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關心則亂(01)

  –

  

  觀欣懷疑有人在跟蹤自己。

  打從剛剛離開超市,背後一直有道人影與她保持距離。觀欣是獨居女子,對這點格外敏感。她在公園外多繞了兩圈,直到那腳步聲消失,她才匆匆踱步進一間古典磚造公寓。

  公寓外牆爬滿常春藤,淺色油漆斑駁掉色,營造出老舊時光的韻味。矗立在現代化的小街區中,顯得格外突兀。 她拎著兩大袋饅頭,看著電梯修繕的公告,緩慢踱步而上。

  觀欣掏出鑰匙,打開門,回到這不到六坪大的小窩。 信箱裡塞滿半年來的房租積欠通知,房東給她下了最後通牒,這個月月底再交不出房租,就搬家滾蛋。

  這裡的公寓老舊、格局又小,但五臟俱全,還附獨立衛浴,租金低廉,是她傾心的原因。但是再低廉,經濟狀況捉襟見肘的她,還是面臨欠款解約的狀況。

  櫃子上擺滿許多草稿和雜誌,電腦桌緊鄰著床鋪,許久沒用的繪圖板生灰,筆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大不了回老家吧。」她喃喃道。心想著晚點給家人打個電話通知一下。

  觀欣打開電腦,從袋子裡抓出饅頭,配著麥茶嚼食果腹。連上網路登入論壇,偌大的「空之結」三個字映入眼簾,她隨意翻看幾個熱門創作主題,接著進入閒聊區。

  【如果神給你見某人一面的機會,你想見到誰?】

  這個主題回覆量少得可憐,觀欣是少數幾人之一。回覆者大多寫了已逝親人或是知名偶像,但管理者卻獨獨在觀欣的回應下方推文回應。

  她填上「華旭」二字,卻沒有解釋原因。

  【 華旭是誰?】

  觀欣笑了笑,這樣也能釣出名不見經傳的管理者?

  【華旭是我秘書,專們監督我畫圖。】觀欣敲下這段只有自己看得懂的回應。

  眼神不自覺飄向牆上的大海報,圖畫上是一名黑髮青年,髮長及肩,別著銀絲耳環,合身的白衣黑褲,氣質清俊閒逸,五官精緻俊美,但琥珀色雙眸隱含著深不見底的笑意。海報右下角有她的親筆簽名。

  【他看來不太盡責。】管理者意有所指。

  廢話,幻想出的朋友能盡責到哪去?

  【他死了。】

  【這就是妳長達一年不畫圖不創作的原因?】

  觀欣放下饅頭,繼續敲打鍵盤。【他一死我就沒動力畫圖了。】

  【我若讓妳見到他,妳就會繼續提筆?】

  觀欣看了眼蒙灰的繪圖板、失去主人的筆座和速寫簿,這些曾經是她的引以為傲的吃飯工具。不過發生那些事後,她就封筆了。

  她眼神一冷,挑釁回應, 【我改行寫文了不行嗎?】

  【妳自己去問他同不同意妳轉行吧。】

  觀欣覺得這網站管理者簡直瘋得要命。

  她關掉論壇,點開影音網站,幾個知名廣播劇發了更新,她找出耳機準備奔向新作的懷抱,與此同時,門外響起敲門聲。

  「觀小姐在嗎?我是房東。」

  觀欣悲憤地放下耳機,踩著室內拖鞋去應門。

  她換上討好的微笑,「清先生,不好意思,能不能再寬限我幾天?我已經在籌錢了……」

  房東冷淡地貼上一張紅字條,「我來通知妳,從明天起停水停電。只要妳繳清前幾個月的房租,就會恢復正常供應。如果有任何意見,可以翻閱當時的租賃契約書,或是法院上見。」

  觀欣能怎麼辦?她也很絕望。

  目送房東離去後,觀欣鎖上門,揉著太陽穴,沒想到門後又響起輕敲聲。這兩下清脆分明,與稍早的拖沓差別甚大。但觀欣沒想這麼多,一開門便豁出去:「斷水斷電就斷吧,我明天就搬出去。」

  「小觀?」

  這個陌生又熟悉的稱呼讓她起了雞皮疙瘩。

  「你找誰啊你?我認識你嗎?」

  她有些不耐煩,來者是名身穿黑衣白褲的青年,光是身長便高房東出許多,她得仰著脖子看他。

  對方留著及肩的柔順黑髮,一雙琥珀色眸子炯炯有神,笑如春風,耳垂上的銀絲耳環繞上耳骨,形成孔雀的圖樣,鳥眼處鑲著翡翠;聲音溫和純淨,中偏低的男音,令人聯想到冬日海灘,深藍海水拍打沙灘的場景。

  對上視線的瞬間,觀欣彷彿聽到血液凝結成冰、被人敲碎的聲響。

  「我是妳的秘書,華旭。」

  

  《END》

  

  106.11.24

點閱: 12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