來妳漸入佳境,最近甚至不用我用房租威脅,也能準時完稿了。」雅空輕描淡寫地帶過這四年的復健療程,「一開始,我只把妳當成一般的委託病例,但後來,我是真心為妳的轉變感到高興。」

  夜窗點了點頭,陷入回憶,「那次事件後,我沒想過自己還有提筆的能力,甚至是構築完整的故事,是你收留我、鼓勵我、要求我、督促我,最後,治好了我。 」

  「我沒要妳的道謝,這是我職責之一。畢竟空之結是我和穹一手建立,又受人之託,總不能看著妳流落街頭,要是妳真的被結吃了,我這個城市管理者責無旁貸。」

  「總覺得你話中有話,怎麼了嗎?」夜窗有些不安。

  雅空靜靜看著她半晌,單槍直入:「既然妳已經找回獨立創作的能力,小窗,妳該搬出這裡了。」

  夜窗獃住,指尖不自主地顫抖。

  「你在開玩笑吧?要是因為這樣必須搬出這裡,那我不寫了。」

  「不寫的話,就讓結吃掉妳吧。」雅空的語調輕而果斷,聽不出在開玩笑。

  夜窗登時紅了眼眶,她站起身,啞著嗓問,「你捨得?」

  「不工作就沒飯吃,不寫稿就沒地方住,這是我的原則。」雅空抬頭看著滿夜,泰然自若,「在這座城市裡,只要妳是個創作者,便不用怕會餓死,總能找到妳的安身立命之處。」

  「不能住在你這裡工作嗎?我可以繳房租,準時交稿,打掃煮飯也都可以交給我來。」夜窗點頭,眼眶泛紅,「就這樣下去……不好嗎?」

  「妳的療程已經結束,沒理由再待在我這。」雅空拂過桌上的筆記本,裡面是夜窗這幾年來的靈感筆記,彷彿一縷充滿生氣的靈魂。這四年來,他看著夜窗從人偶般的空洞狀態,逐漸成長為創作能量充沛的作者,不可能無動於衷。

  「我已經沒有回去的地方了呀。」夜窗勉強笑道,「沒了你,我寫不出故事的。」

  「妳是為了我才創作的?為什麼?」雅空逼問。

  「你……明知故問。」夜窗情急之下,伸手要碰觸他的肩膀,雅空卻滑著椅子往後退開。

  他淡然說道:「別碰我,我要聽妳親口用說的。」

  「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現在要聽我說這些,不覺得太矯情了嗎?」

  「第一次是我強迫妳,我也和妳說明過理由。後來除了加強印記外,我沒碰過妳。」雅空理了理瀏海,猶如冬夜般深藍的眸光閃爍,「妳是怎麼想的?」

  夜窗咬牙含蓄道:「我想要你幫我看一輩子的稿。」

  「再直接一點。」雅空挑剔道,一如平常他在幫寫稿陷入瓶頸的夜窗提供意見一樣,循循善誘。

  夜窗豁出去了。

  「我喜歡你,你養我吧。」

  雅空笑容凝結,接著噗哧一聲笑出來,他揩去眼角的淚水,向她招招手。

  「過來。」

  夜窗有些生悶氣,但還是走過去,被他一手拉住,跌進懷裡。夜窗埋在他的頸窩,鼻尖滿是淡淡的摩卡咖啡香氣。她忍不住伸手環抱雅空,指尖輕觸著他毛衣下的肩胛骨,感覺到雅空一陣輕顫。

  「滿意了嗎?蒼先生。」

  雅空鼻尖輕哼,「這還差不多。」

  「你還沒給我回覆。」滿夜從他的懷裡抬起頭,意旨她先前的包養論。

  雅空嘆了口氣,像是卸下心中重擔,又像是滿足的嘆息,「我一直在想,這樣到底夠了沒?以妳的保護者自居,什麼時候該放手?」

  夜窗靜靜聽著。

  「那天晚上,我聽見妳唱著那首歌、聽見妳的願望,我想,這個女孩傷得很重,我沒把握在完全不觸及傷口的情況下,將妳治好。沒想到妳挺過來了,也許這就是答案。一切都沒事了,一切都會好好的--妳已經能對自己毫無愧疚、心無芥蒂說出這句話了。」

  雅空撫著她的頭髮,捲起髮尾把玩著。

  「也許心臟仍然會抽痛,但是妳能把這轉化為力量,站起來繼續往前走,是時候讓妳去尋找自己的天堂了,結會給予創作者翅膀,讓妳在天空展翅翱翔。」

  「所以你就要趕我走?你明明知道我的願望是什麼。」

  「是啊,我明明知道。早在妳泣不成聲的那晚,我就知道,妳註定會喜歡上我。」雅空被夜窗白了一眼,笑著輕啄吻她的眼角,「人在徬徨無助時,容易對援救者產生依存感。要是以這種身分發展感情,那也是不對等的。」

  「平常審稿大刀闊斧的,怎麼面對這些事,你反而就優柔寡斷了?我失去過一切,對人的戒心很重,知道你能聽見我的想法後,我反而安心下來。」

  夜窗執起他的手,和他掌心相貼,彼此的體溫溫暖了對方。

  「不管我是你的病人還是房客,都不會改變我喜歡你這個事實。我被帶來這裡時,就沒打算要回去了。如果你真要趕我走……我就租下你隔壁的房子,天天過來蹭飯吧。」

  「這些我都知道。但聽妳親口說出來,這樣的感覺比透過碰觸得知要好很多。」雅空垂眼,寵溺地啄吻她,喃喃道,「他怎麼捨得讓妳離開?」

  「為了讓我遇見你。」夜窗篤定說道。

  「這麼說起來,反而該感謝他這個紅娘囉。」

  「所以,拜託了,養我一輩子吧。我不能沒有你煮的咖啡。」

  「只是為了咖啡?」

  夜窗輕咳,和他十指交扣,「還有你的人。」

  雅空啞然失笑,「妳直白起來真是不害臊。」

  「更直白的我還沒說出來呢,你要聽嗎?」

  「那些肉麻的告白,留在妳的作品裡吧,我怕我受不住。」

  「不是你想聽我親口用說的嗎?」夜窗挑眉。

  「有些事情確認後,彼此心照不宣即可。」雅空勾手環住她的腰,讓彼此更加貼近。「或是身體力行。」

  兩人依偎在一起,相視而笑。夜窗心想,她的天堂,就在此處。

  

  《END》

  <後話>

  <關心則亂之零:地獄>

  雅空從口袋掏出手機,打開空之結論壇,他滑到綜合討論區的聊天串,雅穹難得以個人帳號在上頭發了帖,因題目十分低調,回應的人數也乏善可陳。但是,管理員卻獨獨回應了其中一篇。

  「小窗,你看。」

  夜窗停下敲鍵盤的動作,轉頭靠過去,「真難得,原來管理員還會回帖啊?」

  「這就是精彩的地方了。」

  夜窗留意到回帖人的暱稱,「玖關……這名字好熟啊。」

  「妳第一次參加創戰時,紅陣勢力的總指揮就是她。後來銷聲匿跡許久,偶爾浮水回回閒聊帖,避免會員資格被冷凍註銷,但幾乎沒有任何創作。」

  夜窗回想起當時的盛況,所有創作者傾盡心力,在論壇上揮灑筆墨,激盪出媲美史詩的壯闊故事,那次是也是夜窗第一次參戰,印象十分深刻。

  紅陣為首的玖關,當時的產量和品質都驚為天人,挽救紅陣的局勢好幾次。最後因內鬨的因素,以幾分之差輸給了青陣,雖敗猶榮。

  下方管理員和玖關的對話頗令人玩味,顯然玖關的創作終止,和名為華旭的人有關。

  「華旭……那不是她秘書嗎?真有其人?」

  「空之結裡,沒有虛實之分。」雅空淡淡道,「也許結這回挑上她了。」

  「結有什麼用意?」

  「不覺得和妳很像嗎?突然停筆到現在的玖關。」雅空揣測著結和管理者的心思,「要是玖關真能見到華旭,說不定能挽救他一命,接下來的數個月,是天堂是地獄,端看她的決心了。小窗,我問妳,妳覺得對於創作者來說,什麼是地獄?」

  夜窗回想自己和雅空相遇初期的心情,「失去創作能力或初衷?」

  「失去創作能力,像妳一樣再找回來就好。但對玖關來說,我想,肯定是眼睜睜看著那份初衷,自己拱手奉上獻給他人、再遭到對方粉碎,這才是地獄。」

  雅空像是親眼看過那個場面似的,閉上了眼。

  

  《END》

  –

  我不會說我中間把夜窗打成滿夜(ry

  這篇雖然寫得很順,幾乎沒卡,但是感覺還是沒把主旨完整寫出來QQ

  夜窗終於轉車再出發了,而觀欣才剛上路而已。

  玖關這名字……取得也很微妙。總算願意處理這部份了呀。

  

  106.12.09

  

點閱: 5

←同分類上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